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习特会”和美国空袭叙利亚

发布时间: 2017-04-10 02:45:0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习特会”和美国空袭叙利亚这本是两件不相干的事,但让美国故意绞到了一起,我们只好一起谈。习特会一切如仪,本身没有任何意外。(有意外在会外,后面会谈。)中方得到的最大收益是气氛上的。就是特朗普显然不会与中国撕破脸了。习特讨论的细节透露得并不多,比如必要谈的朝鲜问题,人们并不知道就里。就知道建立了四个高端对话平台。知道特朗普接受邀请,今年之内就会尽早访华。那些有限的官方细节真是不用笔者来复述。笔者今天想描述的都是似乎的花边。

比如特朗普的外孙女秀了三种中文,先唱“茉莉花”,再背《三字经》,再背唐诗《登鹳雀楼》。功夫不小。特朗普的第一千金伊万卡让她的三个小孩都学中文,如果不是显示了她对中国的喜爱和尊重,至少也是表达了她对中国前程的看好。看见一张官方照片,伊万卡站在特朗普和习近平两对夫妇的身旁,五人合影。这的确有些非分,难免会招非议。正式宴会时,伊万卡的夫婿库什纳和她本人就坐在习近平彭丽媛的右手。他们俩显然在主导美国对华关系乃至更多的事情。美国人搞裙带,与中国无关。但他们俩对中国显然持友好态度,这对中国而言真是大好消息。笔者觉得这种背景,这个气氛,比那些协议都重要。因为库什纳、伊万卡对特朗普的影响,显然超过任何美国官员。以我看,库/伊两人加起来,就是特朗普的第一顾问,而且是所有要事都管的那种。

特朗普还是特立独行,比如他会在宴会的正式发言中说:“我们已经谈了不少,迄今一无所获。不过我们将会有一个非常棒的中美关系。”他还说了许多中美友好的话语。总之,这次会面达成多少协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种正常的气氛完全化解了特朗普在竞选时摆出的一副要和中国横眉立目、大干一场的架势。请大家不要笑话本人对这种裙带花边如此看重。在笔者看来,有关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亚的一切消息那才都是无需学者关注的花边。因为她就是一个标准的花瓶。伊万卡可不是。她是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而且一切玩得极为娴熟。除了过于出风头,论到观点立场,真的少有差错。为了不让公众和政界过于惊诧,特朗普在用水磨功夫一步一步把她引入政坛。显然特朗普真是需要他的第一千金和第一女婿。如果特朗普未来四年执政成功,这二人必定居功厥伟。而且笔者认为,特朗普执政整体或大体成功的可能性确实存在的。因为他确实看准了美国存在的好些问题。而且他执政不到三个月,已经体会到就是贵为美国总统,也并不能为所欲为。他的好些乖戾立场,已经修正。比如他对中国的态度,几乎已经180°大转弯。这显然与他身边的大多数人和包括库/伊的力劝深切相关。当然说到底,还是中国的分量本身使特朗普无法造次。

特朗普在晚宴的当中告知习近平,美国开始袭击叙利亚,让习近平陷于尴尬,是这次习特会中唯一的意外。当然肯定是处心积虑。不过这个机会又出现得完全偶然。如果没有两天前的化武疑云,不知特朗普又会找一个什么由头给习近平下马威风。

化武袭击事件本身,本人的直觉是一个偶然事件,最可能是现场的什么可能与战争完全无关的化学品被意外击中,造成污染。当然也可能是哪家造反派的储备物。还有一种可能是有意的栽赃陷害。用数十条儿童的性命做道具,那就真是恶毒。说是叙利亚政府军施放很不合逻辑。因为阿萨德现在已经摆脱困局,胜利在望,实在没有理由,没有动机去惹这一身骚。退一万步他真要使用化学武器,对象也不应当是平民、妇孺儿童,而应当是他必须打击的反对派武装人员。伤害儿童这种事,只有恐怖分子才可能刻意为之。阿萨德再坏,也不是恐怖分子吧?他也应当还是有底线的吧?说是俄国人放的,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俄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普京是一个普受尊重的、负责任的政治家。说俄国或普京会下令施放毒气残杀妇孺儿童,为去达成任何政治目的,完全超出想象。

然而一群西方政要的想象力还是与常人不同。这里还完全没有查清事实,美国就动武了,欧洲的几个应声虫马上就开始站队,当然还只是口头上。这真的让我想起了小布什当年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的故事。到头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找不着,只需说“我们要推翻独裁”或者“没有萨达姆的伊拉克更好”就可以了。问题是,旁边的沙特也是独裁国家,为什么你不去推翻呢?这些问题,他说有理就有理。这就是超级大国的霸道特权。据说玻利维亚驻联合国代表在4月5号的安理会上,拿出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2003年摇着小瓶子指控伊拉克拥有化武的照片,提醒世人美国的证据并不可靠。但是这并不妨碍美国再次这样做。一样有应声虫。

竞选期间,特朗普批评美国以前几个政府干涉中东事务,酿成无数惨重后果,包括IS的崛起,说得头头是道,赢得无数民心。他要在国际事务上战略收缩,笔者也认为真识时务。现在当然还不能说他就已经全盘放弃了这些竞选诺言,但至少是兆头不好。而且特朗普处处紧缩预算,只有军费大幅增加,也真让世人看不清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本人还是推测,至少是期望,如无进一步事态,(比如找到阿萨德施放化武的铁证。)这次袭击会到此为止,美国不至于就要大规模武装卷入叙利亚内战,重蹈小布什的覆辙。

中国人说“殷鉴不远”,其实已有3000年。西方人说“滑铁卢就在前面”,其实也超过200年。但是利比亚的悲剧就发生在至今不过6年的2011年。卡扎菲的确独裁,的确有好些劣迹,但是把这个独裁者干掉以后,利比亚人民得到了和平民主与繁荣吗?西方得到一个唯命是从的跟班了吗?除了收获一船一船的难民之外,西方又收获了什么?

本人看得清楚,很多人都看得清楚,笔者就是不明白,那么聪明的西方政要为什么就看不清楚,阿萨德一旦倒掉,叙利亚 99%就会是另一个利比亚。哪里会有人把这个国家管得起来。那些反对派有一个成气候的吗?眼看IS就要全面崩盘了,怎么会出这种可能导致功败垂成的糗事?半年前还洞察中东大局面的特朗普,才上台不到三个月就权令智昏了吗?本人深为看好的库/伊搭档也吹不动饭桌风了吗?

世事真的太难料。比如大家都曾预测,特朗普上台后,美俄的关系会改善。但是在莫须有的“通俄门”的压力下,特朗普在这个方向什么也不敢做。这次袭击叙利亚,显然又把与俄国的关系搞崩了。特朗普赢得战术利益,(撇清与俄关系。)但整体战略调整则可能失败。应当是因小失大。

不过有人说,打起来才好呢,中国岂不是又可以赢得多少年的战略机遇期吗?本人还是先心疼叙利亚人民的痛苦,再心疼欧洲又要首当其冲继续遭遇难民潮。中国的机遇,还在其次。笔者很钦佩习主席的表态,中国并不期待这样的机遇。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赵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