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从意大利政治内耗看发达经济体“停滞危机”

发布时间: 2019-08-23 02:24:4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受够了联合执政纷争的孔特终于选择了辞职。熟悉意大利政坛者都清楚,这位总理的悲剧色彩在受命组阁时就已着色,不仅差点因为提名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支持的疑欧人士出任财长而当不成总理,作为“政治素人”,也注定要在萨尔维尼和迪马约两位民粹“大玩家”的争吵和影响下受夹板气。

由于经济疲弱和移民问题,意大利政坛传统势力式微,民粹势力又左右泾渭分明、难分高下,联合执政一直陷于僵局。至2019年5月底欧洲议会选举时,联盟党以整整超过五星运动一倍的34%得票率,跃居意大利第一大党,与盟友加起来手握全国半数选票。不愿再忍受与迪马约同床异梦的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整个暑期都在拉拢盟友、谋求提前选举和总理职位。孔特的辞职暂时保全了议会,总统马塔雷拉已喊话五星运动与代表传统势力的民主党尽快协商组建联合政府,否则就提前大选。看起来阻击极右翼“夺权”的窗口正在打开,但五星运动党魁迪马约与民主党实权派、前总理伦齐又一向合不来——意大利政坛的动荡仍很难在几方博弈下快速平息。

如果提前大选无法避免,以意大利支离破碎的政治派系而言,萨尔维尼大概率会执掌这个欧洲第三大经济体的行政实权。萨尔维尼一年前因拒绝移民船登陆而登上国际头条,如今已是社交媒体上欧洲最受关注的政治家,Facebook粉丝270万超越德国总理默克尔。他深谙社交媒体宣传造势,作风简单、强横、出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大西洋另一头的特朗普。在萨尔维尼版本的“意大利优先”叙事中,移民是威胁,欧盟是暴君,全球化的跨国巨头巨富在炮制掠夺主权国家及其平民的阴谋。近18年来,意大利GDP累计增长4%,德国则增长26.5%、法国增长25.2%。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在经济全球化下匪夷所思地几乎“零增长”,10年内还出现3次衰退,这让萨尔维尼式简化叙事吸引了相当一部分意大利人的共鸣。与之相比,传统中左翼政党拿不出令选民满意的移民和全球化问题解释;自称“首个且唯一以网络在线参与和直接民主为基础的政党”五星运动则始终被认为理念杂烩、反复无常,因而缺乏执政能力。

不难看出,意大利的执政低效和经济停滞逐渐构成一组互为拖累的双螺旋,拖拽着国家踯躅不前。那么,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困境?曾担任过总理的莱塔说,“意大利政治混乱是彻底的,且跟这个多数政府的失败有关”,同样担任过这一职位的真蒂洛尼也称,“意大利经济的停滞主要是因为意大利政府的分裂”,这听上去很符合意大利的现状。然而,欧委会与意大利政府就其2019年财政预算案陷入僵持时指出,该国经济活动衰弱主要源于其内需不振和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就意大利自身来说,其企业规模过小,市场成本高、灵活性差,再加上人口老龄化,无法面对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的挑战,也在可理解的范围之内。

意大利的经济表现之弱和政府声望之差,使其G7国家身份显得格外尴尬。作为先发工业国家之一的意大利,城市化、教育水平、公共设施、个人消费等繁荣指标早已处于高位,社会结构固化。这样的“高处不胜寒”,容易陷入局部利益和狭隘诉求的争执,却很难内生出一股自我革新、自我对抗衰退惯性的整合力量。于是经济困顿越难解,政治就越碎片化,政治越低效经济问题就越得不到认真应对,沉疴越积越多,政坛越争越乱。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一段时间以来发达国家平庸增长的情况并不罕见,甚至可说有一定普遍性。繁荣的密码在于创新转化,而当今主要发达国家已处于一个科技高原,创新窒息,也就谈不上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悖论点在于,随着技术不断发展、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其体系本身的复杂性也会不断提升,创新会越来越困难、投资会越来越危险,最终陷入停滞期。这是五星运动、萨尔维尼们崛起和呼风唤雨的温床。

如果这是一种周期性的必然,那么避免“低垂的果实”过早被投机者瓜分殆尽就极为重要。忽视这一议题,国家乃至国际社会很容易在“高处不胜寒”时陷入经济停滞、社会内耗、无力整合的螺旋下沉困局,即将在法国召开的G7峰会主题定为打击国家内部和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现象,也可谓切中病灶。但成果如何?似乎让人难以乐观。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