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铁打”的改革“流水”的官

发布时间: 2018-10-04 19:52:5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最近马克龙摊上的事比较多,而且接二连三:自己保镖“五一”打人,当街“顶撞”失业青年,环境部长挥泪辞职,最后是“扛鼎老臣”科隆挂冠而去。一时间,媒体将马克龙描绘成一位人气颇高的新生代领袖,忽然变成众叛亲离的政坛新手。观察家也纷纷以“政治危机”来概括马克龙的境况,惊呼执政16个月就跌破30%的支持率,不妙不妙!

科隆是马克龙未成气候之际,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的政坛重量级人物,官拜内长——政府二号人物。他在马克龙登基大典上激动落泪的镜头,经常被新闻回放,表现了他与马克龙的特殊关系,以及他对新科总统期待甚殷。此次坚决辞职,不为马克龙慰留所动,让媒体发“君臣”二人“双双梦碎”的唏嘘。诚然,不管科隆辞职的内幕原因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在内政部长位置上“不得劲”,乏善可陈,业绩口碑不佳。所以心猿意马,想回老家里昂继续其市长生涯。媒体在演绎这个危机时,似乎过多强调了“亲人散伙”、马克龙“众叛亲离”的感情效应,却忽视了科隆这16个月,究竟是不是一个出色的内长?他在反恐、治安、移民等难题治理上,有何建树?如果没有,为什么?马克龙在此领域的政策,是不是清楚而有力度?舍此拷问,终究是舍本逐末。对其后任者的猜测,也就成了一出围绕人事关系与政治平衡的肥皂剧。

于洛辞职体现的危机,并非他本人的明星效应对马克龙个人的打击几何,而是本届政府在“环保”改革上并无建树。不应轻易转移视线。

其实,尽管部长“一言不合”就辞职对国家治理不是好事,使本来难以延续的政策更加碎片化,但这在法国历届总统任期,都呈“家常便饭”式。部长辞职所引发的频繁政府改组,职业政客式的“部长搬家”(由于法国的部长不强调“专业”,所以哪个部都可以干两年),是法国政治特殊性的一个组成部分。据统计,在奥朗德执政5年中,有5届政府,15次政府改组,总理、部长位置都是“走马灯”式的换人,很难想象,这对本来就低下的执政效率与政策延续是个好事。所以,科隆的离去,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真的不必大惊小怪。

马克龙上台后,大胆起用“专业人士”担任部长,这对“部座”的稳定性,应该有帮助。起码“部长”本人,不会认为自己哪个部都能干,可以“部际旅游”。但科隆离去后的继任人选,考验马克龙的眼光,他是否敢于在这个位置上任用“非亲信”的“技术官僚”,还有待观察。

对于马克龙民调下滑,也应树立正确的“危机观”。政客的惯性思维是,此时此刻,要做些“修正主义”的修修补补,做些讨好选民的事,先渡过“欧洲议会选举”这个关口。其实,在我们看来,能救马克龙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继续改革”,力求使改革触及结构,力求深入,力求改革见成效。

有观察家认为,马克龙民调下滑是因改革而“得罪人”,肯定不错。因为在一个财政失衡、债台高筑、失业率高、劳资关系紧张、贫富差距加大、社会问题成堆的法国,要想改革、紧缩而不打破利益藩篱、不得罪人,难于上青天。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这枚“改革硬币”的另一面,清清楚楚写着,法国人因马克龙的大胆改革宣示而将他选出,尽管他上任后一直忠实履行改革承诺,没有出尔反尔,但这部分民众对其迄今的改革力度,尤其有些改革进一步退两步,迫于街头与罢工压力,遮遮掩掩,终成“鸡肋”,有强烈不满情绪。这两个人群,对“国铁”改革同样不满,只是不满的原因各异。事实证明,不到位的改革,反倒两面不讨好。

第一种被得罪的人想的是“奶酪”、顾的是眼前利益,第二种不满者,想的是国家大局,选的是后代福祉。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危机四伏、“必须改变”的法国,抗拒改革的短视者越来越少,睿智的顺应潮流者,会越来越多!这个群体,才是马克龙化解危机、改革成功的压舱石。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说到底,中国的发展奇迹,就归于“改革”二字。中国人常说,“改革是硬道理”,就是把改革置于执政的核心地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铁打的改革流水的官”,本届政府“成也改革,败也改革”。锲而不舍、以更大的胆略引领更大步子的改革,是治病救国、也是马克龙走出各种“危机”的唯一药方。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