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非政策遭遇新挑战:如何改善恶化的形象

发布时间: 2016-07-27 07:23:30   来源:汉学研究 作者:魏柳楠 浏览次数: 评论:0

当前,中国对非政策面临新的巨大挑战。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发展,中国在几年内有望成为全球超级大国。中国在非洲是否会重蹈统治、霸权以及新殖民主义这些覆辙呢?这一问题虽然带有挑衅和攻击色彩,但这一问题的答案却将深刻影响二战后的世界格局以及发展中国家的未来。理解中非关系的实质和中非的未来就必须了解非洲的实际情况,如果实际情况还算乐观的话,那么中国过去几年的行动,对于不够了解情况的局外人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和说服力的。

在独立后几十年里,非洲精英和通过间接形式维持掠夺政策的前殖民国家共同开发非洲,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崛起的中国,经济和科技实力非凡,并承诺和第三世界国家团结一致,将可能真正推动非洲的发展,这也掀起了非洲各民族和精英阶层的极大热情。在被殖民时期以及独立后的三十年间,外来强权国家不遗余力攫取非洲的自然资源,包括石油、天然气、矿石以及农业原料产品。非洲的独裁者们,通过向西方国家提供各种特权,换取大肆敛财的机会,并将财富转移到海外账户,有时甚至还会在海外购置惊人的私人房产。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老百姓生活艰苦,深陷战争和贫困,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善。而中国在这三十年间,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先是给予一些非洲国家物质和技术帮助,尤其是在医疗方面,中国的援助广受赞誉,随后中国给与这些国家大量资金支持。尽管这些援助是有限的,但是在非洲人和非洲社会消息灵通人士眼中,这确实反映了中国团结、平等、互相尊重的真诚的意识形态有别于当时许多强权国家。看到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的不断推进,非洲开始相信,中国是真诚的伙伴,可以提供经济和资金援助,同时还可以开展制度和民族层面上的合作,与过去和他们打交道的殖民帝国主义国家截然不同。

中国对非政策确实是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中国的援助是无条件的,中国不会要求非洲国家进行政治、社会抑或是文化传统的变革,反而十分尊重受益国的国家主权。但是西方国家在牵扯到自身国家利益时,在援助的前提条件问题上,就开始言行不一。中国的外交政策始终坚持"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中非之间基于平等、互相尊重以及合作的对话,让非洲摆脱了对捐助国家和机构的彻底依赖。在过去几十年间,强权国家和非洲统治者串通一气,通过操纵原材料价格决定非洲的命运。这些非洲统治者则攫取国家财富并转移到海外账户。现在非洲国家终于可以自己掌管国家财富并将其用于国家发展,这正是普通人和反抗独裁者的精英们所殷切期望的。那些曾经想要逃避囚禁的非洲领导人,诸如刚果的帕特里斯·卢蒙巴、布基纳法索的托马斯·桑卡拉,他们的政治生涯已被武力彻底终结。外国或是操纵非洲本地政权、经常通过政变帮助他们获得权力,抑或是推翻非洲当地政权,而冷战为他们提供了完美的托辞。虽然他们正式允许非洲国家独立,但实际上仍然继续决定着很多非洲国家的命运。VICTIMSOFTHEIRLEADERS,非洲人民成为这种局势的受害者,他们大多失去希望,通过参与黑市交易来维持生活。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非洲大陆长期处于发展滞后状态,这一点,有大量数据可以支撑。

非洲国家曾付出沉重的à代价:比如受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监管控制、西方国家援助的各种附加条件、援助国公司独家包揽项目实施工作,年复一年,非洲的债务与日俱增。依然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拥有强大的经济和金融实力,它在非洲的崛起,为非洲带来了梦寐以求的发展机遇,甚至让非洲国家期待着中国可以带来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

发展援助以及中国公司

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对非洲经济金融援助金额巨大。中国成为在非洲大陆开展基础设施建设的第一个国家,中国提供捐款和贷款,中国公司快速、高质量地搭建非洲极度缺乏的发展框架,这大大促进了地区间的商务往来,显著刺激了一定数量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为非洲人带来了就业机会,并增加了他们的收入。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凭借着丰富的低成本人力资源和国有银行的金融支持,在非洲投标时,比西方国家企业更有优势,在初期取得了明显的成功。中国对企业的政治支持帮助这些企业在非洲市场保持统治地位,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自然资源领域。

但是,经过一段愉快的合作之后,随着中非间政府层面、企业间以及个人间的交往日渐增多,双方逐渐认识到彼此间存在深刻差异、携手合作面临重重困难。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在非洲的形象开始变得含糊不清起来,面临更多的质疑。同时,西方媒体对非洲精英的影响力增加,而西方媒体又一直过度批评中国对非政策。这一阶段的热情燃尽之后,一些不和谐的因素成为中非和睦关系的障碍。中国逐渐由非典型的援助国家,转变为简单的"工程"提供者,以及自然资源和当地劳动力的攫取者。由于中国企业虐待非洲本土员工的案例增多,赞比亚、尼日尔以及津巴韦布等国家爆发了针对中国员工的叛乱和暴力事件。再加上中国对于压迫非洲人民的部分独裁者腐败和奢靡行为的模糊态度,更恶化了中国的形象。非洲领导人在外交对话中隐藏对中国以及中方代表的不友好言论。中国对非采取不干涉政策,并重点关注中非关系中的经济合作,这也让更多人指责中国和过去的西方强国一样,都是奉行机会主义。当然,非洲大陆基础设施领域的显著进步,让非洲人获益匪浅,确实说明中国和过去的殖民国家大不相同。但是,有些建筑工程,比如发展援助框架里要建立的医院,因为当地政府缺乏设备、人员以及动工的意愿而被搁置,这也让非洲人尝尝缅怀起欧洲的援助。尽管中国在非有很多重要的成就(比如在道路和港口方面),但是一些非洲人开始觉得自己不被中国重视,只是中国低层次的合作伙伴,并且这种负面情绪在一些国家已经达到了让人警醒的程度。

在中国方面,有很多公司通常对非洲本地居民的命运很漠然,也对非洲国家真实的经济需求置若罔闻,他们为了赢得合同获得巨额利润而不择手段。中国在非企业间开展恶性竞争、拒绝履行承诺、在公司的真实能力和施工工程的质量问题上撒谎,这些问题在非洲非常普遍。数以千计的大大小小的公司在非洲开展业务,在某些国家,情况会变得混乱,这也让非洲本地的政治家不仅非常怀疑中国公司的可信度,更开始质疑中国对非政策的真实目的。这些公司也面临让他们难以开展工作的问题,比如缺乏训练有素的员工,现有的基础设施很薄弱以及所在非洲国家的腐败和政治动荡。中国公司的弱点还在于他们拒绝对中国员工进行培训,帮助他们了解当地情况、政治和文化背景、当地习俗以及法律规定。中国试图从多渠道发展软实力正遭遇越来越多的现实挑战。如果在过去几十年间,非洲学生和技术人员在中国接受培训的体系确实已经建立起来,并且在过去十年间得到快速发展,那么它的效率则因为中国员工缺乏接受针对非洲的培训、以及中国工人、技术人员以及经理们在技术领域和政府领域对于非洲同仁的优越感和轻视而大打折扣。这种优越感有时候也会发生在外交人员身上,中国的外交是支持中国企业的。但是有些中国企业对于非洲本地的法律和习俗尊重不够,越来越同化为新殖民主义的形式,这也让中国外交很难再对这些企业提供支持。一位非洲部长,同时也是我的朋友,他最近告诉我:"如果你问我这六层楼里的所有同事,他们都会告诉你,在为X集团工作了几年后,他们都讨厌中国人,他们的经理看不起我们,甚至公开恐吓我们。"

这些公司的外派人员一般都很年轻,而非洲文化又非常重视长者的地位,因此外派人员会显得可信度不够。由于语言技能差,无法很好地交流,这些人对非洲本地文化的了解要么很肤浅,要么一无所知。尽管公司会对员工开展技能培训,但他们从不考虑或者重视文化培训。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公司的总部都不明白开展文化培训的必要性。

在这种思维方式引导下,中国人认为非洲人应该适应中国的风俗习惯以及做生意的方式,并且他们应该和中国工人和经理们一起共同接受极其低廉的薪水和糟糕的住宿条件。在赞比亚、尼日尔等国家,非洲工人薪水和住宿的糟糕状况导致了针对中国员工的骚乱、游行抗议甚至暴力事件。在过去几年中,此类事件数量不断增多,极大地影响了中国在非洲的国际形象,也引发了人们对于中国在非真正目的的怀疑。

非洲大陆在中国经济和战略层面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增,这说明中国有必要重新调整对非战略以及政治和经济介入的形式。去年尼日利亚一家中央银行的行长在金融时报上说:"中国从我们手中拿走原材料,然后卖给我们加工品,这也是殖民主义的实质。"

诸如南非、尼日利亚等新兴非洲经济体的崛起,将很快影响中非关系。南非的情况便是如此,中国企业和南非企业的竞争日趋激烈,这便是一种新情况。除此以外,中非关系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加工品和原材料的交换。尽管有时候加工品的质量堪忧,但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当地消费者的需求。即便如此,这仍然不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框架。联合国的数据显示,非洲商品、服务和消费额的快速增加刚好和非洲的制造业占GDP的比重由12.8%降到10.5%同步。在本地工业发展的过程中,外来企业竞争将越来越有负面影响,埃及便有这种现象存在。另外,对于中国的不友好举动将会越来越公开化,越来越强硬。

非洲的政治演变

非洲在过去几十年前从属于外国列强,尤其是前殖民国家,发展停滞。现在的非洲大陆,一方面,民主政权越来越多,他们愿意实施真正的发展计划;另一方面,新的冲突则危及到整个大陆,比如马里和索马里。还有一些国家,比如加纳、塞内加尔和乌干达,也算是选择了发展道路,尽管有威胁稳定的地区因素存在,他们依然或多或少接受了民主变革的原则。与中国处理和欧洲国家关系类似,中国不仅需要和非洲国家的统治者或执政党对话,还需要和反对党对话,只要他们不使用暴力并遵守民主的规则。在当前,对非洲国家持续经济支持,而这些国家的独裁者年复一年,甚至几十年来一直对国家管理糟糕、并且贪污腐败,导致国家几近破产、民众绝望,这种情况让人如何辩护呢?如果非洲统治者认为中国的资助是对非洲赋予中国公司开采权和重大合同的补偿,那么这样的方式是否可持续呢?许多中国专家宣称,不管非洲的本地情况如何或者谁执政,都需要中国。2011年阿拉伯国家的系列起义,有时候证明了这种说法的正确,但它可持续吗?

在这样的语境下,不干涉真的有别于串通吗?它不该像西方国家那样,为非洲国家设定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道路,但它却控制着双边关系中允诺的资金如何使用,以及榨取那些他们特别关注发展需求的国家。事实上,当面临非洲国家和人民的未来这个问题时,它就开始给自己的搭档设置限制和红线。

中国在非洲采取的安全行动

当前在非洲若干地区,新的冲突涌现,尤其是激进的伊斯兰教以及伊兰斯圣战恐怖主义的抬头,但是中国目前对此毫无作为。如果中国和若干非洲国家确实存在军事合作项目的话,那也主要是通过中国企业以捐款或贷款的方式提供各种设备,大多数的非洲领导人、军事安全高级军官都对中国没有兴趣在安全方面与非洲发展更深层次的关系表示遗憾。非洲领导人希望中国可以更积极地支持非洲,帮助非洲摆脱美国和欧洲的监管,但中国不愿意满足非洲的这种需求,仍然把精力全部用在中非的经济合作方面。但是,非洲的稳定是中非合作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前提条件,中非之间包括国防和安全的多层次合作政策是有益于中非双方的,鉴于在非洲生活和工作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如果非洲不稳定,那么他们被绑架、敲诈和谋杀的风险都会增大。这样的政策,除了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还会证明在非洲这些最脆弱的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时,中国人和非洲是多么的团结。看起来也许让其他国家来做这样的事更明智,就像今天在马里的法国一样,但是,不管是法国,还是美国,都无法有效地让非洲这些地区恢复或保持稳定。中国对于国内和周边稳定的问题非常重视,认为这是中国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条件。因此,忽视非洲人民所受的压迫和痛苦,一味支持非洲统治者,只会置中国对非政策于万劫不复之地,并且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中国也可以专注于长期效果,认为中国经济金融实力的发展,在几年或几十年后,即便不参与对非洲安全和政治的介入,也可以成为非洲经济领域的第一大合作伙伴。这种做法很危险,因为它忽视了一个中国往往很难理解的重要因素,那就是西方国家对世界近五百年的主导,以及两百年的殖民统治的影响。今天大多数非洲人,不管是来自撒哈拉以南还是北非,不管过去殖民者犯下的罪恶以及对非洲的榨取,他们仍然觉得欧洲人比中国人更亲近。这一段长期的殖民统治影响了非洲人的心理,非洲领导人经常向外国人抱怨他们不理解中国人,觉得和欧洲人相处起来更舒服。中国想要赢得非洲人的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样看来,中国有必要采取一种有全球视野的政策,同时需要更了解非洲。

(本文作者系汉学家、博士魏柳楠)

(原文刊载于《汉学研究》总第二十集2016年春夏卷,作者授权转载)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