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南喟语】中国与南南国家谈人权:批西方双重标准

发布时间: 2020-01-16 11:18:3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Lionel Vairon) 浏览次数: 评论:0

2019年12月10日至11日,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共同主办的“2019·南南人权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以“文明多样性与世界人权事业的发展”为主题,共设4个分论坛。

来自80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代表齐聚一堂。2019年的主题是“文明多样性与世界人权事业发展”。在两次全体会议上,许多中外发言人发表了他们对人权概念的看法以及各自国家的人权发展状况。

当然,在中国与南南国家对话中选择人权主题,经常引起西方发达国家的嘲笑或愤慨。确实,习惯上认为1948年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仍然是这些权利的普遍定义无可争辩的永恒基础。但是,许多与会代表指出了该《宣言》实质上是发达国家政治看法的结晶,因为只有极少数当时已经独立的南南国家才有幸与之相关联,而且这些国家占主导地位的话语,一定不会继续被大国采用。

应该强调的是,北京的与会者总体上并不否定在《宣言》中存在一定数量的原则可以被认为是各国普遍适用的,但是他们也强烈要求其他类别的权利也应该被考虑在内,因为它们与当今形成国际社会的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特征相关联。这项要求在论坛上变得尤为重要,因为南南国家代表普遍将西方列强的人权政策视为一种工具。西方列强通常将其强加于其他国家,而不顾其是否符合其自身利益的政治、经济或社会规则。他们觉得这种双重标准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在西方国家存在的“有罪不罚”的现象,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几十年来一直践踏他们声称要强加给别人的原则。华盛顿没有踌躇用干涉、酷刑、种族主义手段,在越南使用化学武器等。在西方国家以保护人权或“保护责任”为理由进行干预之后,一些国家陷入了混乱。像利比亚,目前继续为这些武装干预付出高昂的代价。许多与会者对一些大国领导人歪曲国际法,非法发动军事行动并导致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亡而感到愤慨。而相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则经常在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庭上被“绳之以法”。另一些与会国家正遭受美国和欧洲的制裁,这严重影响了平民权利,如叙利亚和伊朗。

总的来说,所有参加者都以各自的方式着重强调了文明间人权对话的重要性,其重要性有以下几个因素:尊重和包容不同文明的特点;只有不同、没有更高或更低的文明;只有通过永久对话才能丰富自己,使自己受益;相对于所谓的普世价值问题,拒绝以人权为工具,以控制或统治世界某一地区;拒绝通常由武力或是经济制裁施加的、外来系统和模型;人权教育需要从小开始,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并基于不同的文化、历史、社会或宗教特点。

中国在会上分享了自己的人权发展经验,并强调经济和社会发展与践行人权原则之间的关系。中国千禧年的社会建设一方面使个人成为权利关注的焦点,同时强调个体存在于集体框架中,首先是家庭,然后是国家,每个人都有权利、责任和义务;另一方面,中国欢迎几个世纪以来的外来影响,从印度的佛教到伊斯兰教或基督教,只要其有助社会的和谐。

论坛在这个语境下,介绍并讨论了习近平主席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利于发展与国际合作的总体方向,这在南南国家之间形成了无可争辩的共识,因为它是一个为了加速建立真正的国际团结的主要工具。

所有与会者都希望定期举行这个论坛,因为在这里逐步建立的对话,最终可能推动人权问题与现实需求的对话。至于南北对话,很明显需要建立一种国际协商平台,逐步缩小不同文明之间关于人权的定义、优先次序和国际合法性之间的分歧。

值得强调的是,与西方国家普遍宣传不同:这种南北关于人权问题的分歧的实质,服务于拿不到桌面的利益驱使的双重标准,远远大于在人权概念本身的分歧。

魏柳南(Lionel Vairon)简介

法国汉学家、远东学博士、政治学硕士。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担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国国防部中东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研究。他也曾经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目前担任卢森堡CEC 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任北京的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编辑:红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