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一战百年祭:警惕极端民族主义

发布时间: 2018-11-12 22:25:2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刚刚过去的周末,巴黎成了世界外交的中心:2018年11月10日和11日,有七十多国的首脑和八十多国的代表应法国总统马克龙之邀,前来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活动。除了纪念仪式,法国还组织了首届和平论坛,希望将它办成一年一度促进世界和平的例会。主办国倡导和平的意图得到了绝大多数参会国领导人的呼应,但这种气氛并不能掩盖一个明显的不和谐音:美国总统特朗普既未出席10日举行的一战美国军人公墓凭吊仪式,也未参加和平论坛开幕式,他11日下午即启程返美。特朗普的离群并不让人特别意外,他上台两年来推行的单边强权主义从意识形态上说跟马克龙宣扬的多边主义基调显然格格不入,他通过“美国第一”推崇的民族主义也遭到了法国总统的正面回击。法国主办的一战停战百年纪念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展现了对世界的今日和未来截然不同的看法。

马克龙在凯旋门下发表演讲时直截了当指出,一战停战后举行的和会注定失败,因为它并非以和平为目的,交战的双方阵营无论是法英还是德国实际上两败俱伤,但自认为胜者的国家并未痛定思痛,而是追求复仇,再次埋下了战争的种子,二十一年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绝非偶然,而是走向极端的民族主义的必然结果。马克龙以史为鉴,强烈抨击极端民族主义,同时颂扬爱国主义,宣称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截然相反,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因为爱国主义指的是爱自己人,而民族主义意味着仇恨他人。他批评民族主义的一个特点是就信奉力量对比,而无视国家最珍贵的东西,即它的道德价值观。在他看来,“我们的利益第一,别管他人”这种说法会导致冲突甚至战争。马克龙的这一批评直接影射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和他推行的单边强权政治。

法国总统借纪念一战停战之机警告民族主义危险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人类面临恐怖主义、地区战争、难民问题、气候变化、跨国金融与网络混战等重大挑战,亟需加强国际合作与全球治理,而特朗普推行的政策,无论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还是摧毁伊核协议或是让世贸组织瘫痪、挑起全面贸易战,这种“美国第一”战略正在迅速破坏原有的国际秩序和规则,使世界面临陷入更严重混乱的风险;更令法国总统忧心的是,“特朗普效应”在欧洲也获得了不少呼应,匈牙利、意大利和波兰等国的民族主义势力正在构成欧盟的离心力,使欧洲建设面临空前的压力。虽然有法国媒体认为,马克龙近日抨击民族主义的表态有应对欧盟议会选举的考量,但他极力维护国际多边主义、推动欧洲建设的意图有利于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欧洲的稳定,这是不容置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我担心的是狭隘民族主义再次崛起。”她批评孤立主义,警告说拒绝沟通和妥协将会带来致命的后果,认为百年前就证明此路不通,怎能指望它成为今天的正道?在她看来,两次世界大战皆由民族主义膨胀和军事傲慢引发,应当引以为戒,警惕民族主义在欧洲和世界范围抬头,以免有人出于私利借机破坏两次大战后重建的和平。默克尔强调:“当今的大部分挑战和威胁都无法由单一国家解决,唯一出路是携手合作。基于联合国宪章提倡的普世价值加强国际合作,是克服昔日恐惧和创造明天的唯一道路。”法国和德国是欧陆传统强国,百年前是冤家,几乎在战争中同归于尽,如今两强搁置分歧联手推动欧洲建设,捍卫世界和平与多边主义,令人欣慰。

不过,法德领导人的呼吁似乎回避了当今世界乱局的一个重要起因:特朗普的上台、英国的退欧、意大利及欧盟其它国家民粹派的上台,至少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相当一部分民众的不满与恐惧,它们与贫富不均的不断恶化直接关联,又可能因难民或移民等因素而加剧,这类情绪的发酵和蔓延必然威胁现行制度;即使经济形势大好的德国也因贫富分化的加剧而未能幸免,德国总理在深陷困境的情况下宣布不再寻求连任就是最新的明证,至于马克龙的改革大计能否达到持久推动经济、体现公平的目的、并最终得到民众的认可,也仍是一个相当大的未知数。由此可见,批判极端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不难,难的是用实际行动回应民众的核心诉求,证明体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唯有这样的治本之道才能增强他们的政治资本,让他们有底气去迎战极端民族主义和单边强权主义的威胁。得道多助。为了欧洲的稳定与世界的和平,希望法德领导人真正成功。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