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中美贸易虽休战,瞻望前路阻且长

发布时间: 2018-12-05 03:03:0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和习近平在阿根廷的G20峰会后的举世关注的晚宴上握手言和。双方都承诺在1月1号以后,不再增加关税,并承诺努力在3个月之内,达成全面和解协议。晚宴的气氛比大家普遍预期的好许多,但实质问题则和事前透露出来并与多数观察家推测的没有大的出入:双方都表达了妥协的真实意向,具体细节的讨论则都留给了幕僚们。

由于现在只有谈判框架,无数随时可能再生枝节的细节都还有待敲定,所以本人把这次特习会的成果概括为休战,真正的停战协议还有待在三个月内艰苦谈判然后才可能签署实施。

本人的第一个感慨是,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总算在12月1号达到了一个顶峰,能敲诈出来的大节都已经确定,相关各方捏了多日的汗水可以暂时揩掉,先回去睡几个安稳觉了。周一的世界股市大涨无疑,紧接的后续发展多数观察家应当都认为相当可期。

本人的第二个感慨是,特朗普还真有一些“交易的艺术”。因为他的最新虚言恫吓(从1月1号起,2000亿加税至25%,谈不拢还会对2670亿征税。)居然换来了真金白银,即中方答应马上(不等三个月的谈判有结果)大量增购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等。

第三个感慨是,中国守住了底线,主要是对国营企业、高技术行业的定向补贴,并未承诺放弃。这关系到中国能够比西方/美国发展更快更有力的关键,有明显优势的不同道路的实质内容。至于2025赶超计划,少说几遍不会伤身体。

关于共同管制毒品芬太尼,笔者只遗憾怎么没能找出更多的双方利益完全一致的,又能一起占据道德制高点的类似合作之道。

美方声明中现在列举的在90天期限中必须谈判好的内容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骇客、服务业和农业”,都是可以商量的内容了。只要谈判的内容不超出这些范围,三个月内可以达成妥协应当是大概率事件。

无法否认,这些透露出来的妥协意向的内容还是相当地不平衡对等。比如笔者还是比较遗憾地没有看到美方有什么哪怕是表面上的让步的承诺。唯一的承诺就是如果谈判成功,美方会取消已经加征的10%关税。美方步步紧逼,中方努力争取的只是尽可能地少做让步。中国一直面临赤裸裸的威胁:三个月谈不拢还会加征25%关税。

但是笔者认为,这已经是中方可以争取到的最大限度的原则妥协,这符合中国的整体长远利益。如果说这是中国必须迈过那个修昔底德陷阱的代价,那真可以说已经是“代价最小最小”。在现在这样的力量对比下,中国不妥协是不可能的。想想当年的银河号被拦截检查、南斯拉夫炸馆、南海撞机等故事,现在回头来想,中国当时的领袖们的忍辱负重,能不是正确的吗?如果冲冠一怒,彻底闹翻,中国还能有今天的这些成就吗?

现在我们来瞻望一下前程。笔者要慎重提醒,相信大多数稍有深度的观察家都会意识到,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绝不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就烟消云散。现在这个坎就算是过了,以后的坎还会有很多。中国创新道路和整个西方现成道路之间的摩擦,以后也绝不可能逃脱。中国要取得世界一流的地位,前路还注定漫长而且艰难。

近日看到美国33位顶级中国问题专家联名撰写的一份提名为《中国的影响和美国的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的长达213页的报告,觉得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一贯标榜学术中立,不乏对中国道路表示欣赏的美国学界这么大一批有影响力的人士已经由此表达对中国“锐实力”的畏惧,主动提出要美国当局设立统一机构对中美双方的学术和文化接触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有人提出,美国想与中国切割,这正好是中国独立发展的一个机遇。本人对这个观念极不赞同。因为当代人类的主流文明实在是西方作为主力创立,西方作为一个整体(欧洲/北美/澳洲)的实力,比中国还大出数倍之多,东方的几个发达国家/政体也都还更多地倾向于西方而不是中国。中国如果设想独力经营第三世界就可以和西方分道扬镳或者分庭抗礼,那绝对是大错而特错。笔者拥护当局的主流看法:中国只有融入世界才会有前途。

这里给大家介绍美国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为世界银行撰写的一份报告中,发表于2012年,但最近爆得大名的“大象曲线”。这条曲线描述的是1988-2008年20年间,全世界不同收入水平的人口绝对收入的增长比率。这个曲线走势分为四段。最左面是最贫穷的那部分人民,有大约5%左右的一部分人绝对生活水平没有得到改善。在此之右,从收入水平15%直到收入水平65%的大约一半世界人口的收入水平,在这20年间都有高达50%-80%的增长。让西方人十分郁闷的事实是,这部分人口绝大多数都居住在西方以外的新兴发展国家,尤其是中国。而从65-85%这部分收入水平的人口的实际收入增长比前面那一段少太多。而80%那个分位左右的平均增长率甚至是负数。让西方人痛心疾首的另一个事实是,这一部分人口绝大多数是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最右边的85%分位以上的富裕人群则是分布全球各地的真正的精英,他们的收入水平倒是直线上升。

这条曲线的量化水平多有争论,但这四段,尤其是第二段和第三段的对立与差异,却是千真万确而无法抹去的。对这个基本事实,我们居住在西方的华人应当是感触得太过真切。这个对比让许多西方人感到触目惊心,并进一步认为它可以解释现在全球化为什么会在西方失势,也可以解释英国退欧,特朗普当选,和整个西方舆情焦灼不安,向右急转的基本原因。

当然在这个图中并看不到西方现在比非西方还是高出很多的收入水平,也没有表达全球化为世界更公平做出的巨大贡献,更没有说明东方国家发展成就的主要来源。

笔者还是建议中国有关部门对这条曲线详加研究,努力思考,如何采取措施,来缓和西方的反弹。其实这样的措施中国已经在努力设想,比如那个世上从未有过的中国却宣布要每年举行的进口博览会。不过,似乎东方世界还可以做出更多努力。毕竟,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双赢乃至是多赢的世界。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季节)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