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诺贝尔经济学奖:善小可以纠正大谬?

发布时间: 2017-10-12 02:43:4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凡桑 浏览次数: 评论:0

“助推”经济学背后的人物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被授予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他将心理学的洞察力融入经济理论和政策制定。评奖委员会称,表彰塞勒教授对行为经济学作出的贡献,是因为他让这门学科从“一个边缘且有争议”的领域变成一个“主流领域”。

72岁的美国学者塞勒是行为金融学的奠基人之一。评审委员会的声明评价说,塞勒的贡献在于,在分析人们的经济行为与心理活动之间架起了桥梁。他的研究成果拓展了行为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对经济研究和决策意义重大。他的理论吸引了许多国家的政府,很多决策者似乎从中悟出了能以“理性的善小”去纠正“非理性的经济谬误”的门道,因此而对塞勒的理论趋之若鹜。

评委介绍说,塞勒是将心理学与经济学相结合进行研究的先行者,他重点分析了有限理性、社会偏好和自制力缺乏三种心理活动,证明这些人类特质如何系统地影响个人决策和市场结果,从而产生相应的经济后果。塞勒表示,他的研究揭示了人作为经济行为和决策中的主体,并不是完全理性的,会受到各种心理作用的影响。他说,自己的研究带来的最重要影响是“确认经济代理人是人类”,以及金钱决策并非完全理性。

在塞勒的理论体系中,有限理性是指人们在作决定时,会通过建立多个不同的“心理账户”来简化经济决策,同时倾向于狭隘地考虑单个决定的后果,而不是考虑整体效果。

社会偏好是指人们在作决定时不仅出于趋利心理,还会考虑社会公平。这既可能是出于维护正义,也有可能是因为嫉妒。塞勒的理论展示了消费者对公平的关注会反对企业在需求增加时涨价,但却不会阻止企业在成本上升时涨价。

人们在新年伊始制定的宏伟目标很多都难以实现。塞勒用自制力缺乏理论解释了这种长远规划与短期行动之间的鸿沟,并在实践中发明了“助推”方法,帮助人们更好地实现自我控制。

曾经客串“大空头”

塞勒1945年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目前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任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0万美元)。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打算“不理性地”花费这笔奖金。

塞勒曾客串演出2015年上映的“大空头”(The Big Short),这部电影描述次贷风暴和房地产泡沬导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金融界人士如何利用危机发财。

被问及他是否认为这项研究也适用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时,塞勒回答说:“至于特朗普总统,我认为,他最好还是看看那部电影。”他如此回答,很可能是影射特朗普作出的为美国金融监管松绑的决定。在2007年到2008年爆发的次贷危机和金融风暴后,美国出台了加强金融监管的措施,虽说并未完全真正实施,但监管毕竟对市场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而特朗普上台后立即宣布放开监管,原本就摩拳擦掌的华尔街自然无比兴奋,但对金融风暴及接踵而至的经济危机仍心有余悸者却感到担忧。

《助推》成为流行语

塞勒与人合著了全球畅销书《助推》(英文Nudge,法文coup de pouce),其中探讨的课题包括如何给予人们激励才能让他们作出更为理性的决策。这部著作的观点被广泛应用,西方许多政府都不亦乐乎地引用“助推”,塞勒也不厌其烦地为英美等国的领导人出谋划策(他曾担任奥巴马总统的顾问,也曾向英国卡梅伦政府提供咨询),法国历届政府在宣扬发放“利好”时,也经常引用coup de pouce。

传统上,经济学家假设从社会层面来看个人的行为总体上是理性的,根据自己可以轻易获得的所有信息做出决策;但塞勒的研究融入了来自心理学研究成果,以帮助解释为什么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完全理性,例如难以为退休后的人生阶段储蓄,以及认为自己已经拥有的物品或金钱(而不是自己可能购买或赢得的东西)具有更高价值。

塞勒的研究成果之一是指出了“心理会计”现象,也就是说,如果一笔钱被标记为某个特定目的,人们会以特定的方式花掉它。这种观点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可以通过发放贴上特定目的标签的补贴,来劝说人们把钱花在特定项目上,即使实际上对于人们如何花钱并无限制。例如,英国的研究表明,养老金领取者在获得一笔被称为“冬季燃料支出”的款项后,会更加舍得加大居所供暖支出,即便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自由支配这笔钱。

经受时间的考验?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加登福斯在评价今年得主塞勒时说,他使经济分析变得更“符合人性”,他的理论能够“帮助人们作出更好的经济决策”。比如,“有限理性”概念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在缴纳俱乐部会员费后,即便伤了手肘也要继续打网球,而当朋友邀请你免费打球时却会拒绝;每年新年制定的宏伟目标往往会落空,而利用“助推”方法可以帮助自己去实现长远目诺贝尔经济奖评委会强调,此奖评定的重要标准是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过,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引发的争论颇多。比如,197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倡导自由市场、限制政府权力的弗里德曼,在当时饱受异议。199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哈利·马科维茨等三名经济学家后,《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的作者塔利布认为,这些学者的理论鼓励了过度的冒险行为。

今年的得主塞勒,其研究领域从一开始就处于争议的漩涡中。经过30多年的潜心钻研,塞勒引领的行为经济学如今已在学界站稳脚跟。塞勒在实践中摸索出的控制非理性行为的方法在美国被采纳后,已被100多个国家的政府参考借鉴。这些都成为他最终获奖的重要依据。

不过,时间的考验可长可短。比如现在有上百个国家表示借鉴塞勒的理论,但如再进一步探讨的话,最直接获益于塞勒建树的美国和英国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不仅算不上成功的国家,甚至可以说相当失败的国家,这一点,从特朗普上台和英国退欧后西方出现的大量分析聚焦这两个国家的中下层民众日益陷入贫困是政治“地震”的主因就不难看出。不过,塞勒的贡献也许减缓了这两个国家新自由主义制度造成的危害也未可知。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验证塞勒的理论。

时代特征:勿以善小而不为?

此外,塞勒的理论之所以近年来在西方流行,一方面是可能因为周而复始的危机使人日益聚焦人类在经济活动中的非理性因素,另一方面也可能因为西方许多国家在债台高筑的情况下财政捉襟见肘,除了coup de pouce之外已经不大可能再奉行凯恩斯倡导的国家干预经济政策,“助推”尚能体现政府“家长式的引导”作用,避免经济陷入更严重的非理性状态,在目前情况下,政府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能交差了。也因此,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厕所也从塞勒的理论得到了启发,让如厕男性看到“请上前一步”的文明警示,并因此而节省了一定的清洁费用,估计塞勒看到这样的成果不会不满意。不管怎么说,能以四两拨千斤的艺术纠正非理性经济的巨大谬误,应该是许多国家梦寐以求的目标。

(本文作者系凡桑)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