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柳南喟语】香港被新冷战绑架

发布时间: 2020-05-29 07:18:4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 浏览次数: 评论:0

中国是不是对香港拥有主权?《基本法》的序言作了明确肯定的回答:中国是在1840年被迫失去香港主权的,从1997年7月1日起重新恢复行使主权。因此,和两年后的澳门一样,香港以“特别行政区”的名义重新回归中国,在2047年前享有“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在这此背景下,美国和某些欧洲国家反对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香港《国安法》决议,并从外部对中国施压,是否具有合法性?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政府凭什么干预中国的国安问题?《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这在《基本法》制定之初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对。1997年以来,香港立法会一直没有《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鉴于去年及今年年初香港发生的暴力事件,中国政府决定敦促香港特区承担起国安任务。这个香港《国安法》决议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内容并无不同,那么是什么发生了变化呢?是特朗普和他的政府发起了反对中国的新冷战。

香港示威中,站在抗议者身边的乌克兰新纳粹。(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令人奇怪的是,对巴勒斯坦人的命运、对以色列不断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置若罔闻的美国,却异常关心莫须有的所谓违反1984年中英联合公报的行为,关心香港人的命运。其实,特朗普政府不一定在乎香港的命运,美国政府只是要利用新的议题来施压中国,制造动乱阻挠中国的发展。某些香港人对《国安法》决议表示担忧,这是合法的,但是我们看到从游行示威一开始暴力和破坏行为就占了上风,这种情况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容忍的。几天前,一位40岁的香港记者因为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被示威者暴打。显然,这是所谓的“支持民主的”示威者的极端行为……一位妇女试图穿越示威设立的路障,也遭殴打。暴力行为没有停止,包括对个人施暴、破坏香港立法会和抢劫商铺等等。此外,外国干预势力也卷入到抗议运动中。乌克兰新纳粹分子出现在香港“泛民派”的队伍中是一个重要信号,显示出抗议运动误入歧途。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在一个饭店中公开支持示威者,被人抓了现行。其他外国领导人也支持示威者,接见自封的抗议运动领导人黄之锋。黄之锋主张香港自治,而自治的诉求是违反1997年《基本法》的精神的。

最近几天,示威者又开始反对香港立法会审议的惩治有辱国旗、国歌行为的法律条例。西方媒体愤怒地声称这个新法是个丑闻,但它们忘了核实大部分国家都有类似的法律。在美国,有损国旗的行为可以最高判囚1年和1000美元的罚金,在德国类似罪行可判三年,在法国可判6个月徒刑和7500欧元罚金。既然香港是中国的领土,当然不能允许示威者踩踏和焚烧国旗。西方媒体同样对香港未来可能禁止外籍法官审理涉及国安问题的案件表达愤怒,但是试问一下,欧洲各国能允许外国法官参与与国安问题相关的审判吗?

西方国家突然对香港充满了激情,其背后是特朗普发动的新冷战阴影。虽然对整个世界来说美国变得越来越危险,虽然欧洲人越来越清楚这一形势,但他们仍然追随特朗普发动的这场新冷战。在经历了特朗普4年任期后国家形势恶化、狂妄自大的美国政府不啻为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蓬佩奥不是说已经不认识这个经历着1929年以来最大经济危机的美国了吗?在国力和影响力衰退的时候,美国政府还有能力继续其与包括最紧密的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对抗的策略吗?还能继续遏制中国的策略吗?在当今世界,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不再能保证其影响力。而美国的软实力也在持续下降。美国手里剩下的唯一的强有力的武器是与美元挂钩的国际金融体系,这个金融体系使美国能继续惩治其他国家和企业,这也使得美国变成了一个流氓国家。但是,美元还能独霸国际贸易多长时间呢?

作者简介:魏柳南(Lionel Vairon)法国汉学家、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担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国国防部中东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研究。他也曾经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目前担任卢森堡CEC 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任北京的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本文由王简翻译)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