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已经被“做掉”了吗?

发布时间: 2016-04-11 08:44:1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4月5号美国威斯康辛州初选,共和党的领跑候选人,最近名声大噪的特朗普以13个百分点之大比数输给紧追其后的科鲁兹。坊间纷纷议论,说他已经被共和党领导层全力运作的“换特运动”(Never Trump)打掉气势,十有八九是在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之前拿不到绝对多数1237票了。这样全代会就可以合法地另行推选其他候选人,美国版的“换柱风波”就可以最终得逞了。

笔者一直在认真关注美国正如火如荼进行的总统初选。根据各方舆情判断,这事(换特)只是初见端倪,离真正成事还很远。下一个初选州是美国的最大城市纽约。那里是特朗普的家乡加发迹之地,是他的主场。除非10天内出现天大娄子,他稳赢不输。在其后的许多州份,包括最大州加利福尼亚,他的民意分明显领先科鲁兹。如果以现在的选情外推,特朗普在全代会之前得到1237票支持的可能性依然大于一半。当然,如果他再犯错,选情再出意外,就可能真的让全代会出现僵局了。但是这时,他拥有的选票依然会是党内第一多,只是不到绝对多数。

僵局一旦真正出现,这个全代会十九就会开成一个分裂的大会,失败的大会。因为“换特”之后,大批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必会觉得大会“强奸”民意,而特朗普很可能挟此民意,独立参选。这样他是选不上,但共和党的任何其他候选人也是铁定选不上的了。

民主党那边,也有意外发生,就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代表桑德斯继续大热,最近初选投票的7个州中,他竟赢得6个。与希拉里的差距在迅速缩小。若是没有那个“不民主”的超级代表,他完全有可能取得比希拉里更多的民意支持。当然规矩不会改,他也就只能是一个“陪练”。

决选时若特朗普对决希拉里,依现在的民意分,他还差10%。要赢还得有重大利好才成。

现在开始分析政见。这些天来,特朗普接受《华盛顿邮报》两度、《纽约时报》一度共三次长时间采访,详细阐述了他的外交政策设想。这些已经完全明晰的意向,若一言以蔽之就是:对外大力收缩,省下钱来,挽救国内困局。或者如一篇网文的标题:世界大哥谁想当谁当,我只要美国人过得好一点。

他这方面的标志性言论有:“北约是过时的冷战遗物。”“欧洲和美国的其它盟友必须公平分担防务费用,不能再搭便车。”“乌克兰是欧洲的事务,让德国操心,美国不必冲在前面。”“美国现在有18万亿的债务,甚至要向中国借钱,不再是富裕国家了。”“日本韩国必须100%支付美军驻扎的费用。”“否则他们可以自行发展核武,保护自己。无需美国驻军。”关于钓鱼岛和南海,他说要“保持神秘”,但“不会为那些岛屿与中国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沙特必须派地面部队去打击IS,否则美国就不再买它的石油。”“若墨西哥不出钱修边墙,我就把在美国的墨西哥人的侨汇全部扣下。”

这些涉及外交的言论,可以说把美国的所有盟友的外交部、国防部甚至总理府、总统府大楼的窗户都震得咯咯响。大概就只有中国俄国的高官可能关起门来偷笑,当然他们不会公开对特朗普的新外交路线设想表示欣赏。但是决定他能不能当选的美国选民中的相当大一个部分,显然觉得他说得有理。他们的确觉得,“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关键是让美国人兜里有更多的钱,而不是可以继续在世界上耀武扬威。

关于内政,他的最新豪言是:“给我8年时间,我可以还完美国的18万亿债务。”他还详解,除了上段说到的从国外驻军方面省回很多钱,他还要与所有主要贸易对象国重开谈判,重签协议,不要自由贸易,要公平贸易,公平的标准就是没有赤字。(你卖给我多少,就得买回多少。我们搞以货易货,不付现金的。——括号中这两句,是我帮他归纳的。)

说起来他的这些设想真的都是大刀阔斧,动真格。但是太多的事情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他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的。比如让日、韩拥核,他们自己愿不愿意是一方面,中国和俄国的态度就会非常反对。而且核不扩散是国际共识,哪里是他一个人就可以推翻的。又比如,把墨西哥逼急了,其经济自然会更困难,那防不胜防,从他砌的墙下面钻过来上面翻过来海上绕过来的非法移民还能不更多吗?比如他要征中国商品45%的关税,中国不可以威胁甩卖那以万亿计的美债美股吗?

当然假设他真的上台,一定会发现,那些美好设想每一件实施起来都十分棘手。但方向肯定是不会变的,就是要竭尽全力把钱和工作从国外拿回来,让国内的人民好过一点。至于损失美国在国外的“伟大”,那就已经是在所不惜了。

多年以来,笔者就一直断言美国和西方巅峰已过,很快就可能走上加速下行之路。但是的确也没有想到,现在就需要实行特朗普主义全力收缩了。笔者其实现在还是认为,美国或西方还没有到需要马上全力收缩的时候,它们且还可以挺上至少8年10年甚至20年30年呢。希拉里如果上台,大概就是这样继续挺下去吧。

不过这次美国的大选,的确出现了太多的不祥之兆。比如极左极右“撕”得那么远。比如共和党内撕逼的格调那么低,手掌还是丁丁的大小、五个还是八个情妇都上了台盘。希拉里那样的贵妇人居然会学狗叫。白发苍苍75岁的桑德斯居然会成为小青年们的挚爱,就因为可以免学费。应当代表中产阶级的希拉里的铁票居然是黑人和移民。一贯代表比较富裕阶层的老大党里的富裕选民的声音居然完全消失无踪。主流规范的中右候选人、小小布什、罗比奥很快出局。其最后一个代表卡西齐选情低迷到惨不忍睹。代表社会主义思潮的桑德斯居然可以和希拉里对峙到难解难分……就算这次极左极右都没有得逞,希拉里再代表主流派挺上4年或8年,然后呢?这类乱象不会在下次选举中变本加厉,最后真的变天吗?美国还能真的“重新伟大”吗?或者如希拉里说的“美国一直很伟大”吗?

至于欧洲,大局面肯定更糟糕,因为这里有猖獗得多的恐怖主义,有源源不绝扶老携幼来就近投奔的大批难民,有惊心数量的无法同化的异教移民在快速增值,有沉重得多的社会福利负担,有更差的经济活力,有摇摇欲坠的欧盟供拆解,有比美国还严重得多的政治正确在阻挠人们讨论几乎所有的真问题。

笔者在欧洲、在西方住了超过30年,这里已经是自己的第二祖国,对西方文明也是充满了钦羡,实在不愿意看着它就在自己的眼里走向没落。对特朗普的崛起,自己也真是陷入精分,理智上实在觉得糟糕透顶,但感情上还是免不了对他充满同情,觉得他说出了很多憋在美国人、西方人,甚至本人心底的真心话。不过这些真心话说出来如果就能挽救美国、西方的下世光景那就太值。怕的是无论是谁也无法挽狂澜于既倒。真是但愿自己说错,但愿欧洲、西方还有可观的前路。西方现在还是世界的顶梁柱,这里若真不好了,世界就会大坏。

至于我的祖国中国,还需要很多的时间成长,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明显地担不起西方人似乎已经想要撂下的世界这副重担呀!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 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