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法国退休改革之战的“后真相时代”

发布时间: 2020-01-15 23:08:0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已经持续40多天的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虽然仍未结束,但看上去正在进入尾声。无论是当初雄心勃勃的法国政府,还是声称战斗到底的工会阵营,都已经疲态尽显。从眼下来看,围绕所谓“基准年龄”(âge pivot)的争议,俨然成为双方争执的最重要焦点,一旦能在这一问题上做出妥协,此次风潮有望尽快平息,而广大居民(尤其是饱受交通瘫痪之苦的巴黎大区居民)则有望回归正常生活。

在罢工初起之时,许多人预测称,这可能是法国十年一遇的大型风潮,2010年萨科齐政府推行退休制度改革遭遇反弹的情景或将重现。如今看来,这种判断显然过于保守。从运动持续的时间和动员的广度来看,它已经超过了2010年改革和1995年社保制度改革,成为法国自上世纪末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痉挛”,甚至直追1968年的历史性运动。

在这个众声喧哗的“后真相时代”,媒体作为“真相守护者”和“公众利益看门狗”的定位,似乎仍未过时。透过街头的群情激愤,我们还是要指出一些基本事实。巴黎歌剧院门前的芭蕾舞演出,虽然美仑美奂,成为此次风潮中最具噱头的一幕,仿佛改革是在与“美”和“善”为敌,但这并不能体现整个事态的全貌。

媒体业有一条几乎是公理的共识——面对任何看上去纷繁复杂的现实,要捋清线索,“follow the money”(跟着钱走)大体不会错。因为话术和表演会骗人,而真金白银的流向却很诚实。可以说,此次风潮中最基础的真相就是,法国政府“没钱”了,它无力承担退休和社保体系导致的天文数字亏空,因此不得不动手改革退休制度;截至2019年9月底,法国的公债总额已经达到24150亿欧元,突破了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100%的心理预期线,达到100.4%。虽然这并不是法国公债第一次达到如此之高的水准,而且日后有望回落,但整个国家的财政吃紧状况由此可见一斑,在欧洲已经沦落到与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同列的地步。

而真相之二是,罢工者在连续抗争40多天之后逐渐成为强弩之末,同样也是因为“没钱”了。由于罢工期间没有薪水,工会的互助合作机制又无法支撑如此旷日持久的停摆,因此大多数人不可能任着性子追求“正义”而不考虑生计。正是在这一点上,官民两方都有压力和动力寻找妥协的契合点,共同结束这场乱局。

真相之三是,法国政府虽然一开始雄心勃勃地声称要打造全民统一的退休制度,但面对现实的反弹,它已经左支右绌,改革方案走到这一步,很难说能达到省钱的初衷:不仅公共交通领域的SNCF和RATP这两大包袱要继续背相当长一段时间(就在职员工而言),警察、教师、医护等行业都单独派发“红包”以求稳定人心。即便最终“积分制”退休改革能够过关,可能也是一场“皮洛士式的胜利”(代价高昂的惨胜)。

真相之四是,在这个动荡世界上,欧洲虽然不免面临内忧外患,但仍是一个相对安宁的角落。作为反例,在索马里、叙利亚、阿富汗这样的国家,讨论究竟应该62岁还是64岁退休是没有意义的。就法国而言,社保体系基本健全,人均寿命稳步上升,但也正因如此,面临着福利赤字攀升和推迟退休的压力。环顾邻国,法国的62岁法定退休年龄已经是欧洲最早的:德国65岁(2029年延至67岁);英国65岁(2020年延至66岁,2026年延至67岁);西班牙65岁零8个月(2027年延至67岁);意大利66岁(男性)或62岁(女性)。在这种情况下,某些持强硬立场的工会仍然大力鼓吹“恢复到60岁,人人都是赢家”,不客气地说,这是一种逆潮流而行的“反动”,所谓“人人都是赢家”,不过是迎合人的好逸恶劳本能的蛊惑。

真相之五是,在当今世界,罢工示威游行等活动,往往按照“政治正确”的标准名曰“社会运动”,但在这个中性名称背后隐含的一个更大事实是,社会本身也是在运动、变化、演进的,即便有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但反过来说,在全球气候危机加剧、数字科技狂飙突进、人工智能处于爆发前夜、生物技术正逐一征服疾病的背景下,“天”已变,“道”亦须随之而变。萎缩在旧躯壳中,只能是死路一条。

近日,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发布报告,将法国列为欧洲吸引外资的冠军,而且远超欧洲各国,这成为黯淡冬日为数不多的亮点新闻之一。然而,法国一枝独秀是建立在其他欧洲大国各自陷入困境的前提之上的:英国耽于脱欧泥沼、德国进入低迷周期、意大利西班牙政局不稳、俄罗斯强势外交导致四面树敌……此外,这个“好消息”以2018年数据为基础,而2019年之后的“黄衫”运动、以及此次社运风潮在多大程度上将造成负面后果,尚在未定之数。因此这种局面不值得法国沾沾自喜,相反,“如履薄冰”、量入为出才是维持长久强劲发展的正确“打开方式”。

在这个问题上,华人惯有的“居安思危”心态或许是值得法国借鉴的一种思维方式,无论是视艰苦打拼为美德的工作伦理,还是日常生活的高储蓄率,抑或对子女教育投资的极端重视,都显示出华人群体对未来的谨慎且长远布局。相对于一味“居危求安”、维护既得利益、甚至鼓吹恢复60岁退休的做法来说,前者更像是能够迎接未来挑战的良好心态。

法国这场退休改革,不仅涉及到包括众多华人在内的今后生活水准,同样事关整个国家在未来数十年内的竞争力水平,就目前政治图景而言,或许也是马克龙在(第一个)五年执政期间最重要的政绩。在罢工僵持不下之际,已经有法国媒体发出“马克龙是否已经泄气了”的质疑,但我们仍希望,朝野官民各方都能展现出足够的理性:政府方面能不忘初心坚持改革、同时更加广听民意,避免具体用人错误导致政策翻车;工会能审时度势,摆脱“弱者天然有理”的优越感;双方在事实真相基础上,找到妥协的平衡点,让整个国家走出困局,这或许也正是法国人念兹在兹、赖以骄傲的“共和价值”的题中应有之义。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