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中国扩大金融业开放 外资“跑步”入局影响几何?

2018-05-14 08:53:55 欧洲时报网

【欧洲时报网】自今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以来,中国正加快金融领域开放的步伐。

4月19日,中国外汇局宣布稳步推进合格境内机构投资(QDII)和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及合格境内投资企业(QDIE)试点工作;4月27日,银保监会宣布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允许外资银行开展代理发行、代理兑付等业务。4月28日,证监会发布新政,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股比例最高可达51%;5月4日,就外商投资期货政策公开征求意见。

而另据上海政府官网最新消息,上海已形成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金融市场、拓展FT账户功能和使用范围、放开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市场准入,放宽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六个方面争取对外开放先行先试的举措。

短短一个月内,从中央到地方,多项金融业开放政策实质性落地。而这些积极信号也吸引了全球各大金融界巨擘的关注,包括英、法等欧洲国家在内,多国金融机构开始争先恐后布局中国市场,分羹新一轮红利。

自今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以来,中国正加快金融领域开放的步伐。图为成都一证券营业部内的股民关注大盘走势。(图片来源:中新社

外资“跑步”进中国 欧洲企业不甘落后

用“成效显著”来形容中国官方开放金融业的政策一点都不为过。正是在这一波政策利好下,外资纷纷进入中国市场。

5月2日,瑞银证券股权变更申请获证监会受理,据了解,该申请事项为瑞士银行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比例从24.99%增至51%,实现对瑞银证券的绝对控股。瑞银有望成中国首家外资控股的合资券商。日本野村控股和美国摩根大通也提出了相关申请。

当然,瑞士银行绝非最先看到中国市场利好的公司。早在4月27日,上海保监局对英国韦莱集团控股的韦莱保险经纪公司变更经营范围申请进行了审核批准,该公司成为全国首家获准扩展经营范围的外资保险经纪机构。

法国欧诺银行和光明食品集团等于4月28日签定投资协议,拟共同设立上海光明欧诺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并向监管部门提交了申请材料,监管部门已开展设立辅导,这将是欧美发达国家在中国设立的首家消费金融公司。

中国人民银行于5月2日收到了英资跨境收款企业“世界第一公司”(World First)进入第三方支付市场的申请,意味着中国的第三方支付领域也向外资敞开。

5月9日,德国安联保险集团总部决定在上海独资设立安联(中国)保险集团公司,并抓紧落实筹备事项。

另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法国兴业银行也表示拟在华成立控股合资券商,目前申请正在准备中,尚未提交。

目前在中国的外资银行的市场份额目前仅占1.5%左右。图为2016年11月11日,首支中国绿色资产担保债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图片来源:中新社)

开放外资是“引狼入室”?

随着多家外资企业加紧布局中国,未来对于中国本土金融业会否造成致命打击呢?

对于这个疑问,中新社援引经济学家宋清辉的看法,认为对外资券商的“松绑”,虽然会加剧竞争,对国内券商带来冲击,但对于整个券商行业却具有积极意义,有利于行业竞争力的提升。

中国党媒《人民日报》也指出,经历了10多年的发展,中国本土金融业无论在资本规模还是在市场份额上都已今非昔比,对于外资入局所带来的影响完全不必要担忧。目前在中国的外资银行的市场份额目前仅占1.5%左右。

与此同时,专家普遍认为,开放外资对于中国金融业而言,激励效果远大于竞争压力。

在星石投资首席策略师刘可看来,金融开放带来的更多将是“鲶鱼效应”。鲶鱼效应,原意指鲶鱼在搅动小鱼生存环境的同时,也激活了小鱼的求生能力。刘可认为,扩大外资持股比例,“鲶鱼效应”倒逼国内金融机构提升实力。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文朗也表示,长远来看,外资介入有助于提高中国金融业的综合水平。中国金融机构虽然体量庞大,但仍存在竞争力不足的情况,尤其在券商、保险行业,与国际同行的水平还有差距。外资介入能使中国金融机构更有效地吸收国际先进经验(比如在风险控制、产品设计等方面),整体上有助于提高中国金融服务业的综合水平。

中新网援引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指出,每次新的竞争者入场都有“狼来了”的担心,这是很正常的心理反应,但实际上从过去20年的经验可以看到,只要准备充分,有一些预防性的措施,就能够在提升市场化水平的同时,保证本土企业正常快速成长。

专家也指出,金融监管能力要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图片来源:中新社)

合资券商迎来新机遇 风险防范仍要跟上

外资投资中国国证券公司已有近16年的历史。不过,多数合资券商在中国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中国经济网报道,山西证券指出,多数合资券商业务发展较为缓慢,无论在规模还是营收上都难以进入国内券商前列,甚至面临亏损。除中金公司等个别券商外,合资券商整体收入规模仍较小,2017年数据显示,东方花旗的营业收入已到10亿多,而刚成立不久的东亚前海、汇丰前海,则只有200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

有些合资券商因为外商缺少业务经营话语权,中外方股东之间的经营理念冲突、同业竞争、业务范围受限等问题,甚至面临外商撤资,例如苏格兰皇家银行退出华英证券,摩根大通退出一创摩通。

此次一系列新政的实施,无疑为合资券商未来发展创造了更为宽松良好的条件。

不过,专家也指出,金融监管能力要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监管能力还需跟上。”曾刚说,要综合考量扩大开放带来的新增风险,比如汇率风险、货币错配的风险等,完善原有的监管体系和监管制度。

据了解,去年原保监会对行业进行了风险摸排,外资险企风险自律整体表现较好,平均分数明显高于中资险企。目前,中外保险监管力度仍有“温差”,突出表现在处罚方面。对险企的一些经营失误或违规行为,包括泄露客户资料、披露虚假信息、营销误导等,国外往往会罚得险企“伤筋动骨”,但国内罚款往往不痛不痒,处罚起不到震慑作用。“长此以往,外资险企来华后慢慢发现违规成本很低,也会去当‘坏孩子’。”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说。

(编辑:泽勤)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