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学伟论道】特朗普的遗产和拜登的前路

发布时间: 2020-11-13 04:31:45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等了很多天,美国的大选还是没有尘埃落定。但考虑到官司道路阻且长,笔者觉得,已经可以开始讨论这次选举的遗产和前路了。

众所周知,特朗普四年的总统路,走得非常艰难,单是通俄门和弹劾两次国会调查,就够他受了。特朗普的敌人太多了。几乎整个知识界、新闻界都是他的敌人。那个华盛顿的政界“沼泽”,既得利益集团,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在海外有巨大利益,支持全球化的很大一部分实业界,都是他的敌人。还有依赖福利生存的大批社会底层也总是无法自止地想念民主党的“仁慈”。他的国际政策,则伤害了除以色列以外的几乎所有国家集团,太大一个多数的国家,会对特朗普的下台额手称庆。

支持特朗普的,就是那美国国内的一半民众。他们是农村、农民、铁锈带的失业工人,对日益失去多数地位感到恐惧的白人,中产阶级地位渐渐不保的城市中产阶级,最后就是海外利益不大的国内产业资本。

但是笔者感到惋惜的是,正是这个日渐没落的中产阶级集团,欧洲移民团体,曾经创造了美国的辉煌,至今依然保有着那些让美国曾经强大的许多优秀品质。尤其是勤劳和自食其力。

特朗普本来都已经接近成功了。可是新冠疫情,把他的成绩全部毁掉。笔者怎么感觉,他/或者这个国家无法妥当处理这个疫情,不是他一个人的不幸,而是一个国家,甚至整个文明(因为西方国家普遍处理不好是项疫情)的不幸。这个疫情,还会持续多久,究竟会对整体的西方,整个世界产生多大的负面影响,以及对整个世界的地缘政治会成为一个多大的变数,现在都言之过早。

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很多都会被废掉,也应该被废掉。但还是有一些会废不掉。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关于中国的政策。笔者一再说过,作为美国的总统,他意识到美国自2001年9.11以来,把太多的精力放到中东和全球反恐,严重的损伤了美国硬实力和软实力。他力主要把美国国际政策的重心重新转回大国竞争,并把中俄并列为其主要对手,这件事,从美国的立场出发,不能说有错。

他的错误在于使用了太多的不正当手段,把中美之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那么快地搞到了冷战的边缘。

拜登上台以后,最可能继承的特朗普政治遗产,就是和中国的对立关系。但是无论任何,拜登会放弃许多特朗普式的极端手段。蓬佩奥式的极端言论,应当不会再被听到。根本上,相信美国会放弃改变中国政权的任何幻想。但回到特朗普之前,那应该是不可能了。中美关系的整个气候已经改变。能回去一些就不错。能回去多少,现在还无法逆料。

三个保守派大法官则是拜登不得不接受的最严重的特朗普遗产。如果民主党不能同时得到两院的控制权,他们想出的增加大法官数量或废除终身制的解套办法也无法付诸实施。

拜登已经说,他上台第一天,就会回到巴黎气候协定,放弃退出WHO。还有哪些特朗普退的群他会重回,现在还不十分清楚。比如事关重大的伊核六方协议,美国会不会回去,就是重要看点。

美国和欧洲的紧张关系自然会大为缓和。但整个西方联合起来全面反对中国的局面,笔者预计并不会出现。因为首先美国就不会再坚持特朗普的极端立场。其次,欧洲和美国在中国的利益并不一样。美国有一个霸权要捍卫。欧洲并没有。而欧洲,首先是德国,在中国有太大的利益。

在中东,拜登应当会继承特朗普的遗产,绝不会再以尤其是武力的方式大规模介入那里的内部斗争。比如在阿富汗的美军,最好依约全撤。

概括起来,拜登上台以后,在几乎所有的国际政策方面的可能变化,似乎都会向好。本人觉得,大概都可以支持。

美国的国内政策走向自然也会起很大的变化。对这个方向,本人的评价就会艰难严厉得多。国内政策的三个关键点,本人都不能支持民主党。

第一是产业政策。特朗普路线的核心是“授予渔而不是授予鱼”。他给企业减税,放松监管,开放比如裂解天然气等能源产业,竭尽全力引导实业回流,还是在新冠疫情到来之前的2019年,创造了一个美国60年没有的低失业纪录和经济荣景。说实在话,如果没有这项疫情,特朗普的连选连任应当十拿九稳。这个没有争议吧?

拜登一上台,就准备了一系列的增税和提高福利的计划。比如最低工资加倍,似乎能马上提高眼下拿最低工资的那些人的收入。但老板雇佣新工人的积极性自然也会急剧下跌。这哪里有用刺激经济发展,降低失业率的办法来维护底层的利益能更有长效?

第二是移民政策。特朗普的边境墙,还远未修完。大概率是拜登不会接着修了。拜登说,会给已经入境的非法移民合法化的机会。那些“梦想生”,总算逃出了生天。会不会有大赦发生,现在还不知道。既然当非法移民有出路,那他们自然还会源源不断地进入。后果会如何?那就是加速美国的拉美化。

第三是意识形态的继续政治正确泛滥。美国民调一再失误,根本原因似乎是在政治正确的强大压力下,支持特朗普的民众不敢自由发声。言论自由,现在都已经演变为发表左派意见领袖们认定的“正确意见”的自由,而“不正确的意见”则不给自由。

拜登的国内政策也有值得支持的,那就是抗疫。相信在这个方面,他会比特朗普做得好太多。加上瑞辉的新冠疫苗有效,而且很快就能上市。希望人类明年就能翻过这恐怖的一页。

拜登在弥合美国国内的族群撕裂、贫富分化和政治两极化的方面,能有多大成绩,本人不敢抱太多的希望。

国际先不谈,特朗普在国内干了那么多得罪人的事,尤其是他的无能导致美国一千万人染疫,二十三万人死亡之后,他还能得到比上台时更多的支持,这说明美国的保守主义,并没有溃败。四年以后,特朗普主义(或者不是他领衔)可能卷土重来。

实在觉得遗憾,特朗普做事那样的简单粗暴,相当程度上辜负了一半美国人对他的嘱托。再遗憾就是他遭遇了一个新冠疫情,让他失去推进正确,改正错误的机会。再遗憾就是美国失去了一个可能再也不会重来的,阻挡沿着过度政治正确之路一路下行的机遇。

当然我同时也庆幸,世界其它大多数国家,摆脱了特朗普的胡作非为,能够较为平和地朝着下一个时代慢慢转型。

综上所述,特朗普下台,除了个人以为美国反正也好不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多的好事会发生。我们作为吃瓜群众,就还是很可以勉力高兴一下了。

美国的大选官司还在进行时,出现了很多关于选举不公的指控。好几个州开始重新计票。司法部也开始介入审查。翻盘的可能性虽然本人看来不大,但还是现实存在。如果特朗普的美梦成真,本人以上的判断,都可能失效。本人期待,还是不要爆出太多太大的丑闻,为美国的民主和选举,保留一些体面。本人现在的确希望拜登赢,但希望他赢得光明正大。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顾砚)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