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南喟语】张朝林案与针对中国人袭击:法国媒体的不公做法

发布时间: 2017-12-07 02:49:0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魏柳南 浏览次数: 评论:0

11月8日,一名16岁的男孩因为参与了2016年8月7日Auberviliers市针对中国侨民张朝林的暴力袭击事件,在Bobigny地区儿童事务法庭受审。张朝林是一名裁缝,遇袭跌倒在人行道、并在昏迷几天之后去世。凶嫌的另外两名同伙,事发时分别为17和19岁,将于2018年6月在未成年人刑事法庭受审。上述这名受审的未成年人刚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其中两年为缓刑并接受监督,此前,他已经因为袭击一名中国侨民而被采取“先决监控自由”(LSP)措施。而在此案中,法庭判决认为该犯没有用脚踢张朝林(后者正是因为被踢而跌倒),但他毕竟还是抢夺了张朝林的背包——事实上只抢到了一个手机充电器和几块糖果……法庭认为,这起袭击事件具有种族主义特征,并且认为事态“日益严重”,在法国针对亚裔的袭击案中,这种定性还属首次。

奇怪的是,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种族主义或者反犹主义犯罪在政界、社团和媒体中激起声势浩大的波澜。在2016年8月袭击案发生之后,我读到几篇媒体文章,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它们对这一事件令人震惊的处理方式,特别是在几个月时间里,在文章题目中对张朝林名字的普遍漠视,其中大多数仅仅称之为“一个中国人”(FranceBleu,20 Minutes,Le Figaro,BFMTV等等,后者更特指其为“一个中国移民”,而他是“移民”、“居民”、“劳工”或者“来自中国”,难道有什么区别吗?)他们似乎忘了,就算受害者“仅仅”是个裁缝,他也有自己的姓名,就像(2006年反犹伤害案中)Ilan Halimi的姓名从一开始就被媒体反复提及一样。

更耐人寻味的,是媒体在提及这项犯罪的“种族主义”性质时(法庭自己都认可这一定性),为这个措辞打上引号。为什么要给“种族主义”加上引号?为什么反犹主义性质的袭击案,就不会受到同样对待?这似乎传递出对罪行定性、甚至是对法庭判决的怀疑态度。11月11日,报纸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Aubervilliers市张朝林“种族主义”袭击案凶嫌被判两年实刑》,就承认张朝林恰当身份名称这一点上,可谓是一个让步,但在法庭已经作出判决的情况下,使用引号难道不是多余的吗?我注意到,在每次事关发生在中国的袭击时,几乎所有的(法国)媒体都普遍在提及“恐怖主义”时加上引号……人们是不是应该认为,在袭击案遇害者之间,如同在恐怖行为之间,都是存在某种高下等级关系的?(说得更明白一点,我在这里提到的,正是类似昆明火车站袭击案中那种攻击平民、戕害人命的行为;在2014年3月1日的一篇文章中,世界报提及袭击者时,称之为加引号的“恐怖分子”。)公权部门对不同亚裔社群(尤其是华人)所遭受的日益猖獗的袭击重视不够,这一点令人遗憾,并导致了越来越暴力化的街头示威活动,特别是2017年3月刘绍尧命案(警察介入家庭纠纷之后将其射杀)之后的那次示威更是如此。

法国媒体可以在平息事态、敦促当局给予更多注意方面有所作为,同时摒弃报道事实时的歧视做法。当中国旅行团被小流氓们抢劫并殴打时——他们特意瞄准中国人,因为认定后者身上揣着大量现金——这难道不也是种族主义性质的袭击吗?这种蓄谋的动机,正是源于受害者的种族。面对此类袭击案的迅速蔓延,当局应当采取强硬措施,以便让肇事者不敢轻举妄动,并且保护法国作为旅游目的地的形象。如今法国旅游业经济还能对中国游客视而不见吗?

魏柳南(LionelVairon)简介

法国汉学家、远东学博士、政治学硕士。曾任记者、编辑,并曾在柬埔寨、泰国和伊拉克等地担任外交官17年,并曾任法国国防部顾问,长期致力于中国问题的研究。目前担任卢森堡CEC Consulting咨询公司总裁,并在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高等商业学院、国防高级研究院、圣西尔军校授课,在法国三军防务学院主持中国研讨会。曾担任法国国防部顾问,是2012年达沃斯论坛受邀的唯一一位法国学者。

龚克 译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