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马克龙外交明显回归戴高乐主义

发布时间: 2019-11-19 04:21:3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海潮 浏览次数: 评论:0

图为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七国集团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图片来源:中新社)

第二届巴黎和平论坛开幕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谈话,指称在当前的地缘政治情势下,欧洲“濒临深渊”,欧洲伙伴应该警醒,促使欧洲国家重新评价北约的价值,以使欧盟发挥重要作用和掌握自己的命运。美国在国际舞台上退缩,已“向我们背转过身去”“此刻,我们必须检讨北约,我认为我们面临的现实是北约业已脑死亡”“作为一个机制,北约已不能协调各成员国的行动”。“我们遇到了一个不赞同欧洲理念的美国总统,美国的政策已背离欧洲理念”,“我们在叙利亚问题上已看到了后果。”“美国本是欧洲的最后保障,但美欧关系已今非昔比。欧洲应该思考自己的防务、安全及主权要素。”马克龙首次直接对特朗普提出批评,在西方政界和舆论界引发诸多议论。有关法国与美国闹独立性和西方阵营出现裂痕的观点再度兴起。

特朗普在竞选和就任后,先后抛出“北约过时”“欧洲欠美国保护费”“欧盟与美国竞争”“欧盟没有前途且即将崩溃”“英国脱欧有理别国亦将仿效”“德国独大”“经贸上严惩德国”等贬低欧盟特别是德国的言论和观点,欧盟既极感愤慨又深感不适。2018年,美国国务院把欧盟驻美使团列为“国际组织”,遭欧盟强烈抗议。马克龙要求“美国明确对欧盟的立场和定位”。

2017年5月,特朗普在布鲁塞尔北约峰会的讲话中再次要求盟国增加防务预算,而且要把以前的欠账都补上,对欧洲盟国最关心的北约共同防御条款避而不谈。G7峰会上,特朗普扬言退出欧盟最关注的《巴黎气候协定》,在遵守世贸组织自由贸易原则和仲裁机制、处理和接收难民以及向非洲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等问题上毫不松口,不愿同欧盟领导人商谈“保护人权”和捍卫西方共同价值观等问题,仅在反恐问题上达成原则一致。欧洲舆论认为,2017年的意大利G7峰会是欧美关系的转折点。

特朗普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欧美关系造成强烈冲击。德法意三国领导人随即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巴黎协定》不容重新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即与特朗普通电话,反对美国决定,在电视讲话中批评“美国背叛了世界”,“犯了一个错误,也对地球的未来犯下了一个错误”。法国将担任应对气候变化的“先锋”,“我们要使地球重新强大。”

马克龙在2018年首届巴黎和平论坛开幕前夕发表谈话,认为美退出中导条约可能导致欧洲安全形势恶化,提议创建独立于北约的欧洲部队,以便在面对中俄甚至美国时能够自保。“欧洲没有一支真正的部队就不能保护欧洲人民。”“欧洲应能够更加自主和更多实现自我保护,而不需要只依靠美国。”应邀出席法国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仪式的特朗普在专机即将降落之际发布推文,称美国支付了大量补贴,欧洲首先应支付北约欠费。马克龙提议组建部队保护欧洲,“侮辱”了美国。在飞机舷梯下迎接的马克龙措手不及。特朗普回国后再发推文,调侃说两次世界大战均由德国发动,美军到达之前法国人已开始学习德文(投降)。法国是典型的民族主义国家,赶快给北约付钱。这是特朗普在骂遍西方阵营领导人之后,首次对马克龙“不客气”。

第二次是赴法国出席2019年G7峰会前夕,特朗普连发两个针对马克龙的推文,先是讥讽马克龙“法国想对美国大科技公司征收数字税,如果真要征收,应由原有国即美国来征收。美国将宣布针对马克龙愚蠢决定的对等行动。马克龙解释说征收“数字税”并非只针对美国公司,而且不是依据利润而是依据营业额纳税,税率仅为3%,还是针对所有国家的“数字企业”并在世界范围内实施。但媒体已用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为代表的“数字巨头”首个字母发明了一个新词“GAFA”。特朗普回说“蠢货,你试试看”。第二条推文说法国在伊核问题上的表态造成了混乱,任何人都“休想代替美国说话”。7月15日,欧盟28国外长集聚布鲁塞尔,一致决定“全力”挽救伊朗全面核协议。法国外长勒德里昂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和强加制裁是个坏决定,伊朗重启核活动的反应也是个坏决定。伊朗退出核协议不只使其经济利益受损,主要是消极影响将超出本地区。”马克龙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及普京和特朗普通话,为挽救伊核协议再做努力,还与普京会晤“就严重动荡和冲突议题探讨解决办法”。已有10个欧盟国家通过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与伊交易,还将通过实物互换方式规避制裁。一些非欧盟成员国也将加入该机制。特朗普本意是压伊朗与美直接谈判,却被马克龙给搅黄了。“数字税”是想从美国身上揩油,伊核问题上又想做美国的主。特朗普的反应是“岂有此理”“走着瞧”!

马克龙吸取2018年加拿大G7峰会因特朗普反对而没有发表联合声明的教训,决定2019年在法国召开的G7峰会不再发表联合声明,使这一“最具权威的国际峰会”沦为形式。马克龙为峰会定位:“G7只是一个非正式俱乐部,没有哪个国家被赋予正式使命”“各国只是在自己角色范围内行事”。

马克龙在2019年年度使节会议讲话中指出,世界和国际关系正在经历深刻变化,国际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导致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重组,西方正在经历“霸权的终结”,“世界将围绕美国和中国两极重组”。欧盟“需在两大控制之间做出选择”。

马克龙说,世界处于大变革大动荡时代,催生多重地缘政治危机。世界和国际关系正在经历深刻变化,国际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几乎所有领域都在经历历史性的震荡。由于西方处理危机的失误,特别是美国近年错误的选择,建立在西方霸权基础之上的国际秩序,美国领导的地缘政治态势已发生深刻变化。西方对这一体制性的深刻变革束手无策。西方市场经济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危机。数十年来,欧洲的市场经济逐步异化,特别是严重金融化。金融化和高新技术转化导致财富过度集中,数十年来广为流行的财富重新分配制度,却使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数亿穷人,出现无法忍受的不平等。民众对西方经济机制的合法性提出质疑,进而催生对政治体制的严重冲击。19世纪以来构成西方进步的个人自由、民主体制、中产阶级持续进步的市场经济三角架,现已不复存在。西方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

马克龙在刚闭幕的第二届巴黎和平论坛讲话中指出,当前世界和平仍受威胁的原因是因为尚未找到多边合作的有效途径,为避免一战和二战重演,必须共同努力建立强有力的多边主义。

从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提出强烈批评,到出访美国时在公开演讲中为多边主义辩护;从明确反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和伊朗核协议,到邀请俄总统和伊朗外长到G7峰会现场会晤;从提出欧洲战略自主建立独立的欧洲防务体系,到认为西方霸权终结世界正在重新排队;从认为北约业已“脑死亡”和北约共同防御条款名存实亡,到提出为捍卫世界和平必须建立强有力的多边主义。马克龙外交风格的“戴高乐主义”色彩愈益浓烈。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的历史背景下,美国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方式向世界各国施压,国际局势更加动荡,不确定因素日益增多。马克龙的政策主张和外交风格引发的轰动效应将会不断扩大。

(本文作者:孙海潮)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顾砚)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