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欧盟是一颗随时可爆的“雷”

发布时间: 2019-05-31 04:06:4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黄冠杰 浏览次数: 评论:0

5月26日,欧洲议会最后投票日。笔者在路上遇到一位华人去投票,不等笔者发问,他就大声地告诉我:“我要去投‘国民联盟’的票,现在也许只有极右才能拯救法国了。”我很理解这位仁兄,前几天,他在巴黎95省的住处遭遇搬家式入室盗窃,损失不菲,报警后警方到目前为止还一筹莫展。其实,即使破案,这位仁兄的损失也很难追回。几十年的打拼付诸东流,他的愤怒可以想象。过去他一直是支持传统右派的,对他们发展经济等政策颇为认同。但现在问题来了:社会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你发展得再好,最后也只能是为别人作嫁衣裳。打个比方说,安全是数字“1”,经济发展、就业、财富等其余的都是“0”。只有有了“1”,后面的“0”才有意义。没有“1”,“0”只能是零。

5月26日投票结束后,很多时事评论家和欧盟领导人都长舒一口气,而且还有一点小兴奋:民粹势力有突破,但难以形成威胁欧盟的力量;投票人数大增,创20年新高。由此,观察家们和欧盟的领袖们得出结论:“狼”没有来,欧盟还是有强大的生命力的。但记者觉得,这些人可能高兴得太早了,领头的“狼”已经到达,而大批的狼群正在路上。如果欧盟不改变目前的管理模式,加紧解决难民、社会治安等重大民生问题,用不了不久,大家就会看到“群狼共舞”的场面。

看一看这次的欧洲议会的选举,与2002年法国总统的选举何其相似。在首轮选举中,极低的投票率让社会党意外败给了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勒庞进逼爱丽舍宫,犹如一声霹雳震惊法兰西全国,世界各国也为之惊愕。在第二轮投票前的两周,大家真正意识到“狼来了”,于是来了个社会总动员,激发了选民的热情,许多几十年来一直对投票不感兴趣的公民此次也亲临投票站,投下自己庄严的一票。许多因故不能亲自参加投票的选民不厌其烦地事先到各法定机构长时间排队等候办理委托投票手续,致使第二轮公民投票率达到约80%以上,创第五共和国历届大选之新高。希拉克以82.06%得票率击败勒庞当选。在欧洲议会选举前,不少舆论分析包括民粹党人、民族主义分子、极右翼的“疑欧派”会大举进攻,一片“狼来了”的哀叹。记者认为,正是不断的民调显示“疑欧派”在许多国家领先,才激发了选民的投票热情,希望用选票阻止极右派的进攻。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动员监狱服刑人员出来投票,以扩大票箱。不无讽刺的是,这些人的票绝大多数都投给了极右和极左党派。和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不同的是,尽管支持欧盟的人作出了努力,但没有得到和法国总统大选同样的结果:挺欧派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而大家最为担心的法国极右翼领袖玛琳娜·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领导的北方联盟、仇视欧盟的法拉奇领导的英国脱欧党都取得了胜利。他们虽然暂时不至于在欧盟内夺权,但是他们埋下的隐患可让欧盟随时爆“雷”:欧盟的内部分裂日趋表面化了。

欧盟虽然有议会、委员会等众多机构,但在欧盟中“扛把子”的还就是法国和德国。不仅仅是因为两国的经济体量大,而且一直是欧盟最坚挺的支柱。但是这两国目前的形势都不乐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在的执政党的得票率让位极右派,德国的执政党之一的联盟党虽然保住第一得票率,但下滑很明显。因此,未来这两国在欧盟中要发挥作用,就会有更多的掣肘。这次总的投票率虽然较之前有所上升,但是也还有接近一半的人对欧盟怀有疑虑:欧盟到底没有没有能力治理好欧洲?

从历史来看,欧盟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把28个有独立主权的国家联合在一起确实不容易。欧盟的存在,让欧洲在和平的时光里得到共同发展。但是这是把“双刃剑”,这也让一些本属于一国的小问题放大到欧盟范围内的“大问题”。如恐袭、社会治安、难民、犯罪等问题,都因为欧盟的内部管理机制而大大增加了治理的成本和困难。而这些生存的基本民生问题,大大加重了人民对欧盟的疑虑。因为没有“欧盟法”,因此欧盟看上去更像个松散的机构。决议的执行全凭各个国家的觉悟。这也导致欧盟效率不高的问题。现在,这次选举后,力量更加分散,很显然,扯皮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现在,各国的民粹主义势力都甚嚣尘上。在法国,舆论认为,马克龙抗“极右”还是取得了成功。但是看看2017年马克龙竞选总统时的数字,仅仅过去两年,势力是此消彼长。这也看出民粹主义势力的民意基础。而这样的民意,来自于他们生存环境的压力。生命、生活的不安全感阴云笼罩,从恐惧变成了愤怒。而极右势力适时把这种愤怒化为了自己的力量。这些力量的成长不容小觑。如果欧盟没有居安思危,痛下壮士断腕般的刮骨疗伤式的改革,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前,这座民生的大山将会变成“狼群”的通途,他们奔跑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到那时,建制派将成为放上案板的鱼肉,恐怕再叫喊也来不及了。

(本文作者:黄冠杰)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