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大挑战

发布时间: 2019-05-10 04:44:3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何亚非 浏览次数: 评论:0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许多场合都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近百余年来,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金融大危机,难以计数的地区热点和局部战争。同时,我们建立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等,创造了延续70多年的世界总体和平。世界经济也实现了数次跨越式发展,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诸方面互联互通、相互依赖达到百年未有之高水平。如今,世界再次面临大变局,带来强烈震荡和巨大的不确定性,人类再次对自己生活的世界感到深深的困惑和不解,对世界秩序的前景感到深深的担忧和焦虑。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百年未有之变局对世界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对中国又构成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

世界是各国人民共同的

首先,任何大变局本质上都是世界力量对比重大变化引发的国际秩序大调整。产生大变局的动力首先来自生产力革命,而经济发展形态的改变则引发社会变革。大变局的基本规律是,它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风险和危机,从变到稳定,再走向新的变化。

西方国家认为世界历史始于1500年,而1648年欧洲经历30年战争后缔结《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以国家(其实是欧洲国家)主权为国际关系的核心原则,人类历史才有了真正的“世界”概念,也就是以欧洲为中心的“中心-边缘”世界秩序和格局。这个格局体现了欧洲领导世界。在欧洲列强争霸中,英国脱颖而出。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秩序主导者。冷战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

强国凭借自身实力制定于己有利的国际规则和制度,在全球治理体系中“谁胳膊粗,谁就说了算”。然而,历史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近几十年伴随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世界整体和平带来全球经济大面积繁荣,也推动发展中国家力量逐步增强。全球力量不断调整平衡是历史规律,世界政治和经济面貌随着力量对比改变而相应发生变化。

20世纪后半期和新世纪头20年,全球化和多极化迅猛发展。如今的世界已经是各国人民共同的世界,不是一两个国家的世界,各个国家都是“世界的国家”和“地球村”的成员,都需要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体系内行事,共同致力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世界是谁的世界”这一历史命题,再次摆在各国的面前。这是事关各国命运的大事,也是决定世界未来的大事。这既是对百年变局之思考,又体现着对世界未来的规划。

资本主义制度面临挑战

近几十年来一个重要变化是,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政治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遭受了一系列的打击和挫折,资本主义国家软硬实力都受到严重影响,给世界格局和秩序带来影响。

从20世纪初美国经济大萧条到2008年发自于美国、波及全球的世界金融危机,百年来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和金融危机连绵不绝,资本主义国家不断做出调整、进行改革,努力保持其在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中的主导地位。然而,如今包括主要发达国家在内的资本主义国家,百余年积累的经济政治社会矛盾不断爆发,资本主义自我调整能否解决这些问题已经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资本主义危机的核心问题或者“软肋”依然是马克思所预言的“资本与劳动”的矛盾日益激化,贫富分化造成社会分裂严重,这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开始走下坡路的主要推手。

在经济层面,行业和资本垄断再次成为经济“不可承受之轻”,阻碍了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和健康发展。据统计,1997年以来,美国2/3的工业高度垄断,占经济总量1/10的工业中,每行业四家巨头即占据2/3的市场份额。这种垄断的结果是2017年全球“超额”(垄断)利润高达6600亿美元,其中逾2/3集中在美国,1/3是高科技公司。

在政治层面,“身份政治”在西方国家政治包括选举中成为主流思想和行为依据。政党为了选票取悦具有特定“身份”的团体、群体、族群或者行业,不再为国家整体利益考虑、制定政策。“身份政治”和利益集团的叠加使得“否决政治”成为家常便饭,政府无法正常运营乃至不断停运。美国2020大选已经拉开帷幕,从民主党竞选人目前表态看,自称社会主义者或者有“社会主义竞选纲领”的大有人在,有的甚至疾呼要征收高额“富人税”。

在社会层面,社会分配不公持续存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资本所有者包括新技术掌握者拥有社会绝大部分资源和财富,普通劳动者包括中产阶级收入几十年停滞不前。2000年以来,美国社会的劳动所得占GDP份额不断下降,美国1%高收入人群占据国家40%的收入,财富悬殊惊人。这导致了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严重对立,社会分裂。

这些制度性矛盾造成社会改革动力不足。民粹、民族主义力量大幅上升恰恰是这一矛盾的表现。这些力量又助推国内政治和对外战略的极端化,反全球化包括反对移民、反对自由贸易、反对技术交流等等,则是其在全球层面的“泄洪口”。这样的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如果不加以改革,还有多少生命力?

2016年美国民调表明,半数以上的美国青年已对资本主义产生怀疑。法国“黄马甲”运动持续发酵,欧洲其他国家青年对现实表达不满与反抗。凡此种种表明,持续了数十年的“资本主义温和期”已发生颠覆性动摇,资本主义及其政治制度和社会架构进入大变革、大调整阶段。这个过程显然不会短暂,也不会风平浪静,不仅对资本主义国家造成震荡,也将透过紧密相连的国际体系,使得全球政治经济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上升。

发展中国家发展任务艰巨

20世纪后半期至今,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整体力量上升。在以前的工业革命中,发达国家是领头羊,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是被动参与者,虽然能利用后发优势实现发展,成为全球生产链组成部分,但也面临经济基础薄弱等后发劣势的严峻挑战。面对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机遇,发展中国家在自身发展落后的不利条件制约下,能否最大限度地参与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现代化进程,是重大挑战和考验。

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快速发展壮大,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生产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发展是内外因结合的产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改革开放,努力实现中国的现代化,为世界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世界总体和平、经济全球化持续向上也为中国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中国发展起来了会走什么样的道路?习近平主席多次公开宣示,无论中国怎么发展,我们都不会威胁任何人,不会颠覆现有国际体系,不会寻求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国愿与所有国家分享发展成果、发展机遇。这是中国面对百年大变局的世界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发展成就和成功经验,是中国对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的重要贡献,表明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倡导维护全球治理体系并适当变革。大多数发达和发展中国家都给予欢迎和支持,希望从中国的发展经验中汲取有益的发展思路,分享中国的发展成果。这从近年“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普遍响应可见一斑。但是,确实有些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发展有着强烈的“焦虑”、不安和误判,遏制中国、阻碍中国发展以维护其世界霸权的冲动很强。虽然消除“焦虑”、摆脱“冲动”需要时间,但如果它们在大变局这个历史阶段执意遏制后发国家,不愿对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作出任何调整,那么各种各样的“陷阱”就会扑面而来。

全球治理体系面临变革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治理体系必然会作出调整和改革,这是百年大变局的另一重要特征。

二战后形成的全球治理体系运营了70多年,在许多方面存在着不公正不合理之处,世界就像即将驶入波涛汹涌大洋的巨轮,亟需大国的协调和共识,在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的同时,进行有效的治理体系调整和改革。这不仅关乎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更涉及全球安全治理规则的重新制定,关系到世界的未来。

在世界亟需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治理体系的今天,全球治理却挣扎在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两大力量博弈之中,面临无法有效处理、应对全球性重大挑战的尴尬局面。从落实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到维护《核不扩散条约》全球防扩散体系,再到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包括货币金融政策协调,以及维护全球贸易体系及其完善,特别是WTO的改革,如果无法凝聚各国尤其是大国的合作意愿和共识,都将一事无成。面对国际形势复杂深刻的变化,各方应共同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寻求互利合作的双赢、多赢之道。要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携手实现共同发展,积极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推动其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

(本文作者:何亚非 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及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

(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