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浅谈法国政治与媒体的“不分家”

发布时间: 2017-10-11 02:31:0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建庚 浏览次数: 评论:0

前一段时间,法国总统府任命著名记者罗日-博迪(Bruno Roger-Petit)作为爱丽舍宫新闻发言人。消息一出,法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尤其是媒体界和部分学术界,一致强调“政媒”分开,他们认为作为“第四权力”的媒体理应与政治保持距离,以便有效地起到监督、批判作用。然而,毋庸讳言,在事实上,法国媒体与政治的关系一直“密不可分”,或者如果套用一下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的场域概念,也可以说法国的媒介场域与政治场域存在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与其他国家类似,法国媒体在政治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法国政府对媒体的监管与控制也一直存在,法国国有媒体如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国24小时新闻台等也都承担着法国对外传播的重任,等等。本文则尝试从不被众人熟知的法国政府对媒体资助、法国媒体自身的政治特性以及媒体人与政客的“跨界互动”这几点来向读者介绍一下法国政治与媒体关系的“特色”。

首先,法国政府在与媒体的关系上扮演了更为“积极”的角色。众所周知,相比英美媒体,法国媒体较少商业化,换句话说,他们对商业广告的依存度没有英美媒体那么大。就报纸而言,在法国,绝大多数的报纸主要依赖的收益是发行量,而非广告。但是,法国报业从政府的资助中“获益非浅”。法国政府对所有的报纸提供一般性资助,诸如电话和传真花费,海上邮寄发送等提供补贴。有研究称,巴黎的报纸,如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共产党的《人道报》、极右的《现在》以及左派的《解放报》等,在不同时期的发行量低于15万份的情况下,均获得政府的直接资助,从而保持了法国“报刊的多样性”。

在电视方面,身在法国的华人都知道,在法国购买一台电视的花费和国内差不多,但是,很多拥有电视的家庭每年都要支付137欧元的“电视税”,法国政府通过收取这个税向公共电视台提供大量补贴。

从政府获得资金与市场广告的收益不同,从某种程度讲通过补贴资助的形式或多或少地对媒体施加着影响。

此外,作为记者本身也从政府针对法国媒体人在个人所得税的优惠政策上获益。

其次,法国媒体本身的政治意识形态和立场鲜明。法国的学者注意到,法国媒体在新闻上更多表现为表达的新闻业,更倾向于对观念表达,而不是事实的真正呈现。就传统纸质媒体而言,无论是全国性的还是地方性的法国主流报纸都有着鲜明的政治立场。法国著名的《世界报》(Le Monde)被认为是一份政治倾向中间偏左的知识分子报纸,它的主要受众是大学老师,高学历公务员及社会精英等。《解放报》(Libération)是左派的旗帜型报纸,主要支持社会党。尽管《世界报》和《解放报》都被大的私人企业财团控制,但是,并未从实质上或根本上妨碍他们保持政治倾向。《人道报》(L'Humanité)是法国共产党的机关报,用马克思主义视角观察时事。另外,影响比较大的全国性杂志《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快周刊》(L'Express)也都是左派媒体。

相反,法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报纸《费加罗报》(Le Figaro)政治主张偏右,支持自由化经济和企业主利益,堪称右派的“代言人”。而周刊《观点》(Le Point)在政治和经济层面上是典型的自由派主张,《现实价值》(Valeurs actuelles)周刊比《观点》右派倾向更强,力主自由经济,捍卫价值家庭观和国家利益,反对移民等。

在地方上,舆论空间大多被传统的地方媒体集团所控制。比如,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法兰西日报》(Ouest-France)、西南部的《南方快报》(La Dépêche du Midi)两家都是传统左派报纸,无论是社会党在中央或当地执政,两家报纸在维护执政党派的宣传方面都给予有利的舆论支持,相反,对右派政党则是“批评有加”,立场鲜明。

法国媒体的意识形态特色在今年的总统大选期间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报纸为支持自己拥护的党派候选人,参与到大选的舆论战中,而且全力以赴、不遗余力。

最后,从媒体人与政客的“跨界互动”方面来看,媒体人转行成为政客或政客变为记者的现象“自古有之”,实不为奇。在当今堪称一个信息与传播的社会,像记者罗日-博迪转入政坛成为政治权力人物的媒体顾问,从某种程度讲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有助于政治传播的职业化和专业化。但是,也确实有些记者放弃媒体行业投身政坛。例如,前两年曾引起广泛争议的罗伯特·梅纳(Robert Ménard),这位曾经的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协会负责人、法国国家电台的记者于2014年在极右翼国民阵线的支持下,当选成为法国南部小城贝兹(Béziers)市长。而此前更有先例,曾是法国电视一台的著名记者多米尼克·博蒂斯(Dominique Baudis)离开媒体进入政界,在1983年-2001年期间作为市长长期执政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其实,在目前的政界,像现政府中的环境与能源部长尼古拉·于洛(Nicolas Hulot)、极左派的“不屈服的法兰西”的总舵手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以及其同党、新当选的国会议员弗朗索瓦·胡凡(François Ruffin)等等都曾经有过出色的记者生涯。

相反,有一些政客离开政府权力机构后主动“进驻”媒体,比如中国的老朋友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前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嫡系的前议员亨利·桂诺(Henri Guaino)、前卫生部长若思丽娜·巴什罗(Roselyne Bachelot)、前文化部长欧黑丽·菲里佩提(AurélieFilippetti)等等,在离开政府后都分别在广播或电视上做起了专栏节目。有分析称他们大多是为了延续自己在媒体上曝光率、以免被公众所遗忘,从而继续在政坛上施加或多或少的影响力而已。但是,相比较他们的前辈阿兰·佩雷菲特(Alain Peyrefitte)这些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作为大家熟知的《当中国觉醒时……世界将为之颤抖》(Quand la Chine s’éveillera…le monde tremblera)和《中国已经觉醒》(La Chine s’est éveillée)两本书的作者,阿兰·佩雷菲特曾是戴高乐将军的“左膀右臂”,曾8次出任政府部长,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部长。曾任职戴高乐政府负责监管媒体的信息部长的他,在80年代伊始退出了国家政府权力部门,华丽转身,从1983年开始任职《费加罗报》编委会主席,直至1999年去世。而这位后来的媒体界“大佬”在1965-1997年间还一直兼任巴黎附近小城普罗万(Provins)市市长,堪称横跨“政媒”两界。

说到横跨“政媒”两界,还有另外一个人物不得不提及一下,那就是让-米歇尔·白雷(Jean-MichelBaylet),这位地方媒体界的“大佬”掌控着家族企业《南方快报》集团。但让-米歇尔·白雷常年活跃于中央或地方政坛,他曾多次任职中央政府,最近一次是在瓦尔斯政府掌管国土规划部。而且让-米歇尔·白雷在1996-2016年间长期担任左翼政党左派激进党(Parti radical deGauche)主席。

综上所述,今天我们看到的记者罗日-博迪“委身”政府的现象在法国实在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而法国政治和媒体相互依存、“政媒”不分家的现状也会一直继续下去。

(本文作者系孙建庚)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