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一场不会轻松的G7峰会,一轮注定激烈的大国冲突

发布时间: 2018-06-07 22:58:4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本周末聚首魁北克的,将是任性挥舞关税大棒的美国,和从错愕到失望再到愤怒的六位苦主。在为G7峰会暖场的财长会上,六国财长发表了一份向美国表达不满的共同声明,这种程度的分歧对于G7“富国俱乐部”来说已颇为罕见。加之美国和欧洲国家在伊核协议、驻以色列使馆迁址问题上难以调和的分歧,本届G7峰会走向“6怼1”的格局怕是没有悬念。

贸易博弈兹事体大,特朗普的套路风格已为他的对手和盟友所渐渐了解,战术层面的对抗已经开始。目前,欧盟和加拿大都已拿出对美加征报复性关税的政策,向不念旧情的特朗普还以颜色,也等于是在警告美国不应继续以这样粗鲁的单边方式要价。如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所言,“我们的完整目标是让美国当局恢复正常和理性”。稍早前正是这位法国人直言:这个七国集团变成了“6国+1国”,美国正在以一己之力对抗所有人,它正在把世界经济推向严重不稳定的方向。

一个严重失稳的大经济环境会让法德重塑欧洲一体化的努力变得无所适从,而一个分裂甚至战略对抗的G7则将动摇欧洲一体化的基石。20世纪跨大西洋的联盟是欧洲复兴最重要的政治背景;如今未改革先疲沓的欧盟一时还拿不出足够的资源为每一个成员提供安全保障和政治担保。时至今日,欧洲仍比美国更需要G7,意大利和西班牙这两个欧元区的重要国家的政治紧张局势刚刚有所缓和,欧洲人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与美国闹僵。这也是特朗普敢于向盟友发难的背后逻辑。因此这一届的G7看上去会是“6+1”,还不至破局。我们会听到许多抱怨和责难,看到一些赤脸和白眼,却不会目睹真正的决裂。

但美国与其传统盟友关系的逐渐疏远,将具有战略长期性。

作为国际舞台最重要力量的美国,其国家利益的主张与行动,从来都牵动着世界格局与秩序不断调整。令当今世界苦恼的固然是一位“不讲究”的美国总统,本质上则是一个越来越承认自身力量有限的霸权。既有秩序的前提下一个不应回避的事实是:作为唯一的全球性霸权国家,美国自身国家利益具有世界性,甚至带有理想主义比如“马歇尔计划”,是国际社会公共产品的供给方;而其他国家尤其是其盟友,已习惯于这一格局。当美国褪去理想主义,一面将自身利益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切割松绑,一面仍以霸权者的角色发号施令,其他国家也不得不调整以适应这样一个不再以榜样自居的强大力量。

战术层面,过去的美国只有在多边手段难以达成其目标时才会诉诸单边,而特朗普自始至终强调美国这些年在国际舞台上被占了便宜,是因为过去的华府当局和华尔街精英最喜欢搞赔本的国际合作以自肥,这成为特朗普在外交上奉行“美国优先”、回避国际义务,经常直接采取单边战术的逻辑支点。战略层面,传统大国政治中的“长期战略竞争”重回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中心,则早在前两届政府就已付诸实践。因此,即便特朗普很可能在魁北克遭到六方“围攻”,也可能会做出一些妥协让步,但没有理由指望美国会回到从前。

如果从更大的历史尺度观察国际秩序格局,成熟于20世纪后半叶、延续至今的美国体系只是一截历史片段内的特例。在这一体系运转最为顺畅的时代,G7向世界展示了西方的强大、文明和团结,为国际秩序的稳定、全球经济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不过,G7的光彩,也早在特朗普上台、美国自己搅乱G7和合气氛之前就已慢慢褪色了。本质仍是美国体系在慢慢过时、失灵。

新秩序取代旧秩序的过程早已启动,也许将花费数代人的时间,但形势不可阻挡。美国的自我调整正是对这一形势的主动应对,只是特朗普鲜明的个人风格让这一调整显得唐突和难以让人接受罢了。战略竞争,即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里合作,在有利益划分的领域里的竞争,将成为美国处理与欧洲、与中国关系的常态。话说回来,自私的霸权毕竟难与相处,美国会毫不迟疑利用既有力量和优势展开非对称竞争。就像本报一再呼吁的那样,欧洲应该尽早抛弃幻想和纠结,自强自立,在这一重建秩序的过程中维护自身利益与欧洲团结。

而随着G7逐渐瓦解,中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将是未来可与美国“单边主义”抗衡的最大正能量。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