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学伟论道】美国大选,特朗普胜算几何?

发布时间: 2020-09-22 05:37:1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记得四年以前,为美国上一次大选,本人撰写过很多篇评论文章。今年这才是第一篇相关文章。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在疫情刺激之下,年来特朗普攻击中国过于激烈。笔者怕自己的评论带入过多个人感情,失去客观,只好慎言了。现在离美国的选举日(11月3号)仅有40多天了,还是勉力说一点观感吧。

四年前的一个基本观感就是,那次选举的竞争过于激烈。今天的基本观感那只能是,这次的竞争还要更加激烈。那次就已经是美国向前如何走的两条道路的竞争,这次依然是,甚至更加是这样的两条道路的竞争与选择。

从种种迹象看,都是美国的左派的基本盘越来越大。比如,城市人口的比重越来越大,移民及其后裔的数量越来越大,高学历的白领越来越多。相反地,农村人口越来越少,欧裔的比重日益下降,受教育较低的蓝领工人越来越少。前三者明显更多地偏向于左倾的民主党。后三者明显地更多偏向于右倾的共和党。

上一次选举,希拉里代表民主党,已经赢得更多的选民票。但拜美国特有的照顾小州并且赢者通吃的选举人团制度之赐,特朗普依靠中西部人口较少的农业州中取得的优势,在选举人团中取得多数,从而赢得选举。这次嘛,双方至今厮杀得难解难分,应当是无论哪方都难于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从今天的情形看,有相当的可能是重复上一届的结果,两种多数分属两方,特朗普依然有可能靠选举人票赢得连任。当然拜登一方一直有机会赢得选举,那就同时赢得两种多数,就是大胜了。特朗普如果同时赢得两种多数,也是大胜。

但是这种局面可能难以继续重复。因为上段说到的人口学大趋势似乎很难逆转。再过比如两届八年,右派就很难依靠农业州的选票继续把持多数了。除非共和党执政成绩非凡,让整体民意明显右转。

这次选举的下一个特征就是双方的选民都变得越来越坚定执着。无论特朗普被爆出有多少丑闻,或不当言辞,无论抗疫表现有多差,他的基本盘那就是纹丝不动。左派也一样,无论拜登表现得如何的缺乏活力,准备“躺赢”,(就是有人建议拜登根本无需进行激烈的竞选,坐等特朗普犯错误即可。)前面说的那三类人,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他的身后。很快,特朗普和拜登之间将有三次电视辩论。西方的政治人物,在这个方面都有很好的基本功,但具体水平还是有高下。个人估计,特朗普在这方面的历炼和天份都会胜过拜登一些。

美国现在选举的最大问题就是民意撕裂太过剧烈,立场温和的中间群体越来越小,正因为此,舆论场上的辩论才变得越来越没有底线,各种挖坑揭底,无所不用其极,西方人传之久远的faireplay精神已经变成太过稀罕的物品。这个民意撕裂的社背景就是社会阶层的两极分化。中产阶级的实体萎缩。二十年来的IT和金融繁荣的果实,太多地落入了很少一部分人的手中。中产阶级这个西方民主制度压舱石的分量日益减轻,要想文明争斗,那就是益发地难能了。

一个非常让人紧张的局面是:现在双方的基本盘都确信对方准备“窃取”选举的结果。如果一旦双方得票数极为可能的(普选票或选举人票)非常接近,出现的争议可能难于解决。真到这个时候,特朗普“钦选”的最高法院的新多数可能就要起决定作用了。

现在我们来谈具体的政见。尽管本人对特朗普是越来越觉得无法欣赏,但还是愿意承认,他的政治直觉相当敏锐,看到了西方/美国现在面临的很多实质问题。比如实体经济空心化问题。比如非法移民太多造成的种种问题。比如解决治安问题的根本办法是改善就业等等。比如整体上应当保护美国的远比欧洲强大的尊重劳动而不是追求福利的精神等。比如在面对社会动乱时强调法律与秩序的见顶立场。还有就是特朗普的确不像太多的政客,开空头支票只是为了选票,当选之后,那些诺言都弃若敝屣。但看修墙的故事,(先不论当修与否。)就知道特朗普为了兑现诺言是如何的不屈不挠。

9月19号,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特朗普又得到一个扩张保守派势力的天赐良机,他当然不会错过,估计会快马加鞭,在选举之前就搞定保守派的接替人选,除非是万般无奈。

他认为美国在战略上应当收缩,不应当在世界各处武力介入过多,也没有错。事实上,他已经是很长时间以来,美国唯一没有发动过战争的总统。对叙利亚的军事介入,他还算是很克制了。对在阿富汗的驻军,他也下了决心在不成功的局面下撤出。最近他还促成了两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估计是他的女婿库什纳的具体功劳)。特朗普得意洋洋地到处宣传,他因此得到两次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甚至在他发起与中国的过于激烈的争斗这件事上,笔者也无法认为他全都是错。因为他毕竟是美国的总统,他首要关心的当然是美国的利益。比如他判断2001年9.11以来,美国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在中东反恐,忽略了大国竞争。现在必须回过头来,把与中国和俄国的大国竞争放到国际战略的首位。站在美国的立场,这并没有错。

他错的地方当然很多。比如在国际上奉行单边主义,过多过快,过于鲁莽粗暴地在国际上频繁“退群”,为了美国第一,主动放弃了太多的国际责任,严重损伤了世界的利益,也丢失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

比如美国现在的国际影响力虽然已经明显下降,但依然还是无可争议的首屈一指。特朗普使用这个影响力的基本是武力以外的各种手段在世界很多地方制造了大批的紧张局势。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与伊朗和与中国的关系。他与伊朗的交恶,全世界包括欧洲国家都没有愿意跟随,是美国对外政策最被人诟病之处。而且这个政策甚至严重地牵累了中国,比如由此而来的孟晚舟事件。

现在来试着谈谈最难于措辞的中美关系。中美交恶,在两年之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实非始料所及。造成这种局面,当然特朗普要负主要责任。前面已经说过,笔者并不认为他把中国看成美国现在的头号战略对手有如何的不对。笔者也不认为,中方的对应都是恰到好处。但笔者实在还是只能认为,特朗普的种种举措实在太过的野蛮粗暴,太多的地方过犹不及,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比如,蓬佩奥口口声声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分割开来。但是他们的种种措施,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中国民众的利益和情感,中美民众之间的对立情绪,已经空前激化,美国在中国多年努力建立起来的相当美好和令人向往的形象,真的是毁于一旦。这不可能符合美国的利益。

比如美国做出了很多的切割行动,但并没有周到地考虑,这些措施是否真正可行,美国方面在长远看来,是否的确不会得不偿失。比如断供中国芯片。正如比尔·盖茨所言,“逼迫中国自力更生,长远而言,美国会合适吗?”这样的实例已经很多。最显眼的是航天、北斗。

比如要美国企业撤出中国,为此给出种种补偿。但是根据美国在上海的商会的调查,百分之七十几的美国企业,并不打算撤出。具体一点,比如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如此红火,马斯克怎么可能撤出?打死他也不会肯。

比如大规模收关税,欲降低各种贸易逆差,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但是最新的数据显示,在严重疫情的打击下,中国的出口依然强劲,顺差也在继续增加。与美国的贸易顺差,确有一段时间明显下降,但现在又开始增加。最近得知,TicToc的风波,已经有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妥协方案。具体细节不用我重复。要说的是,整个局面,并非彼为刀俎,我为鱼肉,中国企业还远远不是只有任其宰割一条出路。特朗普好像也并没有准备好与中国拼个鱼死网破。

周日凌晨,特朗普的封禁微信的政令被加州法官比勒暂时叫停。这让本人不得不感叹,美国的三权分立可以来真格。按特朗普秉性,他应该会上诉,然后反复拉锯,那就旷日持久了。

最近联合国安理会就是否延长对伊朗的常规武器制裁投票,美国以13:2失利。联合国大会就国际合作应对新冠疫情投票,美国以169:2的悬殊比例败北。两次投票,欧洲盟友都站到了美国的对面。还有WTO裁决,美国收中国大笔关税违反世贸规则。这些也说明,美国在国际上,并非一呼百应,很多时候其实是在一意孤行。

最近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剑拔弩张,无疑有一部分特朗普的选举考量在内。因此,他的选情如果越是紧张,他就越是可能打出更激进的中国牌。所谓“十月惊奇”,(在美国,为了争夺选举优势,在选举年的10月,几乎都会出现重大意外事件之谓。)落到中国身上的可能性,实在不小。不过真正的战争,笔者还是坚信不可能发生。反之,如果当选有望,特朗普行事大概就会稳健一些,因为他可以考虑长远一些。

美国现在的两位候选人分别74/77岁高龄。这就是美国人千挑万选的最佳人选,毕竟还是让人觉得遗憾。所幸法国还-有一位年富力强的马克龙。

但是在选举以后,无论特朗普能否连任,笔者预估,中美关系都能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毕竟,两个大国,还得相处下去。中美关系如果真的崩盘(比如在台海发生热战),对整个世界,那将是一个难以承受的灾难性的前景。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白劼)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