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特朗普胜选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 2016-11-10 09:09:3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都知道,美国总统大选前夕,选情经历了两次逆转。选前11天,10月28号,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宣布由于发现新的资料,要重新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原本似乎已经稳操胜券的希拉里选情大幅逆转。但是到选前3天,科米居然又宣布重新调查已经结束,没有发现新的不利的证据,维持对希拉里不予追究的原判。希拉里的选情当然又有反弹。

选前最后一日的美国民调普遍认为希拉里还有4-6%的优势。也有人反复指出,特朗普有隐藏选民(他们不好意思说会投特朗普),民调不能反映。但这个比例有多少无法精确估量。还有就是,倾向于特朗普的选民显然热情比倾向于希拉里的为高。但这个热情究竟能化为多少选票,也是无法精确预估。

美国的选举计票刚刚结束,特朗普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地大获全胜。所获选举人票多达290张,比希拉里多出事先不可思议的62张!连参众两院尤其是众院的共和党也都获胜。

最明显,最丢脸的,当然首先是希拉里,其次就是各种主流媒体,再次就是华尔街了。希拉里在几天前过69岁生日时,已经自称“未来的美国总统”,还预订了在纽约施放胜选烟火,但随后又取消,是否冥冥之中预示着不乐观的结果。而以47比2的比例支持希拉里的主流媒体,直到选前一天还在笃定希拉里一定胜选,今后恐怕会遭到特朗普总统的修理了吧?而华尔街的股票自然也是免不了又要大跌一番了。

笔者并不想说这就是人民的胜利、民主的胜利,但想说这是民粹的胜利、社交媒体的胜利和美国人“改变”愿望的胜利。当然笔者更想说的是,这是特朗普理念的胜利。

民粹的胜利说的是,公民的选票赢过了华尔街的钞票。社交媒体的胜利说的是,新媒体的传播力胜过了传统媒体。“改变”意念的胜利说的是特朗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胜过了希拉里主张的政治上天然就正确的,其实不知所云的“一起就更强”(Together, stronger)。

讲到理念,希拉里的确并没有多少理念。她关心的就是她的选票,她的美国的第一个女性总统的历史定位。一切政策就是萧规曹随,照着奥巴马的既定方针办,因此也就是照着奥巴马继续走衰的路子走下去。

而特朗普的新理念就比较多。笔者关注的主要有这几条。第一、要阻挡尤其是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第二、要阻挡来自有恐怖主义危险地区的立场可疑的伊斯兰移民。第三、要改变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第四、要在地缘政治上采取守势,开始军事收缩。第五、削弱政治正确势力,降低人权外交强度。

以前的成功的西方民主政治,是有多党或两党,是有轮替。但轮替的政党之间的差别实在是相当地有限,基本上仅是在中左和中右之间转换。极少出现大的路线转换。

在这次选举之后,笔者认定,美国会出现大的路线转换。这个转换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来主持。这个转换不可能顺利,但会起步。

这个转换还会波及到首先是欧洲、墨西哥,然后是整个世界。一个本来也是必然来临的大转换势必提前来临。西方已经开始的下坡路会面临一个明显的转机。前途还是两个,或者真能起死回生,或者死得更快。

特朗普获胜还意味着美国最高法院会维持保守派的多数。这会保证美国的政体在今后的很长时间内不会继续左转。

现在美国的各大权力机构中,民意、警察、军队、情报系统、参众两院、最高法院,都会至少偏向特朗普/共和党。而他的对手,主要就是也无比强大的华尔街和大体由华尔街控制的传统媒体,还有一贯左倾的知识界。双方还是棋逢对手。最终会鹿死谁手,现在还无法断言。

想必大家都知道一个“温水煮青蛙”的典故。说的是,把青蛙放在锅里从凉水开始煮。青蛙开始会觉得慢慢升高的水温蛮舒服。等到它察觉水太烫时,四肢就已经被烫伤而无法跃出,最后会被煮死在开水中。特朗普现在作为就是相当于在水还没有太烫,腿还没有真正失灵之前,就要作势跳出热水锅。能不能真正跳出,还未可断言。但是现在不跳,将来可就不会有机会再跳出来了。

对于特朗普的当选,欧洲会怎样因应,大家自然很快就能看到。应当只能是更加急速地向右转。具体一点大体上自然还是把特朗普的那五条新路线按照欧洲的需要进行一番修改后,然后也在欧洲逐步推行。前途也是两个,或者真能起死回生,或者死得更快。

笔者还要建议特朗普加强自身安保,小心做肯尼迪第二。这次竞选过程中,与希拉里有关的人士有五个人非正常死亡,原因都没有查清。

最后,特朗普上台后,与中国肯定在经济方面会发生一番相当激烈的对抗。笔者相信钱的事,总是能找到办法妥协。而地缘政治方面,中国一定可以有重大收获。比如台独、港独等势力,必会大为泄气。韩国、日本对中国的态度,也会朝和缓的方向发展。

更多的事态发展,当然还要观察。但大的方向,笔者以为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笔者是真心地为西方的前途感到担忧,实在不愿意看到为当代人类做出那么大贡献的西方文明在我们眼前就走入末路。因此,本人预祝美国人民好运、希望特朗普先生谨慎行事,为美国/西方找出一条摆脱困境的道路。

重寻新路,自然比因循守旧更加艰难,任重道远。不拼搏,就是死路一条。拼搏一番,还是有机会的。毕竟西方文明的底蕴是如此深厚,志士能人,所在多有,哪里轻易就会死掉。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