取消

法国的程砚秋后人

2016-11-24 02:49:37 欧洲时报 作者:吴钢

1983年,为纪念程砚秋先生,京剧艺术史上出现了“五演”《锁麟囊》的盛况。图为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在观看演出后与程砚秋入室弟子王吟秋交谈。(图片来源:吴钢 摄)

【欧洲时报】程砚秋先生是四大名旦当中唯一不许自己子女学戏、也不许子女继承自己的事业的一位。程家大公子程永光先生9岁来到法国,以90高龄逝于法国,程家后人在法国开枝散叶,却一代比一代“法国化”,到程嘉庆这一代,已经很难看出其“程家真面目”了……

老山东巧遇大公子 薛超青介绍小嘉庆

一晃在法国巴黎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巴黎的中餐馆很多,大部分不够正宗,或多或少地夹杂了东南亚风味。原因是越战期间,大批越南、柬埔寨等地的华侨难民来到法国,许多以做餐馆为谋生手段。久而久之,法国人也认定这种越南味的菜就是中餐,于是用手抓起生菜叶、卷上炸春卷再沾点生鱼露,被认为是中餐馆的招牌菜。随着中法两国交流的增强,到过中国的法国人认识到他们对中餐的误区,于是开始在巴黎寻找正宗的中餐馆,当然还有大批中国人到巴黎旅游或者公干,于是有一些大陆人经营的正宗风味的中餐馆开始出现在巴黎的街头。几年下来,逐渐在与东南亚人的中餐馆竞争中站立了脚跟。其中有一家比较成功的,就是位于十三区上的“山东小馆”。“山东小馆”的老板叫薛超青。薛老板是典型的山东人,脸阔腰圆,铮亮的光头,按照戏曲的“行当”来划分,无疑就是一位花脸的造型。薛老板厨艺精道,热情待人,很快就顾客盈门。特别是他对文化的热爱,引来了不少文艺界的精英。我正是在这里,见到了程砚秋先生的大公子程永光。

《欧洲时报》曾经刊登记者黄冠杰的文章说到这件事情:“在国内,许多人打听京剧表演艺术大师程砚秋先生后代的情况而不得,而在山东小馆,你就能经常看到程砚秋先生的长子、80多岁的程永光先生。程永光先生上个世纪30年代被父亲送到法国来留学,学成后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为中外文化交流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程先生退休后就住在这附近,爱上小馆的饭菜,时常光顾。一天,著名摄影家吴钢先生带了当代艺术大师、法兰西艺术学院的院士朱德群来吃饭,老薛指着程永光先生对吴钢说:‘你不知这人是谁,你们的父亲却是老朋友。’两人都愣住了。你道吴钢先生是谁?他是当代中国影响最大、最著名、最具传奇色彩的文化老人之一,著名学者、戏剧家、书法家、社会活动家吴祖光和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的长子。吴钢酷爱摄影,也喜欢戏剧,当年著名影星巩俐等来法拍电影,都请求吴钢先生去拍剧照,可见其艺术成就非凡。只是他为人随和,不事张扬,所以即使你和他擦肩,也不一定认出他来。吴钢先生对程先生说:‘当年我爸只拍过两部戏剧电影,一部是梅兰芳大师的《洛神》,一部就是你父亲的《荒山泪》。’程永光先生常年在外,一直从事与戏剧毫不相干的职业,对此并不知晓。他握住吴钢先生的手,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这就是我在巴黎遇到程永光先生的故事,可惜当时我没有带着照相机,那时候的手机也不能拍照。我也以为都住在巴黎,还有见面的机会,谁知这一面竟成永别,程永光先生几年前在巴黎去世了。

薛老板这几年发展不错,在巴黎又开了一家“老山东”餐馆。我在“老山东”餐馆吃饭时遇到了一位面貌清秀的法国小伙子,薛老板介绍他的时候令我大吃一惊。这个小伙子就是程永光先生的长孙、中文名字叫程嘉庆,是学习电脑工程的,他们全家都是薛老板的食客,经常来吃中国饭。

最近姜昆来巴黎,一班侨领在“老山东”餐馆参观宴请姜昆一行,席间华侨们都抢着和姜昆合影。

我对姜昆说,这些人都抢着和你拍照,我介绍一个人给你,你得抢着和他拍照。我把程嘉庆拉过来介绍给姜昆,把他的身世一说,姜昆也大吃一惊,反应过来后,马上从席间跑出来与嘉庆合影留念。光看他的五官长相,十足的外国人。与他接触多了,才知道了他的身世。程砚秋先生长子程永光的夫人是法籍女士,所生三男一女,均在法国从医,排名是受璋、受琨、受琛、受珈。名字中都带‘玉’偏旁,这是陈叔通先生赐的名。长子受璋的夫人也是法籍女士,所生二子,长子就是嘉庆。

因此程嘉庆无疑就是程砚秋的长房长重孙。最令人惊异的是,一问他的地址,他居然和我,住在巴黎的同一栋楼里,而且是一个单元里,乘同一部电梯。他住在三楼,我住在六楼。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巧事,电影《荒山泪》演员的重孙子,多少年之后,居然和导演的儿子同住在了法国巴黎的同一栋楼房里。嘉庆的父亲程受璋、也就是程砚秋的长孙现在在法国海外省的留尼汪岛上行医,不住在巴黎。

荣蝶仙弟子打伤腿 程砚秋后人不学戏

程砚秋先生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后人在法国呢?这得从程砚秋的童年生活说起。程砚秋出生于一个没落的满族旗人家庭,因为家庭贫寒,母亲在他六岁时就把他“写”给京剧男旦荣蝶仙学戏了。旧时代京剧界所谓“写”就是立字据把孩子交给师父,由师父教戏和供给衣食,期间任由师父打骂使唤。程砚秋“写”的是八年期,八年间的戏份(唱戏收入)和八年出师后两年内的戏份都归师父所有。

师父荣蝶仙脾气不好,待程砚秋如奴仆一般,非打即骂,很少教戏。程砚秋在荣家经历了八年的苦难,血泪斑斑,即将出师时,师父终于把他的腿打伤,淤血滞留,不得医治,留下很大的血疙瘩。程砚秋成名之后曾经回忆说:“学艺的八年,是我童年时代最惨痛的一页。”因此他发誓决不让他的孩子们学戏,甚至不准他们接触戏曲。因此程砚秋是四大名旦中唯一没有让自己的子女继承父业的。但是程砚秋又继承了戏曲界“师徒如父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传统美德,即使师父对自己千般不好,程砚秋也没有记恨师父,反而在成名之后把师父供养起来,在自己的戏班里担任一个闲差,领一份薪水。

程砚秋师从梅兰芳 对台戏连演锁麟囊

“梅、尚、程、荀”这四大名旦当中,程砚秋是最有性格的一位。中国京剧界有“通天教主”之称的王瑶卿先生对四大名旦都有过教导和指点,他把这四位艺术特色经典地归纳为:“梅兰芳的样,程砚秋的唱,尚小云的棒,荀慧生的浪。”而京剧的表演是用:“唱、念、做、打”来表现的,“唱”字放在了第一位,而以唱为主的程砚秋就占了先机。

在四大名旦中唯一有师徒关系的也是梅兰芳与程砚秋,程砚秋青年时曾经正式举行拜师礼,师从梅兰芳学艺。

后来程砚秋艺术上崛起之后两次与梅兰芳唱“对台戏”,其实这也是时间和地点上的巧合。最著名的一次是在1946年,上海“黄金”戏院的老板签下了梅兰芳的演出,而另一位上海“天蟾”剧院的老板签下了程砚秋的演出,两个剧团都由名演员助演,阵容鼎盛。观众两边看戏,大饱了眼福。连演一个月,双方难分高下。最后几天,程砚秋抛出了“杀手锏”,连演五天《锁麟囊》,观众爆满,在这次京剧界最高水平的较量中,程砚秋稍许占了上风。

演出结束后,程砚秋的弟子赵荣琛去票房算账。赵荣琛双手给师父捧回一个盘子,上面盖着一方手绢。程砚秋掀开手绢,下面是几根金条的包银(演出费)。全部演出结束后,赵荣琛一次就替师父将28根金条存入银行。

程砚秋与梅兰芳晚上在台上唱对台戏,白天在台下师徒间的礼数却十分周到。

程砚秋到梅宅看望梅兰芳,见面时总是垂手侍立,恭敬地叫声“先生”。梅兰芳也是按照长辈的身份亲切而又随意地说:“老四来了,坐吧!”此时,程砚秋方可落座。可见双方虽然在台上各不相让,讲究的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这样做是相互竞争中提高演艺水平,要对得起花钱买票的观众。但是私下里江湖的规矩不能乱,师徒之间的感情是诚挚的。看到现今演艺界一些明星们在艺术上稍有成绩,就师徒决裂、反目成仇的事情,令人痛心。为名还是为利?大师们在几十年前就为我们作出了表率。

梅程二人的私交甚好,并没有因为艺术上的竞争而影响到师生感情。从年龄上来说,程砚秋也是四大名旦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最早去世的一位。此外,程砚秋也是四大名旦当中唯一的不容许自己的子女学戏、也不许子女继承自己的事业的一位,这大概与程砚秋幼年学艺过于受苦有关。

办学校五班传程派 送长子九岁到法国

1930年,程砚秋出资在北京创办了中华戏曲专科学校,除了戏曲专业课程外,文化课采用来西方的教学方式,文理科之外,还有英文和法文课程,办学10年间,培养了德、和、金、玉、永五个班,共200多学生。宋德珠、李和曾、王金璐、李金泉、李玉茹、王和霖、白玉薇等京剧名演员,都是该校培养出来的。即使这样,程砚秋也绝不让他的子女们入校学习。

程砚秋先生于30年代曾经出访欧洲,经一位德国医生的手术,把幼年时被师父打坏的腿疾治好,切身感受到西方科学技术之先进。在访问法国时,程砚秋应邀到巴黎世界学校讲课,看到学校里有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的学生,唯独没有一名中国学生。

程砚秋感叹国家的羸弱,心情非常沉重,当时中国政府负责教育的李石曾正在巴黎考察,程砚秋先生向他建议:从在法国的中国工人子弟中遴选数位有志者入学,由他本人回国义演筹集学费。程砚秋先生回国后筹得经费后,除了资助上述工人子弟上学外,还决定送时年九岁的长子程永光赴法国与这些孩子一起上学。并且亲自从北京把他送到上海登上轮船。试想一个九岁的孩子,乘船几个月,漂洋过海,父母如何舍得?程砚秋先生下此决断,一来是为了长子能够作出表率,远离戏曲这个行业。二来也是他游历欧洲之后,深感西方的发达与进步,希望儿子能够在法国接受教育,成才之后报效祖国。

程先生自己有典身学戏的苦难童年,希望自己的后人能够有学习的机会,更希望他们能够学习到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和文化。这个孩子学成长大之后,娶了一位法国太太。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又娶了一位法国太太,生下了程嘉庆。所以嘉庆是有三代混血的程砚秋的嫡亲重孙子。他虽然不会说汉语,长着一副纯粹欧洲人的面孔,但是他脖子总是挂着一块金牌,上面写着:“嘉庆”。程砚秋先生如果在世,绝对想象不出他会有这么一位“面目全非”的法国重孙子。

我曾经见到过一张年轻的程砚秋夫妇在家中学习法文的照片,刊登在当年的报纸上,下面的图片说明写着:“程氏夫妇每于星期一、三、五、日随法文教员习法文,图为课后于家中自习情形。”可见程先生年轻时的文化品位之高和对西方文化的向往,这在当年戏曲演员中是极为少见的。

(文中小标题为侯诣村所加)

(编辑:夏莹)

相关新闻

下载欧洲时报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选择浏览器打开

如浏览器打开失败,请移步桌面直接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