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新年寄语:双重的波澜壮阔+修昔底德陷阱

发布时间: 2018-12-28 02:28:12   来源:欧洲时报 浏览次数: 评论:0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年节很快就到,是回顾与展望的时刻了。

回顾2018的世界,觉得很是担当得起波澜壮阔四个字的形容。

今年的第一件国际大事,当属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在年初的时候,虽然贸易战的空气已经开始紧张,但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人,应当都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也没有想到,特朗普可以把这件事操弄到如此的大规模和全方位,如此的不择手段和毫不容情。还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特朗普并没有全力以赴对付中国,他还同时开辟了很多条战线,向全世界为他的“美国第一”讨要利益。

今年发生的第二件国际大事,是欧洲的民粹主义势力大幅增长。现在欧洲的极右势力,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民间思潮,而是已经在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波兰等国参与甚至主导执政。极右派在法国的上一次大选进入决选,获得1/3的选民支持。在一贯表现良好的一系列北欧国家中,极右势力也在迅速扩张。你们相不相信,瑞士极右的人民党,在议会中拥有65/200的议席,在总统委员会中,拥有2/7的席位……这些,在在让人深感这片曾经让世人顶礼的土地已经几乎没有一个仍旧安宁的角落。

今年的第三件(应当是一批)国际大事,还是得挂在特朗普名下,就是为力行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他所做的一切其它的事情,虽然这其中的好大一部分,其实是在让美国更加的不伟大。2017年的事这里不说,但在2018年,他还是做成了与金正恩的新加坡会晤、与美加完成自贸协定重新谈判、退出伊核协议、退出中导条约、把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向世界多国开征多项关税等一系列的事情。他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老顽童,把世界实在是搅得不得安宁。

今年的第四件国际大事,也与美国直接相关,就是中东的局面有大的变化。

叙利亚的战事已经接近尾声,让全世界头疼了好些年的IS伊斯兰国,看去仅仅还剩下几口气可喘。这里的国际首功,无疑当归俄罗斯,它在叙利亚的干预可称完胜。

应当说,特朗普继承奥巴马有限干预的政策,在没有付出重大牺牲的前提下,和世界反恐联军一起,把IS逼到绝境,还是符合美国也符合世界的利益。

刚刚发生的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全面撤军和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军的事,本人认为,那也当属无奈之举。批评此举的人的主要理由是,这可能让濒临灭绝的IS死灰复燃。这真是夸大其辞。本人断定,IS现有的那点余烬,几个月之内就会完全熄灭。但是美国人撤走后,库尔德势力在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的三方联合施压下,定会严重受损。这种局面的确会于美国不利。

和以前的若干帝国一样,经历了该国史上为期最长的战争,美国终究还是征服不了阿富汗。等美军完全撤走之后,阿富汗就会成为西方人鞭长不及的马腹。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那里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不会再有胃口去武装干预。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事,本人无法给予任何积极评价。除了在那里增加乱局,这事还间接连累中国,比如中兴和华为现在的麻烦,都与它们和伊朗的贸易有关。

现在我们来预测一下2019年可能发生的重大国际事态,一个很可能更加波澜壮阔的2019。

第一件,与中国人息息相关的事情当然是中美贸易战的前景。本人认为,12月1号习近平与特朗普在阿根廷20G峰会上达成的在3个月内达成贸易妥协的共识应当双方都有相当大的诚意。在明年二月底限期之前达成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妥协当是大概率事件。

对这个妥协,中方始终都有诚意。美方现在出现诚意的主要原因是贸易战打到如今,已经短兵相接,对美方的战略相对优势已经造成多处损伤。如果美方不及时收手,就可能造成他们的体制现在不能承受的严重损失了。

特朗普一直夸耀的美国股市上涨,现在显然非常可能已经正式结束,震荡下行成了大家的对美股行情的标准描述。美国的房市多处已经明确进入下行周期。美国的经济增长从2009年的谷底至今已经10年,很快就要打破克林顿时代创造的最长增长记录,可以说随时都可能掉头下行。特朗普现在虽然天天都在骂他自己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增息是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但心里面,他一定还是明白,贸易战再打下去,后果着实凶险。

第二件事,就是欧洲明年五月就要举行的欧盟议会选举。这个选举会很透明地暴露各种政治势力民意分野的最新现实。因为它采用大名单比例代表制,主流党派合纵连横,阻挡边缘党派的长期戏码无法上演,极左极右民粹势力的扩张将无法掩饰地暴露。大体上,极右排外势力会得到20%甚至更多一点的选票。而且极左势力也非常可能得到20%以上的选票。在欧洲,两个极端派已经局部出现合流的征兆。比如现在的意大利政府就是这种极左和极右的结合。支持欧盟,支持移民融入的中间力量肯定会进一步削弱。能不能保留50%以上的民意支持,从而继续稳定主持欧洲政坛,已经是可疑的事情。

我们不说明年,说五年或十年以后,如果欧洲的经济局面不能继续向好,很难说极端势力不会在欧洲政坛继续攻城略地。到最后,一旦法国的中间派失去政权,那欧盟就会很快寿终正寝。届时全欧洲范围的种族冲突就会升高,旅居欧洲的亚洲人真的很难在这种局面里独善其身。虽然这样中国可以不必面对欧盟这个庞然大物,仿佛中国可以更加容易地合纵连横。但是那样,欧洲就会严重地不太平,各种负面影响会数之不尽,对中国必是弊大于利。

第三件,特朗普的MAGA非常可能还会继续给全世界造成困扰,具体的花样现在也难于预测,但估计整体力度会有所减轻。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经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各项政策的发起,都会比前两年增加更大的难度。

特朗普会不会放弃四面出击政策,改行西方联合一致,全力打压中国的新政策,现在还看不清楚端倪。但从五眼联盟已经开始鼓动联合其它西方国家,全力遏阻华为的发展等事态来看,这种局面的确有相当的出现的可能性。

第四件事,由于特朗普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中东的局面,可能很快脱出美国的掌控。这件事对叙利亚、俄国、土耳其和伊朗肯定有利,对中国则不一定。因为阿富汗如果重新落入塔利班极端势力手中,新疆的分裂势力就会有一个更近的集结地。须知阿富汗可是与中国接壤的。塔利班甚至可能卷土重来,把失去美国支持的现在的阿富汗政府推翻,重新统治整个阿富汗。这种非常可能的前景,于美国、西方、中国和世界是否有利,似乎相当可疑。

还有人说到,特朗普在中东大力收缩,是不是有意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中国周边?这在客观上怕是肯定的。主观上特朗普如何想,估计心直口快的他也未必肯明说。

小议修昔底德陷阱

这里笔者想引用古希腊大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关于该战争起因的结论性的一句名言:“是雅典的崛起和由此引起的逐渐灌输(另译:徐徐滴入)(instil)到斯巴达人心中的恐惧导致战争无法避免。”哈弗教授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由此句话得名。守成大国(今天自然是美国)不愿意放弃既有霸权,会采取种种制衡崛起大国(今天自然是中国)的措施,也实在是国之常情,无可厚非。我们可以指责的,只能是这个过程中出现的蛮横霸道和不择手段。

在现代条件下,争霸战争的确已经不可能出现。但是那个修昔底德陷阱,在其它的许多方面,其实都可炽热发生。明年3月以后,即使在中方做出重大让步,美中签订正式贸易停战协议之后,双方的和解也实在未必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前面随时都可能有新的危机爆发。中国必须做好绝对充分的准备。已经享用了很多年的中国崛起战略机遇期,很可能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很可能就是一个长达10-20年的战略艰难期了。

无可讳言,美国和西方,近年似乎在逐步积聚起一些把中国笼罩其中的复杂阴云。这好像是一个25年没有的新变局,也似乎是中国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国所不可能绕过的难关。当然如果中国应对得当,这些阴云也可能不至于降下狂风暴雨。如果应对不当,那就可能会有大的磨难了。依照中国人自古就有的辩证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依。好好蹲苗,努力补短板,若干年后,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国的战略机遇期是完全可以重新归来的。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