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为什么吴建民大使让我们难忘?

发布时间: 2017-06-19 02:36:3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徐波 浏览次数: 评论:0

2016年6月18日凌晨,前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在前往武汉大学讲课路上因车祸不幸逝世,消息传出后,在中国社会乃至世界引起强烈反响。

为什么一位年届77岁的退休大使的逝世会在中国公众中,特别是知识界、青年中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为什么希拉克、基辛格、施罗德、拉法兰、布朗等许许多多世界著名政治家会就其逝世表示由衷哀悼?为什么CNN,BBC、英国《金融时报》、法国《世界报》等世界著名的媒体会对吴建民的逝世予以专门报导和评述?我想原因很简单,这就是因为他几十年来,特别是在其生命最后几年所积极倡导的中国“和平对话”外交思想。

吴大使和平对话思想最简单化的归纳就是“爱祖国、爱人类”,这是他作为外交学院院长对其学生一贯的谆谆教诲。他还有一个对其学生们的忠告就是要认清时代。他警告说,中国已处在鸦片战争以来最好的民族复兴时期,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但不仅世界没有准备好,中国自己也没有准备好,任何对时代的误判,哪怕是小错误,也会使中华民族如此难得的历史复兴机会与我们失之交臂。

吴大使离开我们整一年,在这一年里,世界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英国脱欧、特朗普公然拒绝《巴黎气候公约》,“反全球化”或“去全球化”思潮一时在世界各国普遍走俏,如果不是马克龙总统当选,法国很难说不会归于“特朗普俱乐部”。在这样的形势下,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急速抬头,从某种意义上讲,世界处在冷战后最不安定的时期,恐怖活动此起彼伏,发生在英国曼彻斯特和伦敦的恐怖袭击再次提醒我们,在一个文化和宗教上充满偏见、不信任,甚至仇恨的国际环境中,任何人,任何文明均会成为极端势力恐怖袭击的理想目标。

因此,如果全球化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规律,如果拥抱全球化已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共识的话,“爱祖国、爱人类”是否就是通向全球化和人类大同的“通行证”?

我们很难想像,一个不爱人类的人会真心拥抱全球化?同样,如果只爱祖国,人类社会又如何在全球化条件下共同生活、共同工作?这就是习主席今年年初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利益共同体”的中国和平对话外交的思想精髓所在。

6月16日下午,作为吴建民大使过去的同事和朋友,我们在法国培养外交家和政治家的摇篮巴黎政治学院举办了“吴建民和平对话思想研讨会”。前外长韦德林、前总理拉法兰特别代表德加莱、前参议院法中友好小组主席贝松、前法国总统蓬皮杜之子、医学教授阿兰蓬皮杜、前法国驻华大使、国际展望局主席蓝峰、戴高乐基金会秘书长Marc FOSSEUX、法国著名企业家、ENGIE集团监事会主席梅斯塔莱、法国著名《回声报》主编巴雷,以及吴建民大使女儿吴捷和“吴建民中法青年交流奖学金计划优胜者”等中法各界代表200多人出席研讨会。

人们在吴大使冥诞之日从法国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在一起,通过研讨会的形式缅怀他,场面真诚感人,让人看到一位中国的退休大使是如此受到法国社会各界由衷的爱戴,这种爱戴已超越了国界、民族、文化,甚至意识形态的差异,使中法真正一家亲。

研讨会上,8名“吴建民中法青年交流奖学金计划优胜者”现身说法,向媒体和公众讲述他们眼中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国,讲述他们对“吴建民之友”的由衷感谢,使他们有机会去发现和认识真正的中国,并立志从现在开始,要像吴建民那样致力于中法友好和世界和平。

专门从布鲁塞尔赶来的伊丽沙白(Isabelle Pernot Du Breuil)对我说,吴大使的逝世让她哭了一整天,研讨会让她感到吴大使回来了。她对我表示,这样情真意切的聚会不仅在巴黎看不到,在她的一生中也很少见,尤其这毕竟涉及到两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

更让我感动的是,一些吴大使的好朋友因出差在外或日程冲突专门向我表示歉意,如法国现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的外交顾问卢捷力、前总理德维尔潘、前议会事务部长勒甘、前文化部长德瓦布、前希拉克文化顾问特拉诺瓦、前巴黎工商会主席盖伊等。在14日伦敦举办的第8届中欧企业家峰会上,拉法兰总理再次向与会的中国企业家们高度赞扬吴大使的和平对话思想,并对不能出席16号的活动向我再次表示歉意。在研讨会开幕式前二小时,外交部长勒得里昂亚洲事务顾问Mme Myriam PAVAGEAU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因紧急公务不能代表外长出席研讨会,向我表示歉意并对活动的举办表示由衷的赞赏。她还对我说,她曾在驻华使馆工作过,非常认同吴大使的观点,敬重其人格,希望“吴建民之友”能把吴大使的事业继续下去。

吴建民为什么让人难忘?

显然,答案并不难。韦德林认为,吴大使是我们这个混乱的世界难得的一位“智者”,他的和平对话思想对处理今天的国际关系中特别宝贵。

诚然,战争和平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只要有人类的存在,战争肯定不可避免。然而,在浩浩荡荡的全球化浪潮中,和平与发展毕竟已取代战争与革命的时代,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爱祖国”、“爱人类”的唯一选项,而只有“祖国”和“人类”和谐共处,“祖国”才会“繁荣富强”。

吴大使虽然离开我们了,但他的思想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这就是先驱精神的意义。从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中国政府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特别倡导“民心相通”,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崭新时代的到来。同样,从第一批“吴建民中法青年交流奖学金计划”优胜者访华归来的脸上,我们看到了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这种激动告诉我们,新一代的吴建民在中法青年一代正在不断涌现,中法友好一定会薪火代代相传。

站在中法友好交流的历史高度,我们同样看到这是“吴建民之友”的历史责任,是我们大家对中华民族复兴的集体责任。这种责任要求我们必须认清我们的时代,担当起我们这代人的职责。明年是一战结束百年,后年是《凡尔赛条约》百年及著名的“五四运动”百年这个中国步入现代化100年的象征性节点,将拷问着我们每个人的历史责任、勇气、智慧和担当。

这样的历史节点同样将“吴建民之友”,抑或中法两国人民在全球化的今天的命运和责任放在一起。

(本文作者徐波,前外交官、吴建民大使的亲密合作者,法国“吴建民之友”发起人之一。)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