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美英法轰炸叙利亚之后,还得回到谈判桌?

发布时间: 2018-04-18 06:07:5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孔帆 浏览次数: 评论:0

美英法对叙利亚的导弹袭击结束后,虽然俄罗斯呼吁联合国安理会谴责西方国家的行为,表决未获通过;但与此同时,美英法在动武之后也开始寻找外交途径。

15日,三国宣布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一份新的决议草案,旨在持久性地解决叙利亚冲突。

4月16日法国《世界报》的大标题写道:“叙利亚:空袭之后外交牌的不确定性”。文章说,美国、法国、英国对叙利亚进行空中打击采取了避免使局势升级的方式,现在试图打“外交牌”。

本来,欧盟是一致支持针对叙利亚境内目标进行导弹空袭的。但是,日前欧盟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后,发表的共同声明却显得措辞谨慎。

欧盟外长声明中仅仅对美国、法国和英国针对叙利亚化学武器库的打击行动表示“理解”;欧盟支持旨在阻止使用化学武器的所有努力。

这与前面的画风完全不一样了。

欧盟外长声明所展现出的立场,与上周末欧盟一些成员国政府的表态明显存在很大落差。德国联邦政府当时声明称:我们支持我们的美英法盟友通过这一方式承担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责任,军事打击是“成功且适当的”。

阻止欧盟明确表态支持打击叙利亚的显然是那些并非北约成员的欧盟国家,其中包括瑞典、奥地利、芬兰、卢森堡、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北约周末曾明确表态,“完全支持”空袭叙利亚。

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欧盟部长会议期间表示,柏林支持旨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新一轮和平倡议,并准备竭尽全力,通过“政治方案”结束危机。

按照德国外长的说法,叙利亚政权的保护者——俄罗斯在和平进程中作出建设性贡献至关重要,“没有俄罗斯的支持,就无法结束这场冲突”。他同时明确指出,阿萨德在结束争端的过程中不可能扮演任何角色。“没有人可以设想,让一个对本国人民使用化学武器的人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新一轮和平倡议具体内容目前仍不明朗。法国希望在外长会议及稍后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会议上提出建议。

据外交圈内人士透露,法方希望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内容广泛的相关决议,其内容包括在叙利亚全境实现停火,允许人道主义救援进入叙利亚,并保障其安全。在这一基础上,各方可以研究长期政治解决方案。

轰炸之后,欧盟各国在头脑发热结束之后,终于有些冷静了。不管美国会不会还有“多次性”轰炸,欧盟各国好像没有再跟的意思了。

虽然特朗普说这是“一次性行为”,但上周六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尼基·黑莉在联合国引述特朗普的话说:“如果叙利亚政权再次使用毒气,美国已将子弹上膛。”黑莉说:“我们的总统一旦划下红线,他就会坚守这条红线。”

美国前中央司令部退休陆军将军杰克·基恩说:“我们必须要全部摧毁他使用这类武器攻击的能力。”换句话说,让叙利亚仅仅“流鼻血”的打击不够,应该发动大规模行动,彻底摧毁阿萨德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的能力。

当然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也认为,除了军事打击外,别无选择,但动武的目的不是要推翻阿萨德政府。不过,英国国内民众只有28%的人同意政府的做法。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没有参与这次空袭行动。这体现了西方不同国家在如何处理叙利亚问题上的明确分歧。

以法国为首的欧盟为什么在轰炸之后,愿意选择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叙利亚冲突呢?

首先,欧盟不愿意与俄罗斯正面冲突。

法国方面强调说,此次空袭并非意在挑起对峙。因此美英法盟军在实施行动之前,已经向俄罗斯提前发出了警告。据总部位于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透露,根据俄罗斯所掌握的情报,所有成为空袭目标的军事设施都已经在三天前紧急清空。美国方面还指出,在选择袭击目标的过程中,西方盟军刻意排除了任何波及俄罗斯军队的可能性。

普京15日与大马士革另一盟友伊朗总统鲁哈尼通过电话后,克里姆林宫发布声明引述普京的话警告称如果再打叙利亚,国际关系将陷入混乱。

据伊朗媒体报道,鲁哈尼15日与普京通电话时表示,若践踏国际法,侵略叙利亚的行为可被轻易忽略,且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国际和地区体制就会出现新的不稳定。

其次,欧盟真的没有能力再接受更多的战争难民了。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表示,美法英打击叙利亚一定会有后果。他还提醒欧洲:任何在叙利亚的微小过当,都可能导致新移民潮涌向欧洲。我想,马克龙听到这话会肝颤的,难民现在已经在巴黎的各个区安营扎寨了,如果战争难民继续涌进来,那巴黎真的就会被占领了。开了接纳难民“口子”的默克尔更是有苦难言,难民问题差点儿结束了她的政治生涯。从这个层面来讲,欧盟也不应该再参与轰炸了。

第三,法德为首的欧盟“认识”到了在国际法框架内,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重要性。其实,法德除了在显示自己“大国”地位,刷一下“存在感”的情况下,会跟风美国,在大多数时候,它们还是倾向于在国际法框架内解决问题。包括经贸问题也一样,它们一直认为在WTO框架下解决问题是正途。

因此,法国总统16日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在叙利亚找到一个包容性的政治解决方案,而在这一点上法国与俄罗斯是持同样的观点。

《世界报》指出,巴黎希望由马克龙推动的有关国家围绕叙利亚危机的磋商也把俄罗斯纳入其中。法国外长勒德里昂说,“现在期望俄罗斯能够明白,在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之后,我们大家应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政治进程以使叙利亚走出危机。”虽然俄罗斯和伊朗措辞强烈地谴责美英法对叙利亚的空袭,并表示西方如果再次进行空袭将会使国际关系“陷入混乱”,但法国认为自己还是拥有一些王牌。马克龙4月25日将前往华盛顿,一个月后将前往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他觉得特朗普注重听取他的观点,同时他又与莫斯科保持有沟通的渠道。

马克龙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很明显,他是“企图”把美国、俄罗斯拉回谈判桌的。

也许,中国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对欧盟产生了影响。空袭事件发生后,俄罗斯卫星网在头版头条的快讯中以粗体字报道:中国外交部在西方联盟空袭叙利亚后呼吁各方回到国际法框架内,通过对话解决问题。这一报道还配有中国外交部大楼的大图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认为,政治解决是叙利亚问题唯一现实出路。国际社会有关各方应继续支持联合国斡旋主渠道作用。

其实,美国及其盟国也已经意识到,突袭叙利亚军事设施能带来的奇袭效果,早已消失殆尽:轰炸既不会让叙利亚的平民立刻感受军事打击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变化,他们在自己政府的控制之下、在各种各样的反叛力量、恐怖分子和游击队组织的势力范围中,长期饱受痛苦;也不会让阿萨德总统改变初衷,从而放松对国家政权的掌控。

所以,国际社会要想持久性地解决叙利亚冲突,最后只能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分歧。

(本文作者系孔帆)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