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全球不确定性增大需要中国稳定之锚

发布时间: 2017-01-10 04:27:3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何亚非 浏览次数: 评论:0

近年来。世界形势发生大动荡、大变化,全球治理不确定性随之增大,全球化踌躇不前、矛盾重重。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从欧洲难民危机到法国、意大利等国的民粹主义泛滥,从恐怖袭击呈放射性扩散到“伊斯兰国组织”(IS)在中东攻城略地,我们见到的世界仿佛重新回到了社会架构崩塌、治理规则荡然无存的“无序世界”。

面对覆盖全球、深入各领域的全球治理“失序”和“碎片化”乃至“去全球化”,许多国家在迷茫、困惑和震惊中深刻反思,有的试图回归“各家自扫门前雪”的孤立主义,有的想把全球化出现的问题归咎于中国等新兴大国,有的甚至把目前的状况与一战、二战之前的国际形势相类比,做出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不可避免的预测。凡此种种,都说明当前世界和全球化面临的问题的确具有历史阶段性转折的特征。

因此,如何认识全球化新时代,如何顺势而为,为新世纪世界秩序的重塑创造条件、把好方向,是国际社会需要做出的选择。中国作为影响力日益上升的发展中大国,可以成为世界陷入混乱和混沌的稳定之锚,中国对世界走向和全球治理的思路和考虑正受到各方密切关注。

有两点值得深入思考和讨论。

一、如何正确认识全球化的大变化,是“去全球化”占上风,还是全球化进入了历史新时期?

不少人认为美国大选“特朗普现象”以及类似现象在意大利、法国、匈牙利、波兰、奥地利、丹麦等欧洲国家的蔓延或者“复制”,预示着全球化发生了根本性逆转,于是乎“去全球化”或“逆全球化”之说铺天盖地,好像全球化就此遭遇了“灭顶之灾”。我看情况没那么简单。尽管美国是全球化主导国,但全球化经过几十年磨合与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各国利益休戚与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事实上的利益共同体,已经无法退回到原先相互割裂的孤立主义状态。

举例来说,大多数商品大到飞机小到手机,零配件都来自世界各地,只是在某个国家组装而已。现在还有哪个商品可以说是 Made in 一个国家呢?很少了。加上全球化催生的资本、资源、技术、人员的全球流动,世界面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主导地位还在,但是一家说了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全球化的确进入了“新时代”。

历史发展从来就不是线形的,而是波浪形,充满反复和曲折。事物的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全球化也是如此。这一轮全球化经历了很多重大变化,也触发很多负面影响,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无疑已在“润物细无声”的改变着全球化的框架和内容。但是要想进一步推进全球化,适应全球化新时代的环境,我们确实需要大胆创新,提出新的思想和思路。今年中国举办G20杭州峰会,推动G20对发展等议题的重视就是新思路的体现。

二、全球化变化引发的巨大不确定性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么,不确定性究竟来自何方?还有稳定的因素吗?这里有两点值得关注和研究。

一是长期统治全球经济治理的指导思想出了问题,那就是美西方推崇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着了此道的国家大多深受其害,陷入各种各样的“陷阱”。2008年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更是给各国敲响了警钟,标志着西方模式的全球治理漏洞百出,害了不少国家。

而且,西方统治精英长期来忽视资本与劳动的矛盾和两者收入“剪刀差”日益扩大的事实,根本没有改革的意愿和动力,直至其精英统治模式受到特朗普当选和不少国家政治生态发生重大变化的严峻挑战,才感到危机来临,而集体陷入思想混乱和不知所措的“无头苍蝇”状态。全球化的不确定性由来已久,并非今日所始。只是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找到突破口爆发出来而已。美国学者福山一言中的。他说,这种社会矛盾在美国不是为什么会爆发的问题,而是为什么现在才爆发的问题!

当然,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成绩斐然,问题也成堆。这就是一分为二的方法论。在全球化新时代,不确定性大大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越来越大,说明西方指导下的全球治理模式确实遇到了瓶颈。

二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在融入全球化进程中坚持自身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有学习,有调整,有创新,始终处于主动、独特的位置,并在自身经济发展和国内治理中积累了很多成功的经验。这给了中国看待全球化众多问题一种独特的历史和现实相结合的新视角,创造了中国向世界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历史机遇。中国早些年就意识到全球化在发生重大变化,而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中国的经验、中国的思想是可以发挥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作用的。

例如,中国很早就提出要努力解决国内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出台了各种扶持区域经济平衡发展的政策和发展战略。与此同时,中国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代表,在国际上提出共同发展、共享发展的全球治理新理念,以帮助缓解甚至消弭国际贫富差距,让全球化利益得以共享和更加公平的分配,使全球化获得更广泛、持久的支持。此外,中国提出合作共赢、平等发展、合作安全等各领域的治理理念。这些都是中国面对全球化新时期所倡导的新思想、新方案。中国对全球化发展的独特贡献已经开始显现并引起广泛注意。

全球治理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是大势所趋,是世界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力量“趋同”的必然结果。有些国家由此会产生强烈的“焦虑感”,一时难以适应,于是做出这样那样的反应,试图进行这样那样的规则调整和改变。对此,我们需要保持战略定力,不必随风起舞。要冷静观察,不仅从中国自身的角度,也从全球化下一步发展的角度来思考当前出现的各种问题,适时提出中国的思路与方案。

正是在这种世界大动荡、大变化、不确定性剧增的历史背景下,中国应该成为世界不确定性中的“稳定之锚”。这也许是历史赋予中国的期待和希望。中国从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到创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推动《跨区域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到倡议“一带一路”建设,我们已经为全球治理新时期的来临做了不少事情,提出了很多好多设想和方案。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这是中国对历史的选择,也是历史对中国的选择。

总之,对待全球化新时代及其相伴相生的巨大不确定性,各国都需要保持淡定,不必惊慌,要客观分析,实事求是地逐个解决问题。我们没有必要产生“世界末日”的悲观情绪。人类社会总是不断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阶段,只有当我们走过了某个阶段,蓦然回首,会发现虽然世界变了样,但是整个世界还是向前进,在发展的。前途依然光明!

(本文作者系中国国务院侨办前副主任何亚非)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攀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