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特习大阪会后,华为的飞机又可以飞起来了吗?

发布时间: 2019-07-01 04:16:5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当地时间6月29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举行会晤。(图片来源:新华社)

特朗普和习近平29号在大阪G20峰会后的会晤已经结束,结果一如80%以上的观察家所预料,有惊无险。本人概括,大体上,双方一共达成五点重要共识:第一,双方同意继续谈判,力争达成贸易协议。第二,美国不再对拟议中的3500亿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第三项重要的事情是,特朗普称,将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向华为出售产品。(但他可没有说,华为的产品,尤其是5G产品,可以重新卖给美国。)

本人在这里实在想对华为表示特别的敬意。因为这家代表中国高科技实力的民营企业实在是在为国挡枪,而且成功地挡住了特朗普射出的那么多枪弹,让他明白,如果真要封杀华为,那将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很可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于是他想偃旗息鼓了。这个状况,和当初中兴被美国一粒子弹就打到在地真有天壤之别。74岁的任正非,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民族英雄了。一架被任正非多次提及,千疮百孔,依然坚持飞回来的烂飞机,就是今天的华为的真实写照。

G20峰会全部结束后,特朗普在大阪有一个时长超过一小时的记者会,回答了很多问题,其中许多与中国直接相关。比较特别的是他居然夸奖习近平是中国200年来最出色的领袖。他还说,他“希望美中之间能够成为战略伙伴关系”。尽管只是“希望”,这和他前些日子反复把中国称为最重要的“战略敌手”,可是相去甚远。第四项也是意外的消息是,他还称欢迎中国来的留学生,说他们想把其中优秀的人才留下来,发给他们人才绿卡。这也和美国前些日子草木皆兵式地排斥中国学生和学者大相径庭。那么中国答应了什么呢?现在看得见的只有一条,就是恢复大批购买美国农产品,而且雷厉风行,会面前就已经订购了54万吨的大豆。

简单概括地说,战绩似乎是4:1,中国暂时领先。特朗普这回如此善解人意,应当和中国两个月来的顽强抵抗深切相关,也和美国的大选临近相关。看来美中关系,也并不如有些人以为的,“彼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其宰割呢。

表面上看来,中美的贸易战又回到了去年12月1号,阿根廷G20峰会时,上一个特习会的原点,贸易战暂停加码,恢复谈判。当然这7个月来,河水并没有停止流动,现在这个船舶,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最主要的方面是,11轮谈判下来,双方已经形成大量的共识,新发生的争议,一定只涉及其中的少部分事项。还有一种说法是,中美双方重新回到了5月初破局发生之前的状况。按特朗普的最新说法,还需要讨论的问题,也是不超过10%。

其次就是,一个月以来,美国报复,中国反报复,又分别对2000亿和500亿的商品加征了关税。双方的筹码,已经被堆得更高。再其次,中国方面,已经不再像一直以来的那样隐忍,开始凌厉地反驳美国的霸凌,并且高调门地批判国内的投降派。接下去会怎么样?个人以为,和这次一样,中美之间的眼下这一场贸易战,有80%的几率最终可以达成协议。不过,这次按下的暂停键,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带有一个90天的期限。下一个时间点,似乎要到或者中国的70周年大庆10月之前,甚至年底将在智利举行的APEC峰会了。但是,如果以为,从此以后,中美之间就会风平浪定,岁月静好,那也真是太天真,相信这样天真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

为什么有这个认识,那就还是得讲背景了。我们已经多次谈到大名鼎鼎的修昔底德陷阱。这次再换一个方式谈。现在的中美冲突,的确和当年的斯巴达/雅典,以及后来历史上多次出现的争霸局面有异的一点就是,双方的发展水平和经济、政治体制,有很大的区别。特朗普并没有强调这一点,他好像还是在“在商(战)言商(战)”。但是他的好些直接的手下,还有政府外面的媒体尤其是各种有影响力的智库,在越来越强烈渲染这一点。

大家都知道,西方人一直以来有一种傲娇,就是认为他们的价值观和经济、政治体制,是普天下唯一正确的价值观和体制,全世界没有例外,都必须一体遵行。但凡遵行得不好,都是罪过。本人要提的问题是,西方的价值观和体制,的确是在西方的社会基础上在很长的历史时期中逐步生长起来的。我们姑且把这种适应西方体制的社会基础比喻为花岗岩。在这个地基上,西方的上层建筑才能顺利建立。但是一旦到了非西方的世界,并没有这种花岗岩的地基,它可能是石灰岩,砂岩(比喻,不是说质地有优劣,只是说不同),可能是泥土,还可能是淤泥(比喻那些极不发达的地区)。西方人的那一套上层建筑,真的能是到处都可以建起来,并且运作良好吗?事实好像是这个西方的体制,在非西方的地基上,极少有运作良好的。(大概也就日、韩、台三个政体学习西方制度算是成功。)相反的是,(中国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实例。)一些与西方不同的体制,反倒运作得不错,甚至从西方的角度看过去,“过于的良好”,以至于对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利益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因此才有了现在这个贸易战,和背景更大的科技战。

个人的感觉是,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似乎还属于现实主义的一派,他并没有采纳班农、博尔顿等人的意见,他对颜色革命并无兴趣。他的近期目标就是连任,长远一点的目标就是“让美国重新伟大”,或“保持伟大”。针对中国,他只是想“迟滞中国的追赶速度”,他完全没有想和中国拼个“鱼死网破”的意愿。因为这不是他最多还有五年多的任期内可能完成的任务,相反则是在这五年内,会让美国承受太大的损失,而且终究很可能还是达不到目的,而让他方渔翁得利。

这次G20峰会上,他一再强调与习近平的私人友谊。各种吹捧,已经肉麻得紧。他们的两次电话,两次会晤也的确都做到了力挽狂澜。据报道,在周六的公开会晤之前,周五晚间他们还有未公开的私下晚餐会晤,据称已经谈成了很多事情。

个人真的以为,中国必须充分估量特朗普在战略上的这个善意或弱点,哪怕做出一些稍显沉重的让步,要和美国达成协议,在以后必会发生的新的对抗中,也要秉持这样的理念,尽可能地推迟彻底摊牌的时间点,一定不可以心存你死我活的过分想法。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都没有那个能耐。

关于国内批判投降派,据说只是针对民间大V。本人只能算民间小V,但并不自认为是投降派。本人的确坚信,西方还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东西,包括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体制方面,中国必须竭尽全力,减少与西方的割裂,继续走习主席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道。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夏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