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美国中选:用合作与行动回应特朗普主义

发布时间: 2018-11-07 21:59:3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11月6日夜落幕的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大体上符合事先预测:拥护特朗普总统的共和党保住了参议院,反对他的民主党则夺回了众议院。这场被竞争双方称作双赢的选举受到全球关注,因为其结果不仅关系到特朗普本届任期后半部分的走向,它还可能显示出左右两年后美国总统大选的某些趋势,考虑到特朗普推行的政策所产生的影响,不难理解为何国际舆论会如此聚焦美国的这场中期选举,并对特朗普所宣称的“胜利”如此担忧。

一场选战打成双赢,外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但在美国政治的语境下倒也可以理解。特朗普将选举称作胜利,是因为美国的中期选举通常对总统代表的党派不利,是选民对政府权力重新制衡的一种方式,而共和党虽失去了众议院,但保住了参议院,而且还扩大了在上院的优势。因此特朗普所说的胜利并非虚言。至于民主党所说的胜利,当然也是事实,因为它夺回了众议院的多数,但有些人预言的民主党“蓝色狂潮”并未出现。

许多人事先把这场选举视为对特朗普总统的公决,他本人也并不避讳,全力以赴投入选战,恐怕正是要通过中期选举来证明选民对其执政的认可。特朗普对选举结果表示满意,原因正在于此。从美国的现行体制和现实来看,民主党虽然夺回了众议院,对特朗普执政构成一定的掣肘,比如在边境造墙、减税等问题上可以有所作为,在涉及总统的财务及类似通俄门调查方面也可能起到推动作用(调查的结果即使对特朗普不利,也奈何不了他,因为不掌握国会两院就不会有弹劾的可能),但在大政方针上,恐怕只能起到有限的延缓作用,要真正阻止特朗普继续推行其政策,实非易事。特朗普很清楚这一点,他对民主党要抵制他的政策、要对他加强调查的说法,嗤之以鼻,表示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一样。美国的政情分析家甚至认为,在特朗普任期的前两年,他把媒体当作替罪羊的做法十分成功,而在他任期的后两年,他又多了一个选择:他的政策如出现严重失败,民主党将是更理想的替罪羊。

从选举结果的分析来看,这次中期选举进一步证实了当代美国的一大特征,即两派对垒表现得日益极端,在排外、持枪、减税、削减福利等敏感问题上共和与民主两大阵营都表现出难以调和的立场。依靠挑起对立冲突上台的特朗普对其分裂策略在中期选举中继续奏效感到踌躇满志并不令人奇怪,如无意外,他会以屡试不爽的心态去筹划下一次的总统大选。而面对共和党阵营的这位“超级明星”,民主党如不能克服自己阵营的“两极分化”——寻求贫穷的草根阶层支持的党内左派和坚持开放、自由的“精英阶层”分道扬镳的趋势日益明显,没有明确的纲领和领袖,要撼动特朗普的统治谈何容易。这令许多反对“内战对攻的美国”的有识之士非常担忧。

国际社会对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大体上可以说喜忧参半,但乐观派毕竟不多。欧盟领导层确实有人为民主党的胜出欢欣鼓舞,但也有人不但不乐观、不相信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会因此而出现明显改变,反而担心特朗普会在对外政策上更趋极端,因为民主党内历来有强大的保护主义传统,加上他们中可能会有人投鼠忌器、担心选民会转而支持宣扬通过保护主义推动美国就业的“特朗普主义”,特朗普加剧贸易战并非不可能。从特朗普上台至今的表现来看,这种想法并非杞人忧天,而特朗普可能连任的前景不仅让被他指名道姓的对手担忧,即使是美国的传统盟友如欧盟或日本,也无法打消忧虑。

不过,面对特朗普有恃无恐施压全球的做法,担心无益,必须清醒应对。需知,特朗普不仅对分裂美国乐此不疲,他对国际社会推行的政策也毫不掩饰其霸道立场。回顾二十世纪的历史,美国的称霸战略是在吸取了英法殖民帝国崩溃教训的基础上形成的,美国以否定殖民主义为出发点,凭借强大的综合实力建立、维系多边国际规则,这一战略的主要受益者是美国及其盟友,它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世界避免了全球性大战的恶运。不可否认,与此同时带来的经济全球化在缩小国与国之间发展差距的同时,也在各国、各地区内部加剧了贫富差异,这是国际社会需要严肃面对的挑战,但是对这种挑战的答案应是国际社会加强合作,而不是强权和混战。特朗普以反对全球化领袖自居,而他推行的却是赤裸裸的单边霸权主义,这一点在他与包括中国、欧盟、加拿大或日本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的交往中暴露无遗,至于他在以色列、沙特和伊朗等问题上的做法,更表明他可以践踏国际规则、无视可能由此产生的战争风险。

由此可见,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世界,特朗普现象都构成了巨大的风险,因为,在人类面临金融风险、科技管控和气候变化严峻挑战、需要加强全球治理合作之际,破坏国际多边合作机制、重新推行单边强权,是违背时代潮流的危险倒退,巴西和欧洲的最新变化已经证明这股逆流的危险性。不过,消沉观望无助于解决危机。美国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夺回众议院表现出多元、包容的积极气象,给厌倦内斗、分裂的美国人带来了希望,说明通过行动仍有改变现实的可能;国际社会也应当认清特朗普对世界的严重威胁,通过合作与行动去抵制特朗普的倒行逆施,去改变世界的命运。特朗普主义的本质就是分裂与强权,而对其最好的回应则是行动与合作。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