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从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看特朗普的执政风格与前景

发布时间: 2019-12-17 07:20:0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都知道,中美贸易战经过20个月的鏖战,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第一份停战协议。这个协议目前只有英文版本。中文版的翻译校对和一些必要的法律审核还在进行中。但是本人预言,虽然特朗普十分喜欢变卦,但是这回的协议草案十之九九,是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事实了。现在剩下的只是,正式协议的签署方式、时间地点,还有待商定。

根据各方的透露,协议的大纲,比多数观察家事前的估计,对中方略好。略好之处就是,美方在除了答应停征拟议中从12月15号将要开征的对3000亿商品的新关税之外,还对约1200亿中国商品的15%的关税减半。但有2500亿左右的中国商品的25%的关税,还没有减让。特朗普说,这些筹码要留到第二阶段谈判时才能动用。

中方的明确让步,除了已经喧腾多时的尚无明确期限和具体内容的500亿农产品购买承诺之外,还有多达九个方面的广泛深层结构性改革承诺,也包括美方心心念念的执行核查机制。这些方面,双方都没有提供任何具体内容,更多的评论有些困难。但至少可以明确看到,美国殷切希望进一步深耕中国市场。这和一些人主张的“竭尽全力与中国脱钩”的路向显然是背道而驰的。但争议最大的比如长期产业政策(2025)、国企补贴、高科技行业补贴等方面,都在这九条之外,显然还没有协议。

至于中国作为报复措施征收的关税,自然也会铢两相称地对应取消。

那么,仅仅依赖以上提及的资讯,我们可以对中美贸易战的近期甚至更远一些的未来的走向,提供一些更清晰的预测了吗?笔者以为可以,虽然还是只能以概率的方式。

首先,笔者一直十分担忧,也预期不会出现的,中美双方全面闹翻,全面脱钩,或者说一些人十分畏惧,另一些人又十分期待的新冷战,大概率是不会发生了。

也是根据特朗普的推特,前些日子,他一直说,中国比美国更需要这个协议。这次,他说:美国和中国同样需要这个协议。这个话,他说得足够诚实。因为如果再谈崩,如果12月15号美国真的开征第三批3000亿民用商品,包括电脑手机的新关税,对中国和世界的伤害先不提,对美国的市场和股市的冲击,就已经在事前升高到令特朗普十分畏惧的高度。笔者认定,特朗普真的是不敢冒这个风险。这个应当很快就会签署的停战协议,证实了本人近期已经多次强调的,在中美贸易战上,甚至在整个的中美关系大局上,特朗普是一个“要钱派”而不是一个“要命派”。

当然笔者很清楚,当下这个非常接近完成的第一阶段协议,不会结束中美贸易战。今后,还会有显然更加艰苦的第二甚至第三阶段的贸易谈判。在贸易以外的美中关系,都还会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笔者只是预测,现在这个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可能是一个拐点,不是拐向中美重新的蜜月,而是把中美关系的总走向,掰回了可控的新阶段。

笔者现在有更多一些的把握和证据,去判定,特朗普著名的不靠谱,其实还是有一个限度的。他行事很粗暴,但是还并非完全不靠谱。他在战术使用和战役组织上的不靠谱,其实还没有真正危及到他在战略目标上的坚定不移。而他的那些战略目标,从美国的利益出发,未必都错。这些战略调整之最大者,就是重新把与俄国和中国的战略竞争,放到头等大事的位置。但是在同时,并没有打算和俄国或中国,或者两国加在一起,进行一刀两断式的毫不留情的全面对抗。这也应该算做他最重要的没有完全不靠谱了。

做个比喻。大家都知道,再高明的司机,哪怕在一个长长的直路上,也需要不断地左右打方向盘,才能保证所驾驶的车辆不会开到路的外面。一个老练的司机,可以保证车不会压到边线,也不会越过中线。一个比较毛躁的司机,则会经常压到边线和中线。但只要他不把车开进边沟,或撞到对面开过来的车上面,终究还是把满载货物的车辆,开到了目的地。那他就还是一个起码及格的司机。特朗普的政治艺术,显然十分的粗糙,他经常用压边线和越中线的方式,威胁他的竞赛对手。但的确,他还没有真正把车开进边沟,也没有真正和对面的车撞上。看见对面的车在左边车道上向他驶来,没有开到路边让他的意思,为了避免同归于尽,他还是知道把自己的车开回自己的车道。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中新社)

特朗普在他的《交易的艺术》一书中,早已把他的这一套公诸于世。简而言之,就是中国人说的:先漫天要价,再就地还钱。站在美国的立场,他用这种赤裸裸的手段,的确从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讹诈出了不少的利益。而且这些利益,并非都不正当。比如,北约的其它成员国,是不是应当多付出2%的军事开支。

比如在WTO问题上,特朗普现在也在进行极限施压,甚至以不批准信任法官的方式,压到其仲裁法庭完全停摆。笔者期待美国会在某个时候,在这个问题上放松一码,换取在WTO全面改革上对美国更有利的交换。

又比如,关于中东,特朗普是明确主张收缩的。在IS已经基本被清剿以后,他加快了这方面的步伐。其间自然还会有一些反复,但是美国会缩减在中东的存在规模,殆无疑义,不会动摇。

他在国内政策显然也实践了好些诺言。首先是维持经济高涨,然后如建墙,“禁穆令”,最高法院任命保守派新法官。

当然特朗普退群实在太多。退得最糟糕的是TPP、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拱手放弃那么多的国际影响力,实在堪称愚蠢。

在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的极限施压,不能否认,会以较快的速度,让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得到相当的矫正。也迫使中国,以本来预定更快的速度,向西方开放尚未开放的各种(比如金融)市场。这些新答应的开放措施,是不是过猛,是不是会让中国付出过大的代价,只有将来的实践才能证明。衡诸过去尤其是加入WTO时中国做出的让步的史实,事实很可能证明,这些让步是值得的。

中国在与美国进行的这场博弈中,就现阶段而言,最关键的战略利益就在于,在不付出过多的可能伤及自己根本利益的让步的前提下,遏制住中美首先是贸易然后是全面关系整体恶化的势头。再长远一点,就是希望中国不会重蹈台湾尤其是日本的覆辙,不会在那个绕不过去的修昔底德陷阱中深陷,而能够以可以接受的代价,越过这个陷阱,继续向前方挺进。

说去说来,笔者认为,特朗普还是一个中国可以接受的对手。有点像三国时蜀魏相争时,诸葛亮和司马懿之间的争斗,最后还有可能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起码,特朗普和习近平之间,都一再表达了互相尊重的意愿。每一次到了不可开交的时刻,双方元首的直接交往,都达到了力挽狂澜,然后柳暗花明的效果。斗而不破,都是双方的共同意愿。这一点很重要。

须知,在美国,在西方,乃至在西方的华文舆论界,“要命派”还是拥有大大的势力。比如,现在就可以看见,他们在嚷嚷,这回特朗普让步太多,被中国人绕了进去,是投降派,是“惨胜”,是“踢假球”等不一而足。如果中国应对失当,或者美国换一个领导人,要命派的某人未必就没有可能成为美国的执政者。那样,中国的崛起面临的困难,就会比现在还要大许多了。中国必须竭力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白劼)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