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夫兰党代会后,特朗普的政纲胜算几何?

发布时间: 2016-07-25 04:36:5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美国共和党的全代会已经结束,特朗普如愿以偿,正式被推选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本文着重分析,特朗普的长达75分钟、全面阐述了他的竞选纲领的演说。

他在演讲开篇不久,我就看到了第一个值得用黑体字标出的警句:我将直白地、诚实地陈述事实。“政治正确”,我们再也承受不起!

他接着说,“在我们的党代会,不会有任何谎言。我们将用真相为美国人民送上敬意。”然后他给奥巴马的八年的内政外交,尤其没有忘记对希拉里当国务卿的前四年的外交政策,给出一番近乎漆黑的描述。

依我看,奥巴马的八年,还不至于就是一团漆黑。至少美国的经济形势比欧洲好太多,GDP已经恢复明显增长,失业率只有欧洲人不敢梦想的5%。外交上他还有能力主要依靠“巧实力”,就是说外交手腕,挑拨离间,来实施“亚太再平衡”,把主要的对手中国逼得招架艰难。

不过我必须承认,特朗普能在美国这届大选中走到此处,代表了至少十分接近一半的民意,就是因为美国的大量选民自我感觉很不好,对沿着老路走下去,表示了极度的难耐。他们宁可跟着特朗普搏一把,力图改弦更张,看能不能有机会走出困境。

美国现在遇到哪些主要的困境呢? 第一是安全和秩序。美国在国际和国内都受到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的巨大压力,在国内还受到黑白种族之间的持续长期冲突的压力。第二是来自南方的大规模(非法)移民的压力。第三是经济空心化,中产阶级萎缩的压力。第四才是国际关系方面的压力。

下面笔者按这四个层次来归纳一下特朗普开出的林林总总的或有新意的药剂。

首先、关于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特朗普的确是有力地突破了美国特有的、被民主党、奥巴马恪守的政治正确。他明确地点出了奥巴马忌讳的恐怖主义与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关系,他竟敢明确拒绝来自所有“与恐怖主义妥协”的地区的,无法查明其确切身份的伊斯兰国家的移民。看到他这方面的态度,我只能为他庆幸,因为美国没有很多的穆斯林人口,又远离那些动乱地区,所以可以“拒绝来自那些可疑地区的可疑移民”。而欧洲能够做的只是,怎样合理地分配比如来自叙利亚的一百万难民,而努力拒绝来自其它同样可疑但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国家的经济移民。合法与非法,经常真是无从谈起。你看那船就要沉入海底,那些人冒死前来,即使非法你又有办法送他们回去吗?

关于移民第二代本地独狼发动的恐袭,美国与欧洲一样没有好办法。好在美国被激进主义侵蚀的穆斯林青年的基数比欧洲少得多,暴露出来的这类恐袭的数量和规模自然也会小许多。

其次、关于西语系的非法移民,特朗普也有突破政治正确的坚决态度。看样子,如果他当选,那堵美墨边墙是一定会修起来,那些没有纸张的非法移民也会被努力送回,至少是不可能得到希拉里很可能会做的大赦,然后大规模地再接着来。

美国的两党,还是有种族分野。比如共和党大会上,有色人种就很少,领导层就更是清一色白人。民主党那边,可不是这样。

第三、现在来说经济。在这个方面,特朗普开出了很多的药方,可惜的是这些药方的可行性和有效性都很可疑。

他开出的最主要药方是要和所有的国家重签贸易协议。他的口号是:不要自由贸易,而要公平贸易。(不是这次说的。)还在谈判中的TTP(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TIP(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不用说只有死路一条。他这次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和中国与其他国家这些可怕的贸易协定,都将彻底重新谈判,包括重新谈判一个对美国有利得多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是我们得不到我们想要的,我们就离开谈判桌。我们要把一切都推倒重来。”

这方面的事情他会非常的难做。因为国际条约一旦已经长期运行,经济现状一旦已经形成,任何重大的改变都会牵扯到太多的利益、太多的方面,有太多的形格势禁,根本不可能很快改变。但是他堵住局势对美国而言的进一步不利演化,为美国争取回来一部分重大利益,则是可能的。毕竟先漫天要价,还是可以再就地还钱。他的力争,也不至于一无所获。

在经济方面,特朗普对中国有太多的指责。本人倾向于相信,其中相当部分只是竞选辞藻。一旦当选,他很快就会(或者早已)明白中国不是软柿子,并不是可以随便拿捏的。

请大家注意,西方人不仅有只有几十年历史的政治正确,还有一些已有几百年资历的经济正确,比如自由贸易天然合理。当年打鸦片战争用的口号都是自由贸易。今天西方人要换掉这面旗帜可是一个重大的征兆。因为在我看,自由贸易整体而言当然是对在经济上强势的经济体有利。公平贸易则是弱者才需要的保护主义的一个更好听的替换辞。一贯强势的西方现在要去捡中国人已经丢下的贸易保护的旧盾牌,那真是东、西方经济整体攻守易势的一个确切而鲜明标志呀!

他接着如同所有的西式民主制度下的竞选人,开出减税和增加各种福利的长长清单。为了不让这些允诺沦为空头支票,或继续不可持续的寅吃卯粮,与其他人不同,他有为这些开支找到一些可能的新经费来源。这些来源,无一例外,全部来自外国。

第四、他的这篇长篇演讲好像完全没有谈到和西方盟友的外交政策。但是在这个方面他已经说过很多。总之,他要在国际上收缩了。他会要求美国所有的盟国缴纳更多的保护费,否则,美国就会抽身走人。北约的宗旨和架构也要整体更新。最后的结果应当是,他肯定可以榨出不少的钱来,也肯定会放弃好些他认为不是核心利益,不合算的保护对象。比如在东北亚和东南亚,对中国的压力,至少有一个方向应当会减轻。代价大概就是中国要用经济方面的让步去交换了。而从国外省下来的钱,他自然要用到国内去比如搞基础设施建设了。

西方的国际干涉太多,的确给世界尤其是中东地区造成太多的不安定。但是美国如果真的放弃了世界警察的角色,世界会不会变得更不安全?一直支撑着战后整体国际秩序的大西洋联盟的实质内容比如北约,如果真被玩散架,这个世界会不会出现太多的权力真空?美元霸权会不会在他任内就有玩不下去的一天?现在还都不好说呀!

他的这条路线总括起来,那就是“美国第一”呀!“美利坚主义,而不是全球主义,才是我们的信条。” 对于特朗普的这条新孤立主义总路线,西方的盟友颇有将被抛弃的感觉,当然普遍地表达了反感。但是他竞选的只是美国的总统,其它国家的人怎么看,他并不怎么在意。至于有人说,国际上,只有中国和俄国会对特朗普的可能当选表示欣慰。本人对此点表示质疑。特朗普要牺牲全世界来为他的选民,美国人谋利益。他连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兄弟,欧洲盟友的利益都不惜牺牲,会对他的对手,中国和俄国格外留情?这显然不合逻辑。中国人一样要努力准备艰难迎战可能的特朗普冲击。

总括起来,特朗普若是真上台,美国的确会面临一番大变化,世界不同势力也会面临一番大洗牌。希拉里若当选,美国和世界会按着现在的既定路线走下去,美国和西方十九是会继续走弱,直至某一天出现大变局。特朗普若当选,那就会是一场提前的摊牌,一场大赌博。之后的世界,对美国、对世界、也包括对中国,是否会更好,真的很难说。

最后来谈特朗普当选的几率。美国由谁当总统,的确对世界的局势有绝大的影响。但那仅是美国的总统,仅由美国选民决定。看现在的民调,特朗普与希拉里是旗鼓相当,略居劣势(两个百分点上下)。由于差距太小,实在随时或最终完全可能出现逆转。简单地说,三个月内,如果美国经济形势进一步好转,世界局势稳定,则希拉里有利多。反之,则是特朗普利多。换句话说,任何重大的国际或国内危机,都会对特朗普当选有利。他已经成了美国人对付危机时指望的救星。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