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2018:法国改革的“元年”与“末日”?

发布时间: 2018-12-27 23:56:3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近日,一向喜欢讲话、充满自信能为迫切需要改革之法国带来“转型”(他的词汇是TRANSFORMATION)式蜕变的马克龙,忽然沉默了。圣诞节,他只说了一句话“祝你们大家都好”,听其底气,大概他对“大家”与“国家”在2019年能好,已不抱信心。

由于众所周知的“黄衫运动”,法国本来脆弱的经济遭到重创;本来低下的治理能力几乎瘫痪;本来一塌糊涂的秩序进一步无政府化。也许这位去年以大比例胜选的、代表着法国走出危机之希望的年轻总统,压根没有想到明星到弃儿只有一步之遥;也许他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起因于6个生丁的油税,成为拖垮他的“稻草”;为什么媒体专家不讨论国计民生,再次抖出他“保镖打人”的陈糠烂谷子,推上“后黄衫”(是否真“后”?)时段的舆论头条?这其中的逻辑,不但他作为当事人弄不明白,恐怕自称专家的旁观者,也说不清楚。但在这种空前的思想与逻辑混乱之中,有一个点,确实分外清楚与刺眼:马克龙在退无可退,派糖发债,签署“城下之盟后,法国的“良性改革”已死。

有专家振振有词地解读马克龙坠落轨迹:

一是他因取消“富人资本税”而成为“富人总统”,所以民众不齿。须知马克龙竞选之际,就明码标价说要取消:理由是法国必须留住富人投资以改善经济与就业,法国选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况且欧洲国家没有收这个税的,德国人好像从未给默克尔贴上“富人总理”的标签。这个逻辑不成立,所以马克龙不服气。至今在这一点上,宁可背着“富人总统”骂名而没有退却。

二是有人说马克龙说话“太粗鲁”(ARROGANCE),好像我们中国人说谁说话“太损”,得罪了法国人民。现在看来,年轻而高学历的马克龙,粗鲁比不上特朗普,骂人比不上萨科齐,而是有时年轻气盛、得意忘形,忘了政治正确,把大实话说出来了,刺到国民性的“痛点”。比如说,说法国制度不应鼓励懒人,比如说小青年应该“过马路去找工作而不是耗着”,比如说…不一而足。他有一句大实话,可谓一语成谶:法国人缺乏妥协与共识,不喜欢改革,喜欢革命。得到“奶酪”还不愿退去,而坚持“要把皇帝拉下马”的“黄衫军”彻底印证马克龙的实话。

如果说2017年是马克龙的征服之年,2018年则是他的改革元年。他进行了艰巨的劳工市场改革、提高企业竞争力改革、国铁去特权化的改革、以减少议员数量为标志的政治清明改革…虽说都力度不大,进二退一,但总比原地踏步或是退步要强,总体方向是朝着好的方向艰难移动。就在观察家认为他的改革“过关斩将”之际,他迎来了“黄衫运动”,迅速“败走麦城”。他不但最终在危及“国家稳定”的革命面前低头,回到停止改革、继续举债、拆东墙补西墙以平息众怒的老路上,最重要的是,他的改革,也走到尽头。

目前马克龙五年任期还不到一半,但他的民意支持率急速下跌仅为23% 。法国政府预计2019年进行退休、失业金和宪法改革。依现在的社会气氛,很难想象他要动很多人奶酪的退休制度改革还能见光。 政治学专家分析称,从现在开始,法国民众只要不同意总统的方针措施,一定会“上街”。街头治理的国家能好吗?

应该说,在意识形态上,马克龙是中间派,在经济政策上也是走欧洲大国传统的发展与改革路线的自由派,在大欧洲建设上,则是大国元首中硕果仅存的建制派(与其惺惺相惜的默克尔,将黯淡离去),他几乎是法国改革与欧洲建设的最后希望,也是极端政治势力组织摧毁欧盟的最后一道屏障。

法国改革已经被革命所代替。最近民调显示,如果现在举行大选,马克龙将大比分输给极右派,而且明年五月的欧盟议会选举,马克龙派式微,极左极右将更上层楼,这能不让希望法国向好的旅法华侨华人不寒而栗?法国真的要学意大利吗?法国想好了在极右与极左共治下,把日子过好吗?法国真的要做压倒大欧洲的最后一根稻草吗?法国人要三思而行。

中国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时,不断重温邓小平“发展是硬道理”的至理名言。因为唯有发展,把蛋糕做大,才可能进入相对公平分配的良性循环。革命,只会加速法国经济与社会全方位下坡路的进程。

这些“天问”的答案,2019年或许会揭晓一半。对于法国眼下形势,没有人能乐观。但在岁末年关,人们对新年还是怀着朴素的美好期待,期待着法国人再一次翻然醒悟,期待着法国改革不会就此终结。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