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希拉里“提名”演讲“纲领”之我见

发布时间: 2016-08-02 04:11:04   来源:欧洲是不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党代会都开完了,两党的候选人都已经正式就位,美国的2016总统大选决选阶段就正式开演了。

两个党代会产生了两份接受提名的演说。特朗普的演说已经评说过,今天来评说希拉里的演说。

无论如何,希拉里拣了一个便宜,就是民主党的党代会后开一周,她的演说也后发一周,她当然可以有的放矢,针对特朗普的演说来挑漏。

这不,她的演说题目就叫做“只有站在一起才能更强大”。这是因为她挑出了特朗普的演说中最明显的一个漏洞,就是他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体系,因此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它。”希拉里接下来当然讲了很多“团结才有力量,一个人救不了美国”之类的绝对正确的大道理。

希拉里的演讲有两个地方很动人。第一是她充分利用了她的女性和母亲的身份,散发出特朗普那样的大男人无法具有的母性的光辉。第二是她熟练地使用了普世价值、政治正确那一套话语,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比特朗普更多的对各种弱势群体的关爱。

但是我还是要指出,在好些方面,她的纲领也有好些漏洞。

首先是特朗普一开宗明义就宣布:“政治正确,我们再也承受不起!”这是特朗普对传统政治的最大突破,也是他得到半数美国人力挺的根本原因。而希拉里则全面地继承了所有的政治正确,连不提某教极端势力与恐怖主义的关系这个美国才有的特色政治正确也谨遵无逾。

接下来我们还是按着上一次的四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在制止恐怖主义继续泛滥方面,希拉里真的是一点新点子也没有。她只是说:“我们不会取缔任何一种宗教。我们会与所有美国人和我们的盟友们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关于打击IS,她重复了现在正在做的一切,没有更新的许诺。特朗普也没有说要取缔哪个教,他只是说不让那些身份无法查明的危险地区的可疑人员进入美国。他甚至都没有提及某教的名讳。但是某教的极端主义派别与恐怖主义的直接关系在欧洲都是一个公认的不避讳的事实,为什么奥巴马/希拉里/民主党就一定要避讳?难道非要闭上眼塞住耳朵来否认绝大多数恐怖分子都有一个类似的共同的背景这样一个彰明较著的事实吗?对这种“他(某教极端恐怖主义)可以杀你,你却不可以骂他”的窘境,我的确很难明白他们怎么可以如此自如地应付得心安理得。希拉里这次没有说,以前可是说过,要大量增加接待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她和德国的默克尔一样,真的是大发慈悲的圣母呀!但是像《三体》小说中的陈心那样的圣母的善心会害很多人,还需要多少事例才能被世人公认呢?关于如何打击IS,特朗普也没有具体说,他只是说,他们的日子长不了,大家似乎都相信他会准备雷霆一击。

然后是在非法移民这件大事上,希拉里说了三句话:“我们不会建一堵墙。”“我们还要为那些成千上万对我们的经济做出贡献的移民们建立获得公民身份的渠道!”“当数百万辛勤工作的移民在为我们的经济做贡献的时候,把他们踢出去将会是自毁且残忍的做法。全面移民改革将助长我们的经济并且让家庭免于分崩离析。”把话说直白,就是她不会驱赶任何非法(首先是墨西哥)移民,而且要给他们公民身份,那就是大赦啰。然后自然是欢迎大家接着来。

这真的是圣母拿出的第二瓶普世甘霖呀!一旦她把这些比奥巴马更勇敢的政策实施起来,美国拉美化的前景显然就会加速实现。如果把那些政治正确的大道理一发挥,说拉美化有什么不好?那里的人和我们有什么两样?你没有任何权利贬低他们……看见一个示威者举的标语:“没有人是非法的!”那国界还有什么用?美国籍是否应当赠与每一个想要的人?已经过世的大学者亨廷顿的问题:“如果美国充斥着外来(尤其是来自墨西哥的)移民,那还能是美国吗?”那是杞人忧天呀!

请大家认真评鉴本人以下这段思考有没有价值。任何一个文明,必须由建立、信奉它的人民来承载。文明真的是永远跟它的人民在一起。人民就是文明。人民繁衍了,其文明也会繁衍。人民搬家,文明会跟着一起搬家。人民换了,文明就会换。人民换一半,文明的精气神也会换一半。人民没了,其文明也就没了。一个有长久传承的人民,要彻底改换精气神,全盘融入或接纳另一个文明,那是极度的困难。地理、地域,乃至周边人文环境,都次要得多。在一个给定的地域,如果原文明的承载者因为任何原因被外来的另一个文明的承载者大批取代,幻想原文明的精气神可以(依靠比如一部宪法、或一套价值观)永久存续,那很可能、很担心是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

亨廷顿的问题,希拉里和圣母左派们当然不愿意理睬。在他们看来,所有的人民都一样,所有的文明也都一样。多元文化永远正确。认为“多元文化也可以,但必须有一个主导文化,文化太多元,会有太多风险”的那些人,是不是都只能因政治不正确而闭嘴呢?

这里,我还要替希拉里、特朗普和美国人民感到庆幸。因为在美国,恐怖主义和移民问题可以截然分开。因为墨西哥哪怕是非法的移民也绝不会搞恐怖活动。而在欧洲,第一个问题其实只是第二个更大的问题的极端表现。欧洲的问题比美国不知道难处理多少倍。

现在我们来看第三件事,就是经济和社会问题。在这个方面,希拉里被迫采纳了桑德斯的许多见解,提出:所有人都要加薪,最低工资要调到15美元,所有的人都应当有平价医保。上大学要免费,大学贷款要取消。“让中产阶级免学费,所有人都不需要负债上学!我们还将解放数百万已经受困于学生贷款的人。”至于经费的来源,她主要提的就一项,就是“向那1%最富裕的人征税”。她没有说的一个办法是,像奥巴马一样,继续以每年一万亿或更高的速度来增加国债。他也说到一句,要抵制“不公平的贸易关系”。关于中国,她只说了一句话:“相信我们应该直面中国。”

就这方面而言,特朗普的方法不同,他没有提出任何发钱的主意,只是说要为美国人从国外拿回工作岗位。方法是重签所有的国际贸易协议和削减在海外的军事开支。这两件事他真要办起来当然都会很困难,但是比一门子心思向1%要钱还更有至少一部分的可行性。她好像没有看见,欧洲大陆搞社会主义现在已经是严重地进退维谷,而只有社会主义搞得较少的美国和英国从20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中恢复较好这个事实。

个人觉得,左派圣母们始终没有搞懂,老板自愿支付的工资和用法律强迫给付的工资意义完全不同。前者是市场价格,是有保障的。后者则没有保障,老板会用竭尽全力少雇工的方式来规避它。大幅提高法定最低工资,铁定带来推高失业率的后果。而失业金会比以前较低的工资更低,而且会空养懒汉精神。美国的失业率现在只有5%。老板雇不到工人,自然会加薪。总之大幅提高法定最低工资不是好主意。

关于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希拉里总算说了一段有盐味的话:“大学很重要,但这份4年期的学历不应该成为通向好工作的唯一道路。我们将帮助更多的人学习技能或者做小生意,并让他们以此谋生。我们将刺激小商业的发展。让贷款便容易。”我怎么觉得这话像特朗普风格。

至于最后一点,就是美国在国外的军事部署,这篇演说并没有提及,但显然希拉里不会搞特朗普一定会搞的收缩。现状不会大变,一切一如既往。美国就在国际上继续勉力撑着,在东北亚和东南亚也继续搞“再平衡”。不过不会要求重签各种国际贸易协议,不会退出世贸总协定,不会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以外的世界当然会大松一口气。但那也不过就是把这些必来的危机爆发的时间,继续往后推而已。

最后总结一下,刨去那些占了远超一半篇幅的感性的包装,只留下硬核,希拉里的方案其实很平庸,很因循。除了她从桑德斯那里抄来的社会主义措施类乎饮鸩止渴,若真行起来,会让美国迅速地欧洲化,丧失现在还有的那部分比之更多的活力。现在所有的其它问题都会继续存在,慢慢恶化,(比如现在已经20万亿的国债。)但很可能还能挺一些日子。

特朗普那大开大合的新一套,风险也真是不小。我也不会真算命,也算不准,万一特朗普真上了台,对世界,对美国是福还是祸。总的感觉是:希拉里用力不足,或圣母心态、社会主义过多。特朗普用力过大,或孤立主义,保护主义过多。两人都没有恰到好处。

下一个时间点应当是选举前的辩论。我们到时候再见。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