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法国的“改革纠结症”可以休矣

发布时间: 2018-08-30 19:37:1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8月30日,占据法国媒体头条位置的是马克龙的一句话。马总统在访问丹麦之际,感叹北欧人顺应变革,而法国改革举步维艰,“触景生情”,随即漏出一句“高卢人抗拒改变”(“Gaulois refractaires au changement”)的神句。一石激起千层浪,各路专家做客媒体,惊呼总统“蔑视法国人”,深刻分析事件对总统的影响;反对派当然照例全方位大加挞伐,称马克龙在国外说国民的坏话。然而,一句真话引起的轩然大波背后,是法国挥之不去的“改革纠结症”。

其实,类似表述,甚至比这更直接的表述(法国改革难因法国人不喜欢改革云云),马总统不同场合说过多次,看来这是他直言不讳的“心里话”。这话并不“突然”,其引起轩然大波的可能解释是,触到了谁的“痛点”。

这让人想起法国人高度崇拜的戴高乐的神句“一个有二百多种奶酪的民族是没法统治的”金句来,可谓异曲同工。

“改革纠结症”的表现是,知道法国必须改革,再不改革,濒临崩溃;也许惟其如此,才选出了马克龙这个“改革总统”;知道改革不可能使所有人同时受益,但每个行业或群体,都希望吃亏的不是自己;知道自己不喜欢改革,但又不愿意被别人明说,尤其是总统扬他抑己;……总而言之,纠结。

马克龙面对“轩然大波”,不得不出面解释。但其“解释”,有点“越描越黑”。他说,这是“幽了国人一默”,他的意思是,“法国人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是懂得进行深刻转型的,但我们国家不像其他国家特别是北欧人那样具有妥协和一步一步改良的文化”。这个解释,不但没有淡化“高卢人抗拒变革”的含义,还从另一侧面,也就是“知道改革不知道妥协,知道革命不知道改良”的本质层面,佐证了这种“改革纠结症”。

以近期进行的几个改革遭遇为例,或许这个症状会更为清晰。比如政府为每年拯救数百生命,国道时速从90公里降到80公里的改革,朝野旷日持久的碎片化争论,今天看来毫无意义;看看国铁改革,国铁职工坚决捍卫“本位主义”的大罢工造成重大经济与信誉损失,最后还是以“不得不改”落幕;……凡此种种,逢改必纠结。

不懂得学习别人的经验,总是强调“法国例外”,是另一种改革纠结。

从21世纪始,法国人与德国人在“改革”问题上,走了不同的路,国家境况大为不同。法国知道德国人是因改革而受益,但又不想付出改革的代价,不想虚心学习德国经验。

近三十年,正是由于马克龙说的法国人“抗拒改变”,使很多必须的改革错过了正点的时间。使法国滑到今天的危险境地。而德国则审时度势,将很多今天法国尚在纠结的改革,在21世纪初即逐步开始实施。比如推迟退休年龄、松动劳动市场,削减公共开支,增加企业竞争力等等,使德国在欧债危机中,一枝独秀:外贸顺差,充分就业,财政盈余。但回顾历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德国的情况比法国坏得多。国债利息占预算两位数,财政入不敷出,经济结构问题严重,企业国际竞争力低下,靠“吃低保”过活的德国人大有人在,对外贸易连年赤字,真有点像今天的法国。20年前,德国还被称为“欧洲病人”,失业率高企,竞争力低下,财政赤字超标,但很显然,此后“日耳曼人”抗拒变化的力量,比“高卢人”弱得多,而顺应时代变迁改革的睿智就比高卢人强得多。德国的今天,正是“刮骨疗毒”、改革“昨天”的结果。向改革要发展,颠扑不破。

马克龙言犹在耳,法国又传坏消息:统计显示法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远低于预期,仅为0.2%,预算又须勒紧裤带,改革得在夹缝中生存,可以想象,法国一系列增加企业竞争力、促进就业、节省公共开支的改革,将更大幅度地触及“这些”或“那些”法国人既得利益,法国进行必需的改革以使经济走出困境,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马克龙与其前任最大的不同是,上台后基本忠实履行了其竞选时承诺的各个领域的改革。没有说一套做一套。而法国人选择了他,也就是“整体”选择了这些改革。所以,放弃纠结,暂不争论,无论是“改良”还是“改革”,先“妥协”一下,让他放手一搏,以观后效,或许是最合乎民主原则的态度。退一步说,如果2022年,他的改革不合您意,“高卢人”可以不选他。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无论谁上台,改革的大方向大概是相同的(萨科奇、奥朗德、马克龙都要“提高企业竞争力”),寅吃卯粮不会持续,退休年龄只会推后不会提前……

马克龙一句话新闻给我们的最大启示是:不改革没有出路。

(编辑:草剑)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