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法国总统选举出现被玩坏的迹象

发布时间: 2017-02-08 03:51:5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2017年法国的总统大选现在进入如火如荼的决战阶段。有什么手段都必须拿出来,否则就可能太迟了。进入新年以来,竞选正是高潮迭起,波谲云诡,让人有目不暇给之感。

第一个高潮是左派大党,现在执政的社会党初选于1月22号结束。一直被舆论看好的,辞职参选的社会党右翼前总理瓦尔斯意外落败。而代表传统左派的阿蒙异军突起,以大比数胜出。其民意指数甚至超过更左的梅朗雄,让其顿生整合传统左派、极左派和环保派之豪气。他最出彩甚至科幻的政纲是:向机器人征税,给每个法国人发放750欧元的普遍基础收入!

第二个高潮是才爆出不过10天的共和党正式总统候选人菲永妻子空饷门。其间爆料迭出,到本周一菲永召开记者会正式澄清。称其所为都在法律界限之内,但超出了民众感情的容忍度,愿为此道歉。不过司法的调查并不会因此结束。菲永不接受任何B方案,坚持参选到底。他的严重受损的民望能否得到有效恢复,实在相当可疑。

第三个高潮有三位主角在上周六和上周日在法国第二大城里昂联袂演出。周六率先出演的以非左非右标榜的前进党马克隆,召集到一万六千拥趸。现场气氛热烈,但他并未提出更多新的纲领细节。周日则有极左派梅朗雄运用全息成像新科技在里昂和巴黎两地同时出演。两地人数合计,也有一万数千。他的政纲当然是为社会下层大声疾呼。最后出演的是极右的民族阵线主席玛琳娜·勒庞。她的拥趸只有数千到场,但气氛之热烈则远超前两位。她的演讲平均每两三句话就会得到一次掌声,并有数次全场起立欢呼。政纲内容则一如既往,并无新意。

现在开始进一步解释,为什么本人感觉,这次法国总统选举现在出现被玩坏的迹象。

西式成熟民主国家的选举结果,依托稳定占据多数的中间选民,始终在中左和中右之间和平转移,极左和极右从未获得真正出线机会。具体到法国,仅有2002年社会党参选人若斯潘首轮落败,让老勒庞意外进入第二轮。对垒的传统右派候选人希拉克以82%的惊人大比数胜选。那真的只是因算计不周而出现的意外。

现在法国的情况可是与当初大不相同,大局面危险太多。

首先,传统左派已经分裂为马克隆、瓦尔斯和阿蒙三派。马克隆从来不是社会党嫡系,他甚至不是社会党党员,却当上奥朗德政府大船上举足轻重的经济部长。不到一年前跳船出走,自立门户,社会党也无太多的话可说。瓦尔斯在社会党中独领右翼,三年来,成为奥朗德的主心骨,但被左派主流始终视作异类。阿蒙居然集结起传统左派的大多数,在现今急需全面右转的政情中扛起正统左派的大旗,也实在是生不逢时。

瓦尔斯初选失败必然使他的支持者中相当一部分转向马克隆。根据空穴来风,其中甚至可能包括现任总统奥朗德。

菲永现在的情况是不上不下。他如果能够及时被司法还以清白之身,的确还有胜选机会。如果司法及早宣判他确有问题,共和党还有实施B计划的机会。这个B角,现任波尔多市长于贝应当是当仁不让。怕的是司法判决拖延不决,菲永的民意一直不上不下。到了最后的时刻再挨上一刀,让共和党换角都失去时机,那就是这次法国总统大选很可能是被有心又有力者通过司法手段真正玩坏的确切证据。

在这个局面下,共和党的损失最可能被极右派分享。但是无论如何,玛丽·勒庞本届赢得第二轮的机会还是极小。但是她和她的党非常可能因此赢得远超30%甚至达到40%的普选票,和大批的国会议员席次。这样,这个欧洲最大的极右党派就会在接下来的五年中,积累起更大的实力和骨干队伍。五年以后,如果法国的情况还是不见好,极右派就真的可能赢得总统职位。那首先欧盟的末日就会很快到来。同时,族群冲突也非常可能在欧洲大起。整个欧洲的大局面就可能难以收拾了。

最后来说马克隆。这个人的政见并不离谱,并不是又一个特朗普,而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鲜肉。他的问题是爆发太快,没有足够的团队,没有大批的有资历的追随者。比如就算他胜选总统,他的那些资历最多只有年把的前进党的嫡系又能有几个当选国会议员或胜任内阁职务呢?他在议会的多数只可能是七拼八凑。他的内阁肯定也是一个多党联合政府,总理也很难是既有资历他又信得过的人。他再有多么好的政纲,没有具足够行政经验又能互相配合的一批人去推行,要想行之有效真是难乎其难。也就是说,他的五年任期成功的希望会比有深厚底蕴的共和党的菲永或于贝小得多。如果继奥朗德之后,法国再因马克隆太嫩而错失五年机会,下次轮上勒庞的机会可就太大了。

本人上次预测,菲永胜选十拿九稳。现在必须承认,自己还是小看了各种变数。在西式民主制度下,这种不测风云也真是太过经常。五年以前,一个纽约嫖妓门毁掉了大有希望的左派总统候选人卡恩,让法国错失一个显然会远好于奥朗德的领导。现在只能希望悲剧不会重演。

再往远里说。整个西方现在进入越来越大的政治乱局实在并非偶然,而是西方整个经济局面日显凋敝在政治上的表现。而把这个经济凋敝的主要原因归咎于不成功的全球化或中国并不实事求是。因为全球化自始至终是西方在主导。搞到现在这个于己不利的局面,当然西方自己要负主要责任。美国的特朗普、英国的梅姨上台再加上法国的马克隆现象的出现,都是西方大国在病急乱投医的表现。如果特朗普或马克隆或菲永或于贝再失败,那整个西方就很可能真正会正式进入加速下行的模式了。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龙马)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