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自贸区扩容,中国创新经济展现生命力

发布时间: 2019-08-30 02:26:0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8月份,中国的自贸区建设迎来两次扩容:先是上海自贸区扩容,中国官方正式批复设立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其后是自贸区名单再添新成员,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6个自贸区设立,中国的自贸区数量增至18个。这被外界视为中国继续扩大开放、促进经济融合均衡发展的重大动作。

自2013年上海设立首个自贸区以来,中国在试点试验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自贸区格局。自贸区扩容,不仅是基于五年多来自贸区运行正面效应的现实必然,同时也是基于中国经济建设“顶层设计”与时俱进的历史必然。

图为坐落于南沙自贸区“蕉门河片区”的广州市南沙区新图书馆。(图片来源:中新社)

从现实效果看,以自贸区为重要抓手的新一轮开放,把着力点从过去的“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转移到“制度型开放”上来,一方面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旨在以开放促发展、促改革、促创新。自贸区在吸引外资、制度创新方面的成效,均得到了数据的有力支撑。

五年多来,中国的自贸区累计新设企业60多万家,外资企业近4万家,以不到全国万分之二的面积,吸收了12%的外资、创造了12%的进出口额;仅2019年上半年,12个自贸区吸引外商实际投资近700亿元人民币,占全国比重达14%左右;商务部6月份发布的报告显示,自贸区转变政府职能完成率最好,金融开放创新完成率也不错,目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171项改革试点经验,在开放经济机制构建、营商环境优化方面多有突破。

从历史演变看,每个经济发展阶段都需要符合国情的“顶层设计”,着力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首要紧迫的矛盾,从经济特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高新区、国家级新区到自贸区,莫不如是。

改革开放初期设立深圳、珠海等经济特区,作为经济体制改革试验田和对外开放的窗口,为中国经济大船寻找航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了做大中国经济体量,经开区从沿海到内陆渐次设立,典型代表如苏州工业园区,成为招商引资主力;为了提升中国经济的含金量,1988年中国官方批建第一个国家高新区,即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前身,如今已成为科技创新的标杆,这样的国家高新区多达160多家。

1992年上海浦东新区设立,代表着国家级新区战略的实施,通过对特定区域重新定位来实现国家发展大计,仿佛荒凉旷野里“长出”一座金融中心,带动长三角地区崛起。2017年中国决定设立雄安新区,则承载了中国人对未来之城的想象、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期望。

中国经济棋盘中这些被赋能(包括经济地位、政策倾斜、权力自由度等)的棋子,意在以点带面,通过点的辐射作用,带动周边县域的产业发展,促进某一区域的经济融合,乃至以沿海的振兴撬动腹地的发展潜能,从而推动中国经济的均衡发展、协调发展。

然而,随着中国迎来发展新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新阶段,囿于部分历史使命达成、优惠政策作用弱化、发展惰性累积、管理体制弊端凸显等因素,打造“升级版”中国经济需要新的增长极,也需要更强大的改革驱力。监管更灵活、生产要素流动自由度更高、与国际规则高规格对标的自贸区被时代所选中。比如,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正逐步形成自动驾驶产业集聚态势,税收优惠政策的制度创新也被寄予厚望,贸易投资自由化、金融自由化有望再上台阶。

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不确定性增强,各国都在创新经济发展设置,中国的自贸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深圳先行示范区等,都有其中之意,并且展现出较之其他经济体设置更加旺盛的生命力。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僵持不下的背景下,此次新设的6大自贸区首次纳入沿边地区——广西、云南和黑龙江,尤其引发关注。对内层面,沿边地区落后于沿海,设立自贸区有助于振兴沿边,发掘沿边潜力,形成区域辐射效应。对外层面,广西自贸区被赋予对接一带一路建设和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枢纽的重任,云南自贸区有助于强化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联结,黑龙江自贸区有利于促进中俄经贸投资合作,不啻为中国在为定位新的开放方向做统筹谋划。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