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南喟语】2019 新冠病毒:种族歧视与地缘政治

发布时间: 2020-02-07 03:25:4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 浏览次数: 评论:0

三个月以来,中国经历着重大考验。始自武汉的新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将湖北乃至全国大部分地区带到“全民防疫”的状况。面对这样的危机,地方政府和国家都迅速采取了规模空前的措施——要知道,极少有国家可以在相同情况下采取这些举措。将拥有数千万居民的城市隔离,如果不是在中国,这恐怕会引起人民广泛的恐慌和反对。但是,中国人民仍然遵守秩序、聆听指示,并考虑到这种流行病不仅对中国、而且对其他国家都造成威胁。

很明显,国际社会对这一疫病的反应有些过度。正如广为人知的情况,某些已知和复发性病毒每年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和欧洲人死亡,而这些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被认为特别先进有效。比如美国,根据疾病防控中心(CDPC)提供的官方数据,自2019年10月1日以来,季节性流感已经导致8000多人死亡。一个简单的季节性流感病毒,却可以年年成为致命杀手,而且杀伤能力远大于近几十年才出现、但迅速受到控制的其他病毒(比如埃博拉或SRAS)。

然而在现实中,除了公共健康,新冠还带来了另外两方面的影响:种族歧视和地缘政治。

关于种族主义,在世界不同地区都出现了对不只是中国人、而且是亚裔人士的排斥现象。从美国到欧洲,所有亚洲人都被视为中国人,种族主义从公共空间的隐秘角落走出,堂而皇之地凌辱着他们。在亚洲,中国人成了被其他各国人民指控和隔离的对象,即便没有任何客观原因。正如2017年11月30日,我在《欧洲时报》就张朝林被杀一案发表的文章所指责的,隐秘的种族主义通过法国政界、媒体和社团的冷漠彰显,张朝林之死最后由法庭判决这是一起种族仇恨犯罪。其他案件证实,当涉及针对其他族裔的犯罪时,上述有关部门的运作有条不紊。

如果说许多欧洲人公开显示他们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更令人担心的是,媒体以更隐秘、更微妙但非常有效的方式参与这一运动。一家法国媒体做了饱含深意的“黄祸”主题,尽管其拒绝承担(种族歧视)责任,但这一现象引人深思。大量的文章指出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是危险的,不可接受的。说实话,这种观念已经被鼓吹了很长时间。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拥有非常先进的技术,但中国人却处于现代化之外。西方人认为的现代化是像他们一样食用蜗牛或青蛙,而不是蛇……

所有人都明白,包括中国人——种族主义是人类历史最大的伤痛之一,它是没有理由的。媒体和政治人物的作用应该是让走在死胡同的、只会导致暴力的舆论回归理性。

与这种流行病一同到来的还有其他地缘政治目的。一方面,它让太多的媒体和“中国问题专家”以中国政治体制为基础,系统地质疑中国卫生系统的运作。这些媒体很少用“中国政府”一词,他们更喜欢“中国权力”和“中国体制”。这个细节很有趣,因为它的言外之意是中国政权“不合法”,西方媒体从来不会说“法国权力”或“美国体制”。中国医疗体制确实有某些弱点,习近平主席第一个面对公众承认了这一点,但是哪种系统可以完美应对这一突发性、传染性极强的大型疫病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法国医疗急救体系可以做什么。但这次危机有可能加强美国和欧洲的反华运动,贸易战之后,新疆、香港,还有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关于西藏的法律。新冠肆虐为指责中国政治制度的缺陷提供了机会。2009年首先出现在美国的H1N1流感——没有一个媒体将其称之为“美国流感”,它已在全球造成超过20万人死亡,但美国并没有隔离它的国民,航空公司没有中断航班,国外的美国侨民没有遭受污名化和孤立。

得益于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这场危机可能很快被解决,病毒不会在中国之外大肆传播。然而,新冠危机导致的影响将长期留在人们记忆中,尤其是中国人的记忆中,尤其是旅居海外的亚裔人士的记忆中。

魏柳南(Lionel Vairon)简介

法国汉学家、远东学博士、政治学硕士。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担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国国防部中东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研究。他也曾经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目前担任卢森堡CEC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任北京的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