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中国海外投资面临新的挑战

发布时间: 2016-12-22 01:36:1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何亚非 浏览次数: 评论:0

在全球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重要历史节点,中国的海外投资也面临历史性拐点,从改革开放至今以吸收外来资本为主转向吸引外资与对外投资并举,而且后者已经超过前者。

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要求中国企业利用经济全球化进行全球资源配置,开拓全球市场,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需要加强国际产能合作也成为对外投资的重要推力。

全球化新时代对中国投资的要求,关键是“驱动力、加速、多元并存或调整重点”。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必须紧紧跟上和适应国内外形势的发展。

一、中国对外投资面临的新形势

首先,这是中国经济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必然要求,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大、中国在全球生产链和价值链位置的前移,都要求中国继续扩大和深入开放,不仅像以往那样向发达国家开放,今后要更多向发展中国家开放,投资作为重要的国际合作内容,目的地也会随之多元或者调整,不仅继续投向发达国家,更需要投向发展中国家。习近平主席2013年关于建设“一带一路”的倡议就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提出的,将为中国投资提供新的方向和重要平台。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要紧密结合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对外开放方针。

其次,在全球化新形势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既要走市场化道路,充分考虑资本的回报,也要兼顾全球发展问题,要有“达而兼济天下”的胸怀,这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和核心价值观的体现,是全球治理道义制高点。

中国资本全面走向世界之际,正值全球化进入深刻变化的历史新时期。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不能走资本主义国家对外投资走过的老路,以追逐利润为唯一目标,而需要充分体现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以“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为原则的国际合作精神。

今年中国主办G20杭州峰会,积极推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SDG)的落实,并为此制定了高标准的国别方案。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就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SDG所确定的工业化和可持续发展等各项目标,

二、中国对外投资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是地缘政治因素导致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中国投资特别是国有企业投资的歧视性限制在增加,特朗普执意追求的“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很可能会加大中国对美投资的难度。这一方面需要我们从国家层面进行有效、有力的谈判和沟通,抓紧谈成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另一方面可以考虑调整对美投资的领域和方式,譬如更多投向民生领域,方式上不一定非要并购,也可考虑股权投资等其他通用的途径。

二是这几十年以来,全球化已经造成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中低端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其产业工人阶层受到就业和收入的双重冲击。这就造成发达国家“去全球化”思潮泛滥、民粹主义力量上升,并开始影响这些国家的政治生态和内外政策。

美国自奥巴马2009年初入主白宫开始就推动制造业回归,特朗普明年初上台后将追求“美国第一”和“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可以肯定,推动美国制造业回归和强大是其核心要素。而且,特朗普决心更新改造美国陈旧的基础设施,为此将大量吸收外来资金。目前透露的是他已拟定了一亿万美元的庞大改造计划。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对美投资走老套路显然行不通,需要调整方向,多从各个州入手,多从为当地创造就业、与建设基础设施相关领域做些规划和考虑,而且要与当地企业加强合作。这在其他发达国家也是如此。

三是今后二十年世界经济发展的潜力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沃土也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洲和非洲的欠发达国家。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好的基础。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要眼光长远,不能急功近利,国家、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金融机构等要紧密合作,统筹考虑投资方向和项目,尤其需要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譬如对非洲国家而言,帮助其实现工业化是第一位的。

四是中国对外投资要积极考虑EPC模式的投资。以前,EPC(即项目总承包)通常由发达国家企业出面,现在中国公司已经逐步具备条件。EPC是通行的工程项目组织实施模式,国际市场一半以上工程采用EPC方式。现在,越来越多海外业主对EPC企业提出“带资走出去”的要求,包括安排股权投资、项目贷款、出口信贷、融资咨询服务等金融服务。

为适应“一带一路”建设新需求,中国EPC企业需要加快转变国际经营理念,加强EPC项目全生命周期和跨文化管理,加强交流和合作,根据市场需求,创新完善EPC模式,提升中国EPC企业国际竞争能力。

2015—2019年,“一带一路”沿线核心国家累计基础设施建设需投资3.26万亿美元。按工程机械产品价值占投资5%数据计算,将为机械制造行业带来1750亿美元市场空间。到2020年,“一带一路”带动国内工程机械产品的出口可望增至540亿美元。

五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要加强风险意识,注意规避政治、经济和安全等风险。

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能源资源开发利用、经贸产业合作区建设、产业核心技术研发等,各种风险越来越大,如何做好风险分析与风险防控成为企业的必修课。

中国投资的地区往往风险集中,一是风险错综复杂,包括恐怖袭击、地区冲突、极端和分裂势力猖獗、自然灾害频发等,投资风险与政治经济风险并存;二是不少国家治理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不足,政治稳定性、法理监管和税收管理都差,加大了风险危害性和可能造成损失的程度。

因此,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要加强风险研究和评估,形成研究分析风险的网络和定期交流机制;多渠道收集风险信息,掌握第一手最新资料,建设综合性风险数据库;建立风险评估体系,进行风险识别、登记、分析。

同时需要制定风险预案,提高应对能力。制定应对各种风险的预案,提高危急情境下应急处置能力。国际上通行做法是既依靠当地政府和军警提供安全保护,也掌握主动,从国内寻找政治过硬、业务精良的保安公司来提供安保。

最后,要从全球安全风险治理的高度来处理,可以借鉴当代全球风险治理理念和做法,与其它国家合作,在制度设计上掌握主动,制定全球风险治理的新规则。

(本文作者系中国国务院侨办前副主任何亚非)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