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中英关系“黄金时代”能否升级?

发布时间: 2018-02-02 01:23:3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宋卿 浏览次数: 评论:0

2月1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同来华访问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丈夫菲利普·梅茶叙。(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8年1月31日至2月2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中国进行首次正式访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英国提出打造“全球英国”的新时期,外界认为双方互为所需,互有所求,中国驻华大使刘晓明和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纷纷发表署名文章,期待中英关系更上一层楼。笔者认为,“黄金时代”能否加速发展,取决于是否能办好以下四件事。

政治层面求共识

2015年习主席访英时,英国还是欧盟成员国。时任首相卡梅伦打破欧盟内部成见,对华展开胸怀,为中英打造“黄金时代”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英国领导人本可以在高访所烘托出的友好气氛下保持合作的惯性。无奈时移势易,英国脱欧公投打破了卡梅伦的如意算盘,颠覆了其执政根基,继任首相特雷莎·梅的首要任务是处理脱欧事宜,从东亚事务部中抽调大批人手至新组建的脱欧事务部。这种关注重点的转移和人员调配的变化客观上导致了中英双边关系在近两年并未取得长足进展。

在脱欧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英国领导人力促在“后脱欧时代”更好地拥抱全球,将脱欧塑造成转型机遇。英国在努力与欧盟谈成“最广泛、最具雄心的自贸协定”之外,提出了“全球英国”的战略定位。英国高级官员在众多场合强化此概念。2016年9月4日出席G20杭州峰会前,特雷莎·梅称“英国将肩负起自由贸易全球领导者的责任”。 9月7日,特雷莎·梅在下院称:“在我领导下,英国会成为自由贸易的全球领导者。”

12月2日,外长约翰逊在皇家国际事务研究院发表《超越脱欧:全球英国》的讲话。 2017年1月17日,梅发表《英国退欧谈判目标》讲话,再次提到英国立志成为真正的全球英国。

目前,两个国家都处于关键时期,英国即将进入全球战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开始进入新时代,应该说,两个新时代互为机遇。如何借助此访重启“搁浅”一年多的“黄金时代”,重新确认双方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关系的稳定性,这是梅姨需要考虑的。梅姨在出访前为《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指出,同卡梅伦相比,她对英中双边关系持有了更为怀疑的态度,称两国将“不会总是看法完全一致”。因此,中英如何在政治层面达成共识,任重而道远。

多维合作压舱石

英国同中国合作有其必要性和必然性。第一,英国的经济属性是岛国经济、贸易立国,所以它在欧洲国家中一向是主张自由贸易和对外开放的“旗手”,这一点在脱欧后更加明显。第二,发展与中国的合作可以有效对冲“脱欧”对英国的影响。诚然,英国在后脱欧时代宣称以更加开放、外向的姿态和更为灵活的方式制定外交政策,但脱欧本身表达的英国民意及其将会带来的政治经济后果让人对英国扮演影响全球秩序角色的影响力和能力表示担忧。对华合作可以为“全球英国”增添砝码。第三,中英合作中地缘政治因素较小,经济因素较大。英国不可能脱离亲西方的战略思维和意识形态,但是英国一直试图利用其在西方的特殊地位来获得同华合作的巨大利益。只要不损坏英美同盟和自身根本利益的前提下,会抛弃顾虑,勇于通力合作,不像其他国家那样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第四,中英两国在多领域合作具有坚实基础和广阔前景。因此,英国也需要借力中国发展。

英国在对华经贸投资方面能否保持敢为天下先甚为重要,因为中英两国互为重要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地。2017年中英货物贸易额为790亿美元,同比增长6.2%。梅姨此行目的之一就是扩大贸易额,为促成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未来的签订展开进一步的探讨。

金融领域是中英合作的硬保障。一方面,英国需要减少“脱欧”对伦敦金融中心地位的打击。英国脱欧公投后,许多金融巨头和公司开始撤离英国。27个欧盟国家通过投票决定欧盟药品管理局(EMA)将落户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欧洲银行管理局(EBA)则选址巴黎。另一方面,中国则有金融领域加强改革开放与国际合作的需要,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有望升级。比如,伦敦作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地位发挥桥头堡作用,伦敦证交所和上海证交所之间的互联互通(沪伦通)将加速进入最后筹备阶段,中英双方同意就两国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的可能性进行研究。

教育合作是中英的合作软实力。外国元首访华首站选择北京以外的城市往往是出于铺垫暖场的考虑,或拥抱或展现软实力,在这方面梅姨和马克龙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马克龙打的是文化牌,梅姨则打出了教育牌。这张牌十分讨巧,在做到与马克龙差异化的同时还体现出英国的优势和中英友好的历史。武汉是中英友城合作的代表城市,她在武汉大学所参加的“灵动青春”活动是由英国政府,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和英国旅游局在中国共同领导的一项旨在激励中英两国的青年领袖的活动。英方在教育合作方面继承中有创新。自2014年起,英方派小学教师去上海学习数学教学法,梅姨此次宣布在未来两年内继续派遣200名英国数学老师来华交流学习;并且在学前教育、职业教育方面共同启动人员培训。

科技领域合作潜力巨大。特雷莎·梅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宣称,英国将投入4500万英镑以支持人工智能及相关学科的建设。

无独有偶,中国也在大力发展人工智能。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称中国要在2030年“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可以说,中英双方在该领域的认知是不谋而合,相向而行。

“一带一路”寻突破

能否升级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一带一路”合作是试金石。值得肯定的是,英国在“一带一路”合作中曾一直走在欧洲前列,中英关系经历了“蜜月期”——英国顶住美西方压力,成为第一个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西方大国,第二个给亚投行基础设施建设注资的国家——英出口融资署宣布支持250亿英镑“一带一路”亚洲项目业务。去年,哈蒙德财政大臣作为首相特使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此外,英财政部设立了“一带一路”融资合作特使和专家理事会。中英还成立了由卡梅伦领导的10亿美元双边投资基金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

不过,同卡梅伦时期相比,如今英国参与“一带一路”的调门和力度明显下降。第一,梅姨直到出访前都拒绝公开表态支持“一带一路”。这种冷淡有迹可循,她2016年出任首相后不久就推迟了对中资参与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站项目的审批。第二,梅姨要求北京方面必须遵守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全球规则。第三,卡梅伦领导的投资基金项目因未能找到主要投资者而难以启动。

哈蒙德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指出,“英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天然伙伴。”如果说,马克龙支持“一带一路”的表态最终见诸中法联合声明是给中方的一颗“定心丸”的话,哈蒙德口中的这种“天然性”在最后的中英联合声明中能得到多大程度的体现?是有具体项目作为抓手,还是仅仅一句支持,抑或是连提都没提,这是值得中方高度关注的。

元首私交是磁石

元首外交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如今世界各国领导人在处理全球或双边问题时所通常采用的一种有效的沟通方式,这一点从中美法三国领导人在最终促成《巴黎协定》上所起到的定海神针的作用就可见一斑,也可以从特朗普和安倍私交甚笃,促使美日关系迅猛发展获得启发。因此,元首外交是否能转化成良性的元首私交对于两国外交关系的发展就显得至关重要。

应该说,中英两国领导人发展良好的私人关系存在现实可能,这源于两者对“黄金时代”的定位和投入未变。习近平主席与特雷莎·梅首相在二十国集团和汉堡峰会上两次会晤,多次确认了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定位,并表示要坚定不移发展面向21世纪的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不过,同欧洲另外两个大国领导人相比,梅姨缺少些底气。习主席与默克尔总理拥有多年交情;马克龙虽然资历尚浅,但在对外关系上积极主动,抓住新年首访机遇提升中法关系,其重塑欧洲的鲜明理念和强化中欧关系的切实需求同中方领导人不谋而合。在同习主席交情不具备时间长度和情感热度的情况下,梅姨如何通过此次访问突出“差异化”,像磁石一般拉近同中方领导人的关系,实现“后来者居上”的局面?我们将拭目以待。

中英都进入新时代,为两国进一步深化合作提供了新机遇。特雷莎·梅此行对于进一步促进中英关系发展具有历史性意义,需要双方精心运筹。笔者以为,只有实现上述提及的“四轮驱动”、“软”“硬”兼施,黄金的成色才够明亮,黄金的关系才够坚挺。

(本文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问题专家宋卿)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