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G7峰会成为马克龙提升法国影响力的秀台

发布时间: 2019-09-04 09:09:1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海潮 浏览次数: 评论:0

由法国总统马克龙主持的第45届G7峰会已落下帷幕,被称为在两天半时间内成为“世界外交之都”的旅游胜地比亚里茨恢复了往日景象。5000名军警把比亚里茨变成了超级堡垒,12000名抗议者除数百人被捕和多人受伤外没有对峰会造成重大干扰,法国政府已答允给因会议遭受损失的旅游业者给予适度补偿。峰会已矣,余音仍在,备受国内问题困扰的马克龙民意得以上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得以提升。马克龙一时间成为世界级明星,获得不少称誉。

2018年加拿大G7峰会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包括与会各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不看好今年的峰会。马克龙把会议议题定为讨论不平等问题,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最低方案,同时汲取去年特朗普拒绝签署“最后声明”导致会议失败的教训,改为峰会有史以来不再发表声明。马克龙对峰会的定位是:“G7只是一个非正式俱乐部,没有哪个国家被赋予正式使命”“各国只是在自己角色范围内行事”。峰会是否成功已不是马克龙考虑的主要问题,而利用峰会提供的舞台提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则是马克龙考虑的根本问题。马克龙成功了。

在大国间纵横捭阖

在英国脱欧和德国经济下降和政治进入“后默克尔时代”的背景下,马克龙俨然成为欧盟领袖。峰会前一天,马克龙邀请普京总统到访,邀请俄重返G7机制,就俄与美欧关系、伊朗核问题、叙利亚和乌克兰局势、所谓的民主派在莫斯科发动的抗议活动等问题交换意见。普京表示不会重返,“G8已经不存在,我如何能回到不存在的机制”,不能“招来挥去”。普京强调美欧应对与俄关系趋紧负责,俄乌关系恶化责任不在俄方,俄将坚定地帮助叙军队消灭恐怖主义威胁,俄绝不容许发生“黄背心”运动。俄在反对美退出伊核协议问题上与法立场一致,同意再次召开法俄德乌四国峰会讨论乌问题。马克龙则回称“解决重大国际问题离不开俄积极参与”,必须改善欧俄关系,他将于明年出席俄庆祝反法西斯胜利阅兵仪式。马克龙与普京会晤后,特朗普不甘落后,立即提议他将邀请普京出席明年在美国举行的G7峰会,当年奥巴马把俄剔除出该机制是因为“奥巴马嫉妒普京比他聪明”。

针对特朗普“砸场子”的可能,以及威胁法国若对美国公司征收“数字税”,将对法国葡萄酒征收“他们从未见过”的税率。马克龙在24日致全国电视讲话中称“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如气变及不平等和安全危机,只有共同行动才能解决。我要呼吁平静和协调,说服大家避免贸易紧张并采取降温措施。”马克龙在峰会前打破原有日程安排与特朗普单独午餐,两国外长在10米外另一张餐桌上“作陪”,以便“排除议题障碍和使气氛平和下来”,“我们有很多共同点,要以合作的方式寻求良好的解决办法。”果然,特朗普的语气比以前和缓多了:“我认为会议将极具建设性”,“我们是长期的朋友,有许多共同点。时有争论,但不是很多。我们的特殊关系至今运转良好。”“我觉得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谈。”

法德英对特朗普不顾后果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深感不安,担忧在中东引发核军备竞赛和剧烈动荡。特朗普宣布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制裁”并把伊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不许伊“出口一滴石油”,实际上是希望通过极限施压的办法迫使伊朗与美国直接谈判,签署城下之盟。特朗普对马克龙牵头挽救伊核协议不满,讥讽“谁也别想做美国的主”,“别想替别人向美国说项”。马克龙在峰会前一天邀请伊朗外长扎里夫往访,答复是“伊朗绝不在压力下屈服”。孰知在峰会次日,扎里夫外长的飞机再次“突然降落”。马克龙与之会谈半个小时后,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在德英外交部高官陪同下接着会谈3个多小时。事后得知,马克龙在头天集体晚宴上已就此征得了特朗普同意,特朗普被问及时答称“我没有说什么”,就是说没有反对。马克龙在峰会结束后与特朗普举行联合记者会,特朗普透露“希望在随后几周内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晤”。美伊双方的立场均未变化,伊方要求美国迈出第一步,伊核问题仍呈拖势,但海湾局势已在无形中得到缓和。“中东不能乱”成为共识。特朗普不愿打也不敢打骑虎难下,马克龙给了个“就坡下驴”的面子。马克龙指出,除伊核危机问题外,法美在贸易战和对巨型数字企业征收“数字税”等问题上也达成了一致,维护了G7“看得见(表面上)的团结”。

特朗普发动全面贸易战特别是对华贸易战,对处于下滑态势的世界经济构成极大利空。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是欧盟的安身立命之本。特朗普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他将呼应中方要求重开谈判的要求,以及将与中方达成“巨型协议”,“一切皆有可能”等说法,虽有“自慰式下台阶”的因素在内,但应和了法国和欧盟的需要,也“向中方传递了信息”。“英国特朗普”约翰逊首相也要求美国降低贸易壁垒门槛,与中方贸易休战。

马克龙既成为唯一能在美俄间“行走”的元首,又成为唯一能在美伊间斡旋的“受欢迎对象”,与其他大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便是法国的外交。

扩大国际影响力

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成为欧盟政治领袖代表欧洲,强化对非洲前殖民地国家的控制并为非洲在国际上代言,是法国成为“世界性影响力国家”的两大战略支柱。当今情势下,德国进入“后默克尔时代”且经济疲态毕现,英国被脱欧缠身筋疲力尽,意大利政府危机自顾不暇,法国得以欧盟领袖之尊主持G7峰会。欧洲委员会主席图斯克列席会议,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作为马克龙的客人与会,向外展示欧盟处理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成果。马克龙还邀请了南非、埃及、布基纳法索、卢旺达、塞内加尔5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和非盟与非洲开发银行负责人与会,以及澳大利亚、智利、印度和联合国、世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等重要国际政治与金融机构负责人。各个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国际机构都被邀请到了,自然会把法国的声音传送到世界各地。

伊朗外长扎里夫到访是一个突然事件,另一个突然事件则是“地球之肺”亚马孙森林大火。高举“气候外交”旗帜的马克龙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扩大法国影响力的机会。马克龙批评“巴西特朗普”博索纳罗总统反气变斗争和灭火不力,招致后者指责为干涉内政甚至还批评马克龙夫人年老色衰。马克龙利用与会的智利总统皮涅拉做博索纳罗工作,还以中止欧盟与南共体国家自贸协议施压。在马克龙推动下,会议为帮助巴西灭火筹资2000万美元,还拟向巴西提供来火飞机等具体帮助。特朗普对巴黎气候协定的态度没有改变,但G7峰会对亚马孙灭火取得一致,博索纳罗总统方式软化,约翰逊甚至提议由英国主办下届世界气候大会,不能不说是马克龙取得的外交成就。

马克龙还提出限制集装箱轮船航速以减少排放的建议,虽然无人响应,却再次在国际性会议上发出了法国的声音。

马克龙为本次峰会列出的首要议题是消灭不平等问题。舆论认为,发达国家的富足繁荣与以非洲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贫穷落后成正比,发达国家始终欠着发展中世界一份沉重的债务,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承诺始终未能兑现。发达国家内部的不平等现象也呈愈演愈烈之势。马克龙邀请5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出席G7峰会,讨论非洲经济发展和反恐形势,特别是中东动乱后萨赫勒地区安全态势急剧恶化等问题。马克龙曾数次主持萨赫勒地区5国峰会,帮助成立5国联合反恐部队,但效果不彰。非洲安全恶化的总根源是美欧联手搞乱中东后,大量武装分子携带先进武器和通讯工具外逃,非洲成为国际恐怖的重灾区和滋生地。峰会根据法国的安排举行了“G7与非洲伙伴关系”专场讨论,并为非洲面临的政治与经济稳定挑战提出解决办法,马克龙与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集体和分别会晤。虽然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法国再次在非洲刷了存在感,对外表明法国仍是在非洲最具影响力的大国。

马克龙会见英国首相约翰逊时“温和而坚决地拒绝了重新谈判脱欧协议的要求”。会见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时就欧盟与希腊关系及地中海地区形势交换意见。会见印度总理莫迪时谈及印巴关系面临的紧张态势,以及法印防务、核能、海事与反恐合作,换句话说就是商谈向印度出售军火事宜。会见埃及总统谈中东安全形势和法国的作用,法国重返中东并发挥作用的心态溢于言表。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国均未表示反对。马克龙在调解以巴关系、伊朗与沙特冲突、沙特与黎巴嫩危机方面均有不俗表现,得到各方认可,利用G7峰会提供舞台再次充分表演了一把。

法国希望发挥西方领袖作用

时任法国总统德斯坦于1975年倡议建立的G7机制及其峰会,集中了当时世界最富有和工业化程度最高的资本主义7国。议题由探讨解决石油和经济及国际货币体系危机的原因及应对办法,发展到规划民主人权基本自由市场经济及国际法准则等无所不包的“全球事务”,以全球统治者的面目示人。美苏争夺世界霸权是当时的主旋律。

孰知风水转注转,冷战后西方弹冠相庆的“历史的终结”竟然发展的“西方的衰落”。G7人口不足世界10%而GDP高达全球近70%,现已不足40%,由“任意指点江山”的峰会,分裂为无法就会议公报达成一致的“完全失败”的峰会。马克龙把消灭不平等列为今年的峰会主要议题,但欧美舆论已称西方的体制就是鼓励不平等。不平等与新自由经济和疯狂市场经济有直接联系,重新分配政策基本不复存在。G7贫困人口10年持续增加,中产阶级贫困化趋势加快。20%最低收入阶层只领取5%的工资份额,20%最高发一篇阶层的工资份额高达45%。女工工资平均比男工低14%。特朗普以反体制和为穷人代言当选,实际上仍是华尔街和军工等超级资本的代表。

2018年加拿大G7峰会不欢而散之后,“G7还有何用”的质问声不绝于耳。今年的法国峰会已被预测为“极有可能爆炸的峰会”,马克龙因之提议不发表会议公报(最后声明),被舆论分析为“避免G7瓦解而做出的最后妥协”。

在马克龙的努力下,2019年的G7峰会较为平静。马克龙在峰会前接待普京“与俄和解”,在峰会中与特朗普“非冲突化”的策略取得了成功。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我来之前,惯于撒谎的媒体说我和其他6国关系非常紧张,峰会将是灾难性的。但我们开了很好的会,领导人关系融洽。”

马克龙对峰会的定位为“半成功或半着色”,外界也可理解为“半失败或半失色”。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评价科:马克龙与各方都能说上话,与各方关系都处理得当。峰会使马克龙在国际上处于更加强有力的地位。法国起到了世界领袖作用。

法国以后的国际作用如何,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从马克龙在G7峰会上的表现来看,确实为法国外交加了分。这便是法国的外交风格,更是戴高乐外交的重要遗产,其精髓就是显示法国外交的独特性,调动各方因素为法国所用,左右逢源,提升法国的国际影响力。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