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柳南喟语】新冠全球蔓延:轮到“其他”国家面对挑战了

发布时间: 2020-03-09 03:47:0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 浏览次数: 评论:0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刚刚被确认成为流行病的时候,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法国学术和医疗界大部分人对疫情的危险性有清醒的认识,但学术和医疗界以外的众多评论家对中国提出了苛刻的批评:“中国政府不负责任地花了太多的时间才确认疫情的出现,然后又发布令人恐慌的消息;中国政府采取采取卫生检疫措施,先是对整个武汉市实施隔离,接着是整个湖北省,也就是对相当于法国总人口数量的居民实施隔离,这明显侵犯了人权;无论导致什么后果,都应该优先尊重人员的迁移自由;使用无人机监控人们是不是戴口罩,这是监控居民的新策略;无人机似乎能探测到民众的政治意见。”法国媒体还认为,对违反检疫规定的人实施惩戒是不恰当的。

3月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一名男子佩戴口罩出行。(图片来源:新华社)

目前,新冠疫情在中国似乎已经达到峰值、出现拐点。轮到世界上其他国家面临同样的威胁了,轮到其他国家国政府应对疫情有可能扩展为大流行的危险。它们将如何反应?它们能不能唤起民众的公民责任感和团结精神,遏制可怕的疫情?这是一个考验。此前,中国人民展现了巨大的韧性、巨大的动员能力和团结精神,获得众多疫情专家的赞许。但是,到目前为止的迹象使我们对其他国家能否有效应对新冠疫情产生忧虑。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开始说,新冠病毒是民主党制造的谎言,目的是让他不能连任。后来他撤回了这种荒谬的说法,但这并不能掩盖他不负责任的真面目。

令人奇怪的是,伊朗也遭遇了严重的疫情,而且疫情最初是从圣城库姆(Qom)爆发的。这个城市很少有中国人造访,为什么疫情会从这里爆发?这是一个独立的病源地?如果是这样的话,病毒是如何产生的?未来疫情形势明朗后,必须要对这个问题作出解答。伊朗政府掩盖了真实数据,这对民众没有好处(现在,伊朗的死亡病例非常多),而且会让伊朗民众失去对政府的信任。

在欧洲,各国政府不断发表声明安抚百姓,但迟迟没有出台具体措施。比如,像戴高乐机场和巴黎的几个火车站这样的法国边境口岸,到笔者署文时尚未实施卫生检疫措施。很多年以来,中国的各个机场都已经设有人体测温安检门,能测出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旅客;为什么法国和德国就不能给自己的民众提供这种基本的保护?巴黎的几个火车站到现在还没有增设新的装备。在卫生方面如此松懈,不能不使我们对公共权力机构的预见能力及其真实的行动意愿产生怀疑。法国医务人员虽然几个月来一直对政府政策不满、抗议不断,但他们实际上是新冠病毒蔓延以来唯一负责任的行动者。更严重的是,某些医院的口罩被盗、口罩和消毒液这些必需品的价格飞涨,显示出部分法国人缺少集体意识。

在德国,柏林的某些医院拒绝接收可能感染病毒的病人,简单将他们打发回家,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这很可能导致他们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超市货架上的食品(比如意大利面)和卫生纸很快被抢购一空,这是自然灾害或大的危险来临时常见的惊恐现象。但是,中国却避免了这类普遍的惊恐,原因是政府推出相应政策,保证民众供应,公共部门负责帮助民众采购,将采购的东西放在各家门口。这种政策的成效非常具有说服力。

意大利是目前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正开始采取非常类似中国政府的政策:关闭各级学校和大学、取消各种文体活动、对多个城镇实施检疫隔离,意北部一千五百万人将被隔离,威尼托(Veneto)地区有5万居民被要求在家隔离,违反者检疫规定的人最多可判3个月徒刑。西班牙北部封城!武装力量把守各出入口,民众擅自出门将被逮捕、并且面临3000至60万欧元的罚款。这一措施和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一样“激进”,但当初中国采取这些措施时被西方媒体激烈讨伐。其实,正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措施、付出经济代价,才使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避免了更大的灾难。

不过,现在中国面临着新的危险,由于海外华人或在国外旅行的中国人回国可能带来二次感染的危险。这是一个新挑战,需要尽快应对。

魏柳南(Lionel Vairon)简介:

法国汉学家、远东学博士、政治学硕士。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担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国国防部中东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研究。他也曾经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目前担任卢森堡CEC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任北京的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