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黄马甲”运动折射法国治理困局

发布时间: 2018-11-22 19:27:4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11月21日,法国“统经所”发布权威报告,指2008年至2016年的八年间,法国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减少440欧元,即家庭购买力下降了1.2%。这一瓢冷水,给法国人带来一个“黑色星期三”。这个“今不如昔”的报告似乎来得不是时候:为抗议油价暴涨、购买力缩水的“黄马甲”(抗议者身着驾车人必备之黄色背心)运动做了注脚。由于政府不为抗议者“降低油税”的诉求所动,“运动代表”们面对镜头,承诺已利用社交平台吹响“协和广场集结号”,扩大抗议规模,誓言让全法国的“黄马甲”带给巴黎一个“黑色星期六”。

一年来,作为马克龙政府系列改革之一的“能源转型”改革,在升高燃油课税的路上,越走越远。每升汽油与柴油价格都现暴涨。2015年1.1欧元一升的柴油,今年夏天一度涨到1.6欧元。这对驾车人的钱袋子,堪称重创。尤其对以车为工作工具的人群来说,几近不能承受。从这个“民生”的角度看,“黄马甲”抗议,不无道理。

但政府也有另一番道理。法国的能源转型势在必行。减少旧能源排放污染,加大新能源扶持力度,挽救生命,造福子孙。而高油价就是关键“一刀”。从这个环保理念着眼,道理也是明摆着的。马克龙上任以来,很多环保改革都胎死腹中,至环保明星部长挂冠而去。与欧盟的“草甘膦禁期”之争,也以法国败北告终。因此,马克龙期待在环保领域有所作为,也是其执政的题中之义。政府的责任在于权衡改革的时机与力度,权衡民生与环保的关系。高油价是否合时宜,经济学家应该更多发言。

问题在于这两个道理,在法国当今已经失去调和的空间。

中国有句老话:“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对于东方文化圈的民众来说,认可在一项改革实施之际,总是有一个人群先放弃一些既得利益,等改革成功,再利益共享的逻辑。尤其在经济不景,债台高筑,财政捉襟见肘,购买力下降的严酷环境下,任何改革,都不容易,都要有“刮骨疗毒”的阵痛,都要有人的既得利益失去。但法国人显然做不到。

马克龙上台,给人以“改革将高歌猛进”的假象。但显然,任何改革都举步维艰,得不到民众理解。似乎投票选“改革总统”是一码事,接受改革的痛苦是另一码事。面对必须的改革(比如劳动市场改革,国铁改革,包括将要进行的退休改革),法国人摆出了一副“只活眼下”,只为自己的众生相。从黄马甲运动走向极端与暴力,而仍有七成法国人理解支持这一运动看,法国人对改革之刀割到自身利益,毫无思想准备,也不想付出。一旦遭遇,则以不惜违法的姿态进行抗议。

黄马甲运动六天来,逐渐走向暴力与失控。警民冲突,死亡两人,数百人受伤,190人被捕。全法今天仍有200多处堵路、堵油库、堵仓库的“景点”,脆弱的经济已经再遭荼毒。法属海外岛留尼旺更是血雨腥风、形同暴乱。周六巴黎还将上演何种“法国大革命”式的“反马”示威,可以想象。

尽管黄马甲运动没有党派、没有工会支持,属“纯民间”的自发抗议,尽管极左极右的暴力分子,此次在运动中都尚未现形,但遗憾的是,以中产阶级受薪人为主体的“黄马甲”们,展示的是同一种维权文化,同一种行为方式。它再次证明,当改革触及自身利益之际,法国就会进入“抗议-无果-暴力-违法”的怪圈,且民众见怪不怪。这已经成为某种法国社会的风气与“契约”。尽管参与暴力与干扰他人工作权,破坏经济秩序的人,在抗议者中永远是少数,但这个少数却得到“多数”的理解。理解的基础就是“极端个人主义”。

危机时代改什么革,怎么改,其实并不神秘。大的结构性改革,也不分什么左中右,就是那么明摆着的几项。福利赤字难以为继,就得消减度日;失业率高就得松动劳动市场(而任何对现有制度的松动,也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消减劳工权益);寿命长了就得推迟退休年龄。这是铁律,不以任何“例外国家”的意志为转移。早改、大改还存有走出危机的希望,不改就是死路一条。其实,马克龙民意下降,似乎只是重蹈了历任改革总统或总理的“覆辙”命运而已,于贝(右派)因试图改革社保而下台、德维尔潘(右派)因“首次雇佣合同”而败北、奥朗德(左派)因通过新劳动法而成人人喊打...年轻的非左非右的马克龙,自然不能幸免。

危机时代的改革,一方面需要政治勇气,一方面需要民众的“集体主义”精神、社会集团的妥协能力与未来视野,如果这几个素质都缺乏,进入法国今天的改革困境,就是必然的了。黄马甲运动的口号,是让马克龙辞职,这已经透露了法国当今的抗议文化,与其自己选择的民主治理制度,产生了尖锐的悖论。这正是法国治理困局的关键所在。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