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 2019-10-14 04:57:1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都知道,中美之间的第13轮贸易谈判,取得了出乎舆论界多数预料的积极成果。特朗普的说法是:已经达成“重大的第一阶段协议”。这里简单概括一下:中国在四个方面做出让步承诺:购买400-500亿美元农产品。在金融服务领域准许外资全资进入。管控汇率(细节不详)。管控强迫技术转让(细节也不详)。特朗普的让步似乎有两项:取消原定10月15号开征的2500亿产品25%关税增加到30%。放弃一次性谈一个大的全面协议的计划,改为先谈一个“第一阶段协议”。更复杂的结构性问题,都放到了第二甚至第三阶段。分阶段谈,先易后难,是中国的一贯要求。一次性谈好那么复杂的题目,难度显然太高。

华盛顿时间10月10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开始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图片来源:新华社)

特朗普说,谈判气氛“温暖”,甚至用到“爱情盛宴”(love fest)这样感性的词。他说还需要3-5周来敲定文本。为此,美国人将很快去中国进行第14论谈判。他预计,这个第一阶段的协议,在11月中旬阿根廷Apec峰会上可以正式签约。而在那之后,会马上开始第二阶段谈判。

在与刘鹤的白宫会面后,他有一个记者会,其间他对这次谈判的成果评价之乐观与笃定,实在超出普遍的预期。据法广报道:“特朗普兴高采烈地说,我们已十分接近贸易战的终结。”

这里要补充说明,上引大部分细节,基本都是特朗普自己在说,包括那个400-500亿的农业采购允诺,包括近期的具体日程安排,都还没有得到中方的确认。

概况说完,开始评论。第一个视角是:上段日程,直到Apec会签约,会不会还有反复?

笔者预估,经历一年半以来的反复折冲,中美双方应当是都已经摸清对方的底线和谈判风格。特朗普的漫天要价,中国的就地还钱,包括客人走出店铺再回来,店家把客人撵出去再叫回来,都已经表演过多次。这个第13和第14论的谈判,双方应当都有了更多的诚意。本人对特朗普描述的近期前景,持谨慎乐观态度。

第二点要评估的是,这第13论谈判,哪一方的收获更大。笔者这回想说是美国。特朗普甚至说,现在这个已经谈好的原则协议,比在五月份卡壳那个,内容更多。中国答应的是巨额的真金白银农业采购,数量之大,占到美国农产品总额的三分之一。特朗普呼吁美国农民放心大胆,“买更大块的土地,买更大型的拖拉机。”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中国这项让步,足可为特朗普换取农业地区的大笔选票。特朗普的确完全可能再次因这些选票而当选连任。金融领域全面开放,应当是中国已经做好了准备,希望不会造成风险。其余方面没有细节,暂不评估。

而美国方面付出的代价,仅是不再加征那凭空制造出来的25%→30%的关税威胁。连已经宣布12月份要加征的另一笔关税是否也停征,尚且没有说法。当然到11月份签约时,这笔预期很快加征的关税99%会被取消。但那岂不又是留给特朗普的谈判筹码?笔者有些担心,中国还得做出多少让步,才能让特朗普平地垒起来的那么高的关税壁垒全部取消。须知,容易的妥协今次已经全部达成,剩下的就都是难啃的骨头了。如果无法做出让特朗普满意的更加巨大的妥协,整个贸易谈判会不会前功尽弃?

那么在这个5%的新增关税免除之外,中国还得到什么呢?个人以为,最大的收获是遏制住了中美贸易战敌对态势继续升高的势头。如果中方能够继续恰当应对,笔者预估,接下去的谈判路径,就可能不再那么剑拔弩张。当然本人绝不会认为以后就会是坦途,那些结构性谈判必会是更大的挑战。

但随着美国选举日期的临近,或者弹劾事态的继续发展,或者经济下行压力的继续加大,特朗普会越来越需要与中国达成妥协。特朗普的蛮横姿态,估计很可能要到他真的连任成功以后,才可能再拿出来。在这之前,他很可能变得好说话一些了。比如这一次,在白宫中与刘鹤见面时,他手拿习近平的信,居然五次说到“非常感谢”。他说,他对再一次谈判的成果,感到“非常开心”(verry happy)。笔者非常期待,这种和睦的气氛,能够维持得尽可能长久。但同时又非常质疑能否做到这点。

还要补充一个逻辑判断。特朗普明知大批的结构性问题还远未谈妥,也明知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极难让步,那他凭什么断言“中美贸易战已经接近尾声”?一个符合逻辑的推理是,他对那些结构性谈判取得根本性成果已经基本不抱期望,是已经准备好能收获多少算多少了。如果真是如此,既然已经没有更多的重大利益需要付出,那中国这次就可以算是赢了。

前任重庆市长黄奇帆先生分析中美贸易战,提出一个“要钱”还是“要命”的概念。说“美国人是想要中国的命,不是送点小钱就可以化解的”。本人对此还真有点不同看法。笔者认为,美国人还真分为“要钱”和“要命”两派。“要钱派”是在全力打压中国,但并没有想不惜一切代价把中国打死。首先因为打死了就无钱可要。然后是如果全力以赴,牺牲惨重还打不死,那也是可能让渔翁得利的。特朗普心底想的是“首先”还是“然后”,本人并不清楚,但他属于“要钱派”则殆无疑义。比如他还在拼命地为美国企业争取更好的准入条件,他还想和中国大做买卖。包括这次他又说欢迎中国留学生,并对香港情势采取不干预态度。

而以班农为代表的“要命派”主张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全面脱钩,把中国尽快地赶出西方人尚在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最后的目标当然是希望中国的政体垮掉或至少是再也无力挑战美国。如果这条路线真的得势,费那么大的劲去谈什么市场准入、公平贸易、保护知识产权等显然都属多余,只需要寻找一切借口,不停地切割切割切割就可以呀。顶多为了缓冲,把这个切割过程拉得长一些即可。还有就是,新的路线,新的总统应该会充分使用意识形态工具,会联合尽可能多的西方国家,全力一致来攻击中国。因为中国这块骨头已经太大。全力以赴还难说能不能啃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四面出击。

笔者觉得,特朗普并不像某些人觉得的那么蠢。在战略上,他似乎看清了“要命派”并不能成功,所以他只做“要钱派”。在战役操作上,他真的是把美国今天有限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仅仅是用一连串凭空做出来的筹码,用他那一套早已公之于众的“交易的艺术”,真的就要换到中国数十年没有做出的让步。而且他是在保持国内持续到至少今天的经济荣景,在日趋激烈的党争和弹劾压力之下,在向国外四面出击的情势下做到的。

至于他的战术打法,初看好似杂乱无章,毫无规矩。但是他的目标却是非常清晰,就是不惜用一切可能的(哪怕是龌龊的)手段,逼迫中国做出最大的让步。用一句中国的俗话,就是有点像“乱拳打死老师傅”。笔者以为,至少对中国而言,他是个劲敌,也是个可以谈的对手。因为他毕竟不想要中国的命。个人觉得,中国在农业议题上的巨大让步,可能也正是认可了这一点之后的政策表达:特朗普的(唯利是图的)美国很可能比民主党主导的(充满意识形态话语的)美国还更好打交道。

说句实话,在今天的美国,“要命派”的确并不占主导地位,但影响力也实在不容小觑。不让这一派得势,是中国外交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核心原则。因此,必要的妥协也是必须的。这次是否做得稍微有些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核心利益不受损的前提下,把贸易战的势头降下来,争取把和平发展的窗口期再撑开十年八年,以后的事情就会好办许多。

最后想说的是一句老生常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因为一切外交举措都是内政的延伸,都必须以国内的情势为基础,为目的。中国这几十年的飞速发展,已经创造了旷世未有的奇迹,但自然迄今还留有许多短板未能补齐。比如公共医疗体系的完善,比如老少边穷地区的发展,比如核心价值观的建设,比如协商民主的制度化。美国人张口闭口说他们是世界民主的灯塔,是举世仰望的山巅之城。如果有一天,中国能把自己建成这样一座屹立东方的山巅之城,为世界,尤其是为非西方世界,提供一个比西方模式更可行的样板,回头再看今天中国面临的贸易战,笔者想,或许就可以用唐人刘禹锡的著名诗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来形容了吧。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