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英美为何选出“不靠谱”的领导人?

发布时间: 2019-10-23 09:52:1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孔帆 浏览次数: 评论:0

英国脱欧仍然前景不明。下院在10月19日的“超级星期六”通过了所谓“莱特温修正案”,决定推迟对脱欧协议的最后表决。虽然英国首相约翰逊坚称,自己将争取让英国在10月31日离开欧盟,但是他可能无法避免再次向布鲁塞尔争取“宽限”的任务。

而欧盟已经在喊话伦敦:快给个准话。布鲁塞尔方面要求英国首相约翰逊尽快明确表态,他下一步将如何继续推进对于英国脱欧的准备工作。

准话?估计观众们快笑出来了:约翰逊什么时候有过“准话”?

1999年,约翰逊向他的老板——《每日电讯》和《旁观者》的老板布莱克(Conrad Black)承诺,他将放弃从政,选择担任《旁观者》主编。

然而,约翰逊轻松打破诺言,2001年作为保守党候选人,当选牛津亨利区国会议员。此后经过一番历险,直到进入唐宁街10号。

约翰逊被记录下的谎言清单之长,令人难以置信。2003年,保守党党魁霍华德令人难以理解地给了约翰逊两个重要职位。一年后,因在与《旁观者》一名专栏作者的绯闻事件中说谎,约翰逊被开除。

2001年,约翰逊说,英国应当留在欧盟内,因为这给英国带来自由贸易的好处、让英国国民享有自由迁徙和居住的权利,而退欧可能带来影响力受损。现在这听上去难以置信。但还有更惊人的。2003年,他向下议院表示:“我有点是个欧盟的粉丝。即便我们没有欧盟,也会发明一个出来。”

可是,2018年,画风又变了。他说,留在欧盟单一市场“是疯了”。而在英国退欧公投期间,他的宣传班子声称:“我们脱欧之后,仍将拥有对欧盟单一市场的准入权。”在为公投退欧拉票期间,他一再重复一项指控:欧盟规定了香蕉的形状。还有,他说英国每周要给欧盟3.5亿英镑,这笔钱应该用于英国的医疗体系。这个数字也是不对的,实际上是1.37亿英镑。

除了这些明显的谎言之外,他任外交大臣期间也失误不断。估计很多英国人都纳闷,这样一位“小丑”,怎么成了英国首相?

图为特朗普(左2)与约翰逊(右2)。(图片来源:美国白宫官方推特)

难道是因为“不靠谱”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示范作用?

多年来,特朗普对自己的生活和企业进行了有选择性的和创造性的描述。他在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就留下这样的金句:“人们就想要相信某些事情最大、最了不起、最壮观,我称之为真实的夸张。这是一种无害的吹嘘,也是一种有效的促销方式。”

但有时候,这个习惯会给他带来麻烦。甚至在当选总统后,他还拿出2500万美元了结因为欺骗在营利性质的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报了名的学生,而被控诈骗的官司。特朗普大学现已不复存在。

前两年,《纽约时报》甚至总结了特朗普上任以来说过的“谎言”,据说一整版才能放得下。

有人搜索发现,特朗普的推文中提到 “最大”、“最好”和“最聪明”超过1200次(这明显违反了广告法么)。批评者认为,特朗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上”,为了充当救火英雄而不惜纵火。

不用往前追溯,我们就看他最近的言论,就知道这位总统先生吹牛如何不打草稿了。

10月17日,特朗普得意地宣称副总统彭斯率队与土耳其成功地达成在叙利亚东北部停火五天的协议。尽管土方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这并不影响特朗普自我表扬,坚称他以撤军等“非常规方法”大获成功。事实上,他的撤军造成了土耳其军队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入侵。

特朗普宣称:“这是人类文明中的美好的一天。” 他坚持认为,由于他的干预,“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得以拯救。现在土耳其人不必去屠杀百万生灵,百万生灵也不必杀死他们。” 然而,我们都知道,在叙利亚超过八年的内战中,数十万人遭到屠戮。

同一天晚上,他在美航中心体育馆演讲。特朗普向来喜欢夸大他的听众人数,当晚他又有了一次出色的表演。他对热情的观众说:“在外面,还有将近30,000人。”

达拉斯消防局和演讲所在场地美航中心体育馆(American Airlines Center)计算出来的听众数为:里面18500人,没有达到20000人的总容量;外面呢,“大约有5000人。”

一个连观众人数都喜欢夸大的领导人,居然还有这么多观众,好神奇啊。

人们不禁要问:曾在20世纪挽救过自由民主体制的英美两国,是如何失去道德罗盘的呢?很多公民居然不再关心他们的领导人是不是无赖。如此“稳定和繁荣”的国家的人民为何会选择这样的领导人?

是由于文化冲突么?

如我们所见,近年欧美出现了巨大的文化变迁,特别是大规模移民、女性角色的改变以及少数群体获得平等地位。这与身份政治的兴起有关,并导致一场文化反弹。英国未来智囊团曾经研究了如何更好地支持移民和多元文化,研究指出,移民对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了积极影响,然而,政治家现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讨论移民对经济的影响,因为所有这些都是对自由民主的严峻挑战。移民有着自己的诉求和选择,这无疑会影响所谓的“民主制度”。

是因为中产阶级的“缩水”?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提出,稳定的宪法秩序有赖于存在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英国和美国是高收入民主大国中收入分配最不平等的国家。英国脱欧,美国的特朗普热,无不反映中产阶级已经没落到了极点开始反抗。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近发布的一份题为《压力之下:萎缩的中产阶级》(Under Pressure: The Squeezed Middle Class)的最新报告指出,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的中产阶级已经缩水,年轻一代更难以跻身中产阶级。

经合组织资深政策分析师迈克尔·福斯特(Michael F.rster)表示,在欧美,一方面,中等收入工作在减少,另一方面中产阶级消费在增加。而对于大型新兴经济体,比如中国,趋势是不一样的,比如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那里的中等收入阶层正在出现。

也许是金融危机的后果。

对于英美来说,金融危机是一场意识形态危机,而不仅是一场经济危机。剑桥大学政治系主任大卫·朗西曼(David Runciman)去年底曾发文分析:当前很多政治不确定性和挫败感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结果”。 危机之后,伴随着长期的经济“宿醉”,于是发生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欧公投两场政治地震。朗西曼认为,民主政治人到中年,此时选民感觉自己处于一成不变的状态,向往一些重大改变,但又不想要翻天覆地的改变。与此同时,紧缩带来了痛苦。在英美这两个国家,金融危机遗留下大规模的结构性财政赤字,这鼓励右翼政治人士大举削减公共支出。

或许是由于“富裕、停滞的社会”。

自由的西方民主是在战后富裕中发展起来的,上文中的朗西曼教授提醒,如果人们变得越来越穷,民主将如何变化,我们不知道答案。当人们的工资停滞许多年,他们就会被推向政治的边缘。“有很多历史证据表明,没有经济增长,民主国家将难以为继。”如果人们没有感到生活改善,他们会选择离体制越远越好的政治人物。

也有学者分析,富豪统治崛起,媒体遭到腐蚀也是“不靠谱”领导人产生的土壤。公共服务精英逐渐衰落,被基本上冷漠的富豪统治取代。人们大量关注社交媒体,但传统媒体并没有衰落,默多克(Rupert Murdoch)在美国、英国呼风唤雨,《每日邮报》(Daily Mail)影响力依然很大。而这些媒体“操纵”竞选的伎俩,已经让民众深恶痛绝。

这些因素也导致了欧美政治制度运转不灵。目前政治制度无疑缺陷是明显的:“简单多数票当选”。而美国则是不公正的划分选区,以及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党派忠诚度下降,人们转而拥护有魅力的领导人。这种现象,在法国尤其明显,人们对左右两派大党失去信心,转向了中间派的马克龙。

无论什么原因导致了英美“不靠谱”领导人的诞生,西方很多专家都意识到了民主制度的局限性;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领导人的品行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领导人品行不靠谱,民主体制本身可能深受其害,并且会走向崩溃的边缘。

(本文作者:孔帆)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