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南喟语】美国通过“香港法案”:“任凭群犬狂吠, 商队依然前进”

发布时间: 2019-11-25 04:06:3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 浏览次数: 评论:0

图为法国汉学家魏柳南。(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自从进入白宫以来,唐纳德·特朗普就选择了与中国对抗。在许多问题上,他打的牌,都选择了与中国的冲突。他上台后立即与台湾领导人进行直接接触;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再奉承,然后发动贸易战……这些举动,不仅会损害美国和中国的利益,也会损害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国际机构经常提请注意这种侵略性的美国政策对全球增长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自2017年1月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一直被两个指标主导着:唯利是图和意识形态。美国总统本人是一个没有意识形态的普通商人,但他的许多下属官员和顾问,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对中国及其政治体制怀有顽固的仇恨。香港问题只是最近爆发的一次危机,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美国国会打着“关注人权”的旗号通过“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已经成为美国干涉“与自己价值观不同”外国政府和攻击他们“不喜欢的”外国领导人的一种常态。当然这种做法也并不只针对中国。

华盛顿选择的外交手段,最终使其本来面目暴露无遗。目前,美国霸权主义已成为国际关系的一个核心问题。必须承认,特朗普的优势在于他暴露了美国以前一直小心掩饰的全球战略——美国优先。现在,国际社会中的其他参与者应该考虑此问题,来重新部署自己的外部政策。

香港法案正是美国这一战略的一部分——遏制中国的崛起。

与当下发生在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情况一样,香港有一些人质疑现行法律并想要表达不满。但是在香港的抗议中,对话的尝试被暴力淹没。在政治因素影响下,激进分子遭到外部干预的影响并逐渐失控。

香港抗议运动的四个领导人被拍到与美国领事馆政治部门负责人在香港一家酒店内进行了秘密的讨论。这样的行为在任何国家都一定会遭到谴责。

想象一下,中国或俄罗斯大使馆干预法国黄马甲的游行示威活动,在巴黎一家旅馆中与抗议者会面被“抓现行”,法国政府会是什么感受?

一方面,黄马甲在很大程度上被法国政府视为暴徒、极左、极右翼极端主义者、反犹主义者等。而另一方面,欧洲媒体对香港警方向极尽暴力的抗议活动使用催泪瓦斯表示了愤怒……如果这都不能算是近几年来逐步高涨的反华情绪,那么请看看法国对黄马甲的镇压,也会让人失笑。

当然,与地球上所有政府一样,中国政府在治理上并非完美,所有领导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但是,尽管香港的抗议暴力不断升级,以及越来越多煽动者不断渗透进来,中国领导人确实表现出了坚强的耐心。

打砸抢劫店铺,破坏公共设施,冲击国会,在大学内肆意破坏,制造汽油弹……这些行为在西方发生时被媒体描述为流氓行为,示威者就是“暴徒”。但是在香港,这帮人被形容为“民主”诉求的表达者……更有趣的是,许多西方媒体对这些“怀念英国时代的民主”示威者不吝褒奖的评论。

这要么是新闻记者粗俗无知,要么是故意的虚假宣传。不要忘记暴徒使用专业弓箭、石块去对付警察,用致命武器伤及无辜;不要忘记殖民时代的香港“居民”没有任何国籍,而只是该殖民地的居住证件;不要忘记在同一殖民时期,香港从未举行过选举;一些香港俱乐部是禁止华裔居民进入的。

回到导致这场危机的事件起因。陈同佳,这个香港公民在台湾谋杀了一名香港年轻女子。台湾的法律本该适用,但凶手逃回了香港。在台湾与香港之间没有引渡条例的情况下,香港当局不可能将这名罪犯引渡到台湾——他应该被审判的地方。但他也不能因为其罪行在香港被判刑。也就是说,如果罪犯在中国犯罪,然后逃到香港,也一样能逃避法律制裁。因此,林郑月娥作出填补这一法律空白的决定,显然是有道理的。除了暴力犯罪案件之外,新法律本应可适用于那些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从中国大陆逃到香港的经济罪犯。

香港自1997年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拥有“特殊地区”过渡地位,北京政府关注其领土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其合法性不言而喻。但美国似乎认为该领土是美国的“保护国”,没有人会认这个干涉具有“合法性”。

一帮大概从未亲自到过香港的美国议员投票通过“香港法案”,这是一种新姿态,通过对个人和安全设备出口制裁的威胁,实施对国家、个人和公司的系统性制裁政策。

华盛顿的“道德主义者”是否意识到他们正在用力地挖掘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的坟墓?他们继续认为自己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这种幻想在最现实的美国圈子中开始消失,并在美国的前盟友或伙伴之中也开始消融。

如阿拉伯谚语所说,任凭群犬狂吠,商队依然前进……

魏柳南简介

法国汉学家、远东学博士、政治学硕士。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担任外交官17年,曾任法国国防部中东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研究。他也曾经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目前担任卢森堡CEC 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任北京的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顾砚)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