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社论】以“和”促“合” “上合”朋友圈不断扩大

发布时间: 2018-06-10 20:32:24   来源:欧洲时报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社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9日至10日在山东青岛举行。这是上合组织扩员后举行的首次峰会,也是今年中国主场外交的又一盛事。这也成为各界观察上合组织发展轨迹与成就,评断其未来可持续性乃至对世界影响的风向标。

即将走入第18个年头的上合组织再次回到始发地中国召开峰会,既是向历史致敬,亦是新起点上朝未来起航。而其举办地更是耐人寻味: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和儒家文化发祥地,青岛则是东西方文化交融之地,这与该组织秉持的“上海精神”相当契合。

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说,儒家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倡导“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主张“协和万邦,和衷共济,四海一家”,而“上海精神”则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强调求同存异,合作共赢。

因为习近平的讲话,让许多华侨华人与外国朋友再次关注到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而其中的“和合观”,也正贯穿于“上海精神”的价值之基中。

如今的上合组织已有8个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覆盖了欧亚地区60%的面积,拥有将近世界一半的人口(逾30亿),占到了全球GDP的20%以上。作为人口最多和地域最广阔的综合性地区组织,上合组织越来越成为维护地区安全、促进共同发展、完善全球治理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这一强大力量并不旨在对抗任何人,而是为实现共同发展与繁荣推进互利合作。这对全世界而言都具有示范意义,甚至被一些西方媒体视作非西方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的先锋。

特别是在当下保护主义盛行的背景下,世界经济处于不确定状态中,“和合观”为全球治理赋予了新的力量。“和而不同”是一切事物发生发展的规律。位于欧亚地区的上合成员国在政治文化、民族传统、意识形态等方面的确有着较大差异,但这种差异性不正是上合组织覆盖地区的一大特点吗?上合组织的宗旨就是维护各国各民族文明多样性,加强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借鉴,而非相互隔膜、相互排斥、相互取代。

不可否认,世界各国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分歧矛盾,也免不了产生这样那样的磕磕碰碰,即使在上合组织内部亦如此,比如印巴的矛盾,比如印度对“一带一路”的疑虑,这就需要该组织通过不断的制度化促进互信,使各国间形成共同的目标,达成合作的默契。当然,上合组织合作效力的形成,本身就是在包容差异性的前提下达成最大公约数。这一模式已经通过“上海精神”得到了非常好的诠释。

随着峰会的落幕,各方共同发表了青岛宣言、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实施纲要等文件,达成了多项共识。安全、经济、人文是上合组织“三个支柱”合作领域,未来各方将在这三方面加强合作与交流。

印度、巴基期坦加入上合,也获得各方充分肯定,他们并没有改变“上海精神”强调“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本质,而是更加突出了上合组织的多元性。

相反,在地球的另一端——加拿大举行的同样重磅的世界级会议G7峰会,气氛却略显尴尬。会议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掀起的贸易战而被舆论形容为G6+1峰会,而特朗普不但对本国的传统盟友和北方邻居发起猛烈攻击,还出尔反尔撤回对峰会联合公报的支持。一个多月前马克龙总统向其展现的“深厚友谊”,并未能阻止后者做出退出伊核协议及对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钢铝进行征税的决定。不难看出,即使G7长久以来被视为各成员国之间协调贸易政策和共同价值观的场所,但如果其中的个别成员只关注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就难逃“分化”的命运。

中国倡导的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正日益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青岛峰会让外界看到上合组织正逐渐成为一个负担起更多功能的地区性合作平台,也更像是中国实现全球治理理念的一个探索区。面对当下全球治理遭遇的困境,和而不同、以“和”促“合”的中国理念,值得借鉴。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