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黄衫军革命加深法国制度与文化危机

发布时间: 2018-12-06 22:00:4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黄衫事件发展三周至今,已经脱离了民众对改革与税负的不同意见表达层面,逐渐显现其“阶级斗争”的真容,成为法国长期积累的深层社会问题的一次爆发。而这次最严重的政治与社会危机的背后,是制度与文化危机。

在政府“认输”取消明年汽油加税之后,黄衫军仍不依不饶,全国200处封堵油库的示威点毫无去意,将诉求加码至“总统辞职、解散议会、撤销参院、恢复增收富人税、提高最低工资”等等领域。生存状况堪忧的农民也选择此时出门闹革命,学生则以抗议“提高学费”为由封堵学校,而维护社会稳定的警察群体则透露出“厌战”情绪。政府与民意代表所关心和讨论的,已经集中在以“息事宁人”为主要诉求的“城下之盟”的选项。凡此种种,一副“国不成其国”的败象,已经触及法国共和制度的民主与法制两大根基。

这个危机的严重程度,甚至超过了因极端伊斯兰主义阴影下的恐袭频仍的时段。为什么?因为恐袭再严重,是一场知道谁是敌人的战争;但黄衫军却是一场民对官、草根对精英的暴动,而草根越来越成为“人民”的主体(据统计近10年来,大批中产阶级已沦为草根阶层),“人民”不可能成为“政体”的“敌人”。因此,当政府要求警方毫不犹豫击毙恐袭分子的同时,却对“黄衫恐怖分子”投鼠忌器,而暴乱得不到镇压的结果,是严重侵害了另一阶层的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而这种“循环”并非首次,而是持续性、多发性的,看看近年历次重要社会风潮所带来的暴力狂潮就可见“全豹”。法国制度对违法行为的软弱,法国人法制观念的缺失,也就是说,法国制度只能通过妥协,暂时平息一次社会抗议,而没有真正解决问题的能力。“债台高筑——推出改革——街头不满——抗议示威——暴力蔓延——政府妥协——继续举债”,如此循环往复了三十年。而这次,由于是法国底层民主的集体怒吼,它具有“法国大革命”的某种痕迹。

众所周知,“美国警察更厉害”,究其原因,是其制度(包括约定俗成的民间舆论)对“镇压”暴力示威给予支持,因为美国人的“法制文化”强于法国人。一场暴动,也不会给政府执政合法性造成挑战。

按说,共和民主制度与路易十六时代的封建王权相比,不应该是孕育“阶级斗争”的最佳土壤。总统与民意代表都是现在在街头封堵油库以及那占法国人80%的“同情群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从理论上说,执政者应该代表了大多数人民的意志。而民众既然选出了领导人与民意代表,就应该给予其必需的执政空间与时间。但这在法国似乎行不通。十八个月前,马克龙在万众欢呼与国际社会一片看好之中风光上台。上台后,也基本实施的是其竞选时的改革承诺(包括减免巨富税、提高竞争力、退休制度改革等)。换句话说,法国人是因其改革才选他上台的。而今却落得万众不齿的境地,实在匪夷所思。

而答案只有一个,法国人对改革必须承受的痛苦,改革要打碎坛坛罐罐、要触及自身利益没有任何准备。而对一项不顺心改革的反应的激烈程度,又超乎寻常。

在政府已经大面积投降、呼吁黄衫军“坐下来谈”、退无可退之际,黄衫军再次“约架”香街,承诺“一个更加黑暗的星期六”。这已经给巴黎民众以及朝野上下,造成了实实在在的恐慌:政府如临大敌增加警力,但民众对政府有能力保证安全已无信心:周六学校停课,商店关门,农民示威、地铁罢工,香街附近商家纷纷在玻璃橱窗之外加上厚板,或者求助私人保安公司周六镇守,以缩小损失面。

中国封建社会的“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似乎都很难与民选制度的情况相对应。法国社会也不是由压迫者与被压迫者组成。但为什么今天黄衫革命却表现出了清清楚楚的“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仇恨呢(黄衫军打出了打倒资产阶级标语)?在美丽巴黎一周遭一次荼毒,在全法国各界风潮四起、形势失控之际,倒是有一句当代中国的名言值得法国人深思: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稳定压倒一切”。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