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谁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能“弯道超车”? 

发布时间: 2018-04-04 03:57:3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孔帆 浏览次数: 评论:0

近日,华盛顿公开“承认”,美国对华发起301调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掀起贸易战,而是阻挠“中国制造2025”计划。

在这里,这个大计划就不详解了。这项旨在发展未来产业,进行全面产业升级的长期规划,据说已经令美国政府作出“恐慌反应”。

中美硝烟弥漫的贸易战背后,事实上是两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竞争。以往三次工业革命的历史证明,谁能在这样的人类科技跃升周期占到前沿,谁就会再其后相当长时间内获得极大的国际空间和话语权。

我认为这是特朗普的智囊团队在“加戏”,特朗普怎么看都没有这头脑。

但是,无论有没有这次“贸易战”,我们都应该关心一下这个“第四次工业革命”。毕竟,欧美最近都已经针对这次革命,启动了一系列计划。

我们知道,蒸汽机革命发源地的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电力又让欧洲各国成为可以瓜分全球的列强,在信息革命中抓住主动权的美国,时至今日仍可自视为“世界领袖”。中国错过了前两次工业革命,在信息革命周期积累后发优势,韬光养晦实现赶超。面对已经全面萌芽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将自身定位从“地区大国”转换为“全球性大国”的中国,当然应该抓住这个机遇。从这一点来看,特朗普智囊团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

总结历史可发现,国家间的“弯道超车”,大致都含有几点规律。例如弯道的“发起者”具有先发优势。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策源地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策源地美国和德国,都以跟跑者身份发起“弯道”而实现超越,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美国以领跑者的身份发起新的“弯道”,进一步拉大了与其他国家的差距。

如果哪个国家想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弯道超车”,这要求无论土地、人口还是经济规模都要有较大体量。还需要组织方式、制度和技术,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从这几点来看,相对于美国,中国都已具有部分优势,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实现了超越。这意味着中国正在发起弯道冲刺,美国的遏制将不只是贸易战,中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以各种方式,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引领权进行争夺。这次的所谓“贸易战”,不过是这场争夺战的序幕。什么关税、贸易公平,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引领权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

除了美国的遏制,中国显然还要面对欧洲的挑战。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阵地,又是前三次工业革命的策源地,欧洲各国显然不甘落后。

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29日公布人工智能开发计划。该计划包括吸引高质量研究人员,建立国际水平研究中心,开发数据的政策,人才培养措施,就相关道德问题的思考,对引发担忧层面制定规则。面对美国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占优势,马克龙表示,未来是人工智能的时代,法国要成为人工智能强国。

英国刚刚设立一个全国委员会,任务是让英国成为数码技术产业革命当中的全球领导者。计划得到英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卡罗琳·费尔贝恩(CarolynFairbairn)的支持,她对英国的国际竞争力表示过担忧:“英国必须与中国、美国以及欧洲大部分国家竞争,在这些地区,已经有较为先行的计划,去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

前不久,《南德意志报》以“数字化未来”为题,刊发了由政治学者霍伊曼(Stefan Heumann)撰写的评论。文章认为,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与美国正处于全球领先地位。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德国必须依靠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合作,抓住仅存的机遇。

“美国、中国的大型科技企业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仅在2016年,他们就为人工智能的研发投入了200多亿美元。中美两国正在争相占据这一关键科技的制高点,现在谁更胜一筹?去年,中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吸纳的风险投资首次超过了美国同行。中国政府的目标是:2030年前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者。北京断定,这将会带来巨大的创新动力。”文章这样分析。

尽管现在德国政界也计划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加大资助力度,但是这还远远不够。要跟上全球竞争的步伐,德国必须要制订人工智能总体战略,并与欧洲各国开展合作。经济强国之间的科技竞赛,同时也是不同政治体制以及不同社会价值观之间的竞赛。在美国,人工智能主要由谷歌、脸书、亚马逊等IT巨头推动,他们需要人工智能来更为精确地分析用户数据,从而能够更准确地投放广告。而中国则视人工智能为将本国的科技提升到全球顶尖水平的绝佳机遇。

综上所述,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是存在的。一些专家甚至放大了这种可能性。

最近,第一视频集团董事长张力军在斯坦福大学做了一个“源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也可直译为“颠覆性创新”)的研究课题。中国人对中美两国在创新方面的差异和竞争状况是怎么看的?就此问题,张力军在美国期间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他问当地的华人,感觉现在中国和美国的创新各有什么样的特点?得到的回应有几种。有的去美国考察的人觉得,到了美国之后支付宝、微信支付都不能用,很多在中国用得好的、效率很高的互联网应用,在美国没有得到普及。这些人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在互联网创新、未来技术创新应用方面,中国已经超过美国了。

但张力军认为我们还需要冷静现实的思考。他认为,在三十几年前中国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利用劳动力资源、环境资源的低成本、低价格,生产了许多廉价的商品,赚取外汇,获得了“世界工厂”的称号,这样中国今天才有比较殷实的国力和外汇储备。然而,中国付出的代价是几代人的劳力和稀有的环境、自然等方面的资源。而今天,在中美的创新资源分配格局中,中国也处于类似的状态,在世界创新的产业链上还处在相对比较低端的位置。

而“源创新”概念的提出者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谢德荪认为,中国已有的“源创新”的话,也有很多令人乐观的地方。在他看来,从企业的角度看,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源创新”。马云推出的支付宝,这就是一种“源创新”,腾讯最初推出的QQ也是“源创新”,从这个的基础上又发展出Q币、微信、微信支付等创新。可见,基于对本土文化的深入了解,中国企业也可以做出好的“源创新”,并解决中国的特殊问题。

由此可见,我们在与美国导演的“贸易战”周旋的同时,还是要练好“内功”,提升创新能力,更新创新文化。“进步之中有挑战,前进之中有隐忧,中国要在创新方面走到世界前列,依然前路漫漫,而要解决挑战和消除隐忧,有赖于从跨国比较的角度,对现状进行深入考察和深刻思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真正实现“弯道超车”吧。

(本文作者系孔帆)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