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法国全民大辩论的背后

发布时间: 2019-01-31 03:05:0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达闻 浏览次数: 评论:0

图为巴黎遭遇自2018年11月以来的第十轮示威。(图片来源:中新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黄马甲的浪潮中,号召全民大辩论,以将人们的愤怒转化成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我们看来,这是缘木求鱼。这是有很深的说道的。

当年法国大革命的时候,英国人艾德蒙伯克在《法国革命感想录》中说他看了其时国民会议的成员名单,说里面全是业余政治人员,没有真正的政治家,所以预测法国大革命不会有好结果。那么,这位英国人的意思是什么呢?

人们知道英美革命和法俄革命在后继社会效果上是不同的,那么,为什么同样是革命,效果为什么会不同呢?艾德蒙伯克就说在了点子上。英国革命的领导者是谁?是英国国会。美国革命的领导者是谁?是那个大陆会议,而大陆会议的组成成分是各州议会。具体成员就是以华盛顿为代表的美国开国元勋。日本明治维新的领导者是谁?是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木户孝勇等明治维新志士,而他们,是各藩的实际掌权者。法国革命的领导者是谁?是罗伯斯皮尔、托马斯潘恩等人。俄国革命的领导者是列宁等人。看见了各自的特点了没有?前者有权有人有枪有钱,用专业术语说,就是具备着政治专业能力、政治专业活动平台、政治专业实践活动等三大要件,而后者在这三个要件上,不过是两袖清风。用中国人的话说,后者就是一个没钱没人没有办公场所,只有一张嘴的皮包公司。

例如,人们生病了为什么要砸锅卖铁的往医院里跑?那是因为医生具备着医疗专业能力,具备着如医疗检测、治疗设备和药品等医用专业活动平台。什么叫医疗专业实践活动?那可不得了:所有的病人都是医生的医用实验品呢。我们千万不要错误的以为自己是个人,在医生眼里,我们不过是他们只会吱吱乱叫的小白鼠而已。所以,对于某个病人的治疗方案,只能出于几个专业医生的会诊,不能是从大街上随便拉几个业余人员来能行的。

所以,是革命领导者是否具备那三个要件,才决定了英美革命和法俄革命在后继效果上的不同。所以,人的主观能动性是否有效,是以是否具备那三个要件作为前提条件的,就像那个病人的治疗方案是否有效,是以是否具备医疗专业能力、医疗专业活动平台、医疗专业实践活动等三个要件一样。业余人员搞出来的医疗方案,只能是无效的。

法国革命因为领导者缺乏政治专业能力、政治专业活动平台、政治专业实践活动等三个要件,所以,其后继社会效果不好,而英美革命的领导者因为具备这三个要件,其后继社会效果才较好。所以,法国总统马克龙企图以全民大辩论来将人们的愤怒转化成解决问题的方案,注定是要失败的。就像为了获得治疗那个病人的方案,企图从大街上随便拉几个业余人员来进行讨论,必然的要失败一样。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定律是具备相应的专业能力、专业活动平台、专业实践活动这种历经百年甚至千年千锤百炼的专业体系。这是没有任何例外的。全民大辩论的局限性是业余而非专业体系,只能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法国现在的问题不是能否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个方案是很容易找到的,马克龙自己就有。法国的问题是民粹主义太厉害,人们从根本上就不接受政治专业体系的苦口良药,只接受如奥朗德那种不负责任的对于年收入百万以上的富人征收75%以上税收这种甜蜜却属于慢性自杀的毒药。前总统萨科奇因为法国财政不堪重负,提议将退休年龄从60岁延迟到62岁,就遭遇全国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浪潮。与奥朗德提案的遭遇形成鲜明对比。很多欧洲国家如德国都已经是65岁退休了,法国凭什么62岁退休都不行?再如,瑞士全民公投一次否决了全国延长15天带薪休假,另一次否决了全民发钱的提案。我们看得很清楚的是,法国人像幼儿园的小朋友,而德国、瑞士等国人就像成年人。挑眼前甜未来苦,和挑眼前苦未来甜,不是小朋友与成年人的区别所在吗?所以,法国的社会问题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这样一个更高层次的问题,就是如何将小朋友培养成成年人的问题。而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靠谱一点的办法可以从历史中找到。例如古希腊梭伦改革是雅典城邦乃至整个古希腊历史上最重要的社会政治改革之一,它为雅典城邦的振兴与富强开辟了道路,奠定了城邦民主政治的基础。伯利克里改革使雅典民主政治最终确立并达到顶峰,被称为雅典民主政治的“黄金时代”。支持这两个改革的老百姓的意思是我们就把大权委托给你们,而且不对你们说三道四了,妹妹就大胆的往前走吧。

我们在说什么呢?我们说的是马克龙企图以全民大辩论来找到解决问题办法的毛病是寄希望于业余政治体系,这是缘木求鱼。古希腊两个成功改革的办法是作为业余政治体系的古希腊民众将大权委托给专业政治体系,这才是真正有效的。古希腊成功的经验是摆在那里的。所以,法国的出路不是什么全民大辩论这种依靠业余政治体系的办法,而只能是像古希腊民众选择依靠专业政治体系那样的办法。所以,有观察家根本就不相信马克龙的大辩论是为了找到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企图通过辩论,二次竞选,激活社会沉默的大多数。

(本文作者为达闻)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