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大选打假?治标不如治本

发布时间: 2017-04-19 04:13:3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凡桑 浏览次数: 评论:0

风水轮流转,而且转得还相当快。六年前,被西方媒体称作阿拉伯之春之神器的脸书及其它网络社交平台,现在因其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中“极其负面的作用”而成为西方传统媒体攻击的目标,在欧洲多国进入选战的特殊时期,社交媒体更成了警惕防范的对象。

看来,世间的事物往往两说,因场景、时期、角度的不同,对同一件事物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比如脸书之类叱咤风云的社交平台,在发源于突尼斯、埃及、继而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动乱中,被西方媒体誉为对付独裁的利器,因为它们可以打破阿拉伯国家强权对舆论的钳制,通过有效的民间传播让民众了解事实真相,并进而起到一呼万应、号召民众起义推翻独裁的关键作用。美国人发明的社交平台因而被视为推动阿拉伯革命的利器,而西方的软实力能展现出如此威力,足见西方制度的强大和优越。

谁料想,没过几年,象征着西方民主制度强大实力的脸书竟然成了“危害民主”的利器:西方媒体在总结美国特朗普上台的经验教训时,认为社交平台是谣言惑众、助推特朗普赢得大选的重要原因,以致几大社交平台都表示要设法推出“新闻打假”措施,连“因特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也加入了高呼打假的阵营,认为这是涉及民主安危的大事。最近,主打经济的经合发组织也不甘落后,呼吁成员国打假应从小抓起,应教导小学生辨别“假新闻”。自认为严肃的媒体更是身体力行,比如法国的《世界报》据信已经有15个记者和专家组成的“打假团队”,在目前法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满天飞的“假新闻”可能左右未来法国国运之时,这个团队工作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问题是,同样的平台,在阿拉伯世界就是传播真理真相的利器,而到了西方就成了谣言惑众的载体,如此两极的评判,让许多人无所适从。

其实,许多西方人现在转向网上或社交平台上传播的信息而忽略甚至不信任传统媒体(电视、电台、报纸及其网站),其主要原因恐怕还在“权力体制”及被被视为这一体制的组成部分的媒体本身。在西方,媒体往往被称作“第四权力”(现代西方常见的体制称作“三权分立”,所谓三权,指的是行政、立法和司法),可见它拥有的话语权使它在当代西方社会运作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以特朗普当选为例,就事论事的看,是因为政客一再食言,无论哪一派的竞选承诺都无法兑现,久而久之造成失信于民的结果。与此同时,以“造王者”自居的媒体(包括形形色色的民调机构)在民众眼中成了服务体制、甚至捍卫体制的中流砥柱,其角色从根本上受到质疑本是完全合乎逻辑的事。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和英国,法国也并非例外。

平心而论,平台就是平台,难论好坏。六年前的社交平台从本质上说跟今天并无不同,它当时可以传播真相,今天也同样可以传播真相;反之亦然:今天它可以传播假消息(这是不容否认的),当时也可以,谁能说,在“阿拉伯之春”时期传播的都是真相?

事实上,在希望掌控社会、玩弄舆论的人看来,能为我所用,就是好的平台,反之就是坏的。事实上,六年前它在阿拉伯世界起到的是反强权、反体制作用,今天在一定程度上仍在发挥类似的作用。比如美联航暴力驱赶乘客,美国警察枪杀黑人之类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如发生在过去,有权有势者往往利用强大的话语权占据舆论高地,或者干脆置之不理。但在人人可以用手机拍摄并上社交平台的今天,要想掩盖真相,难度明显加大。社交平台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小人物对抗权势的武器。也许,正是由于这一特点,它让政客担忧,并成了某些媒体的眼中钉,因为媒体喊了多年而从未真正实施的“反省”、“自律”,可能因社交平台和网上信息而到了不得不作出调整的地步。当然,谁要是相信习惯“造王”者仅因社交平台可能产生的威慑就会成为尊重真相的楷模,恐怕难免会后悔的,因为无论要谁拱手让出权力,无论是政界、经济界或是媒体,都非易事。如果,从社交平台在阿拉伯之春到特朗普上台等重大历史变更中所起的貌似矛盾作用出发,权贵和精英能够开始反思对西方多年深陷困境应负的责任,都应视为积极的开端。就怕这仍是一种奢望。

归根结蒂,脸书在阿拉伯之春和特朗普上台中所扮演的至多是一种催化剂的作用,所谓大选应该加大新闻打假的力度看起来更像个伪命题。清理假新闻本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其困难之处恐怕恰恰在于,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社交平台,都往往真假难辨,打假无论对哪一方,都是长期任务。说到大选的真正要务,还应看清问题的实质:毋庸讳言,真正的病因在于体制。既得利益阶层如果继续有恃无恐,无视民众的怨愤,使不平等现象发展到积重难返的地步,其后果实难预料。法国大选本应是选择未来的契机,如果舍本求末,仍然纠缠于社交平台对真假新闻应付的责任上,未免让人彻底失望。

(本文作者凡桑)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赵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