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伟论道】“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发布时间: 2017-10-03 02:25:3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刘学伟 浏览次数: 评论:0

大家都知道,10月1号,西班牙最富裕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不顾中央政府的反对,执意举行了独立公投。场面一片混乱,结果是有九成投票者支持独立。这件事情双方的立场不可调和,无法退让,乱局正未有止期。

本文并不想就事论事地讨论加泰罗尼亚公投,而是想更加宽泛地讨论一下类似局面所反映的一国之内的文化多元发展的利弊和国家认同危机出现的更深层根由。

大家都知道,小小欧洲五亿人口,在相当同一的文明背景下,已经分为三十多个国家。也知道,从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崩溃以后,至今超过1500年,欧洲从来没有过政治统一。大家也知道,自那以后,最成气候的欧洲统一运动非当今的欧盟莫属。欧盟能否朝着更加统一的方向前进,现在处于莫衷一是的状况。

大家还知道,在欧洲,在欧盟之内和之外,近年或现在还在发生着多起分离运动。1990年代的东欧华约/苏联/南斯拉夫的大崩解算作过往故事不提。但烈火正炽的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离回归俄国无法不提。还在进行时的英国脱欧无法不提。苏格兰已然失败,但还可能死灰复燃的独立公投不可能不提。比利时的法语区和弗拉芒语区的龃龉无法无视。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和法国的科西嘉地区的分离运动也还余烬未尽。

总括起来,欧洲的三十多个国家的政治分野似乎还无法满足无数的分离意识。欧洲很多国家内部的国家认同都还没有完全成为历史问题。究其深层原因,还是欧洲分裂的历史太久,大量当代的民族国家形成历史还太短最为主要。

咱们来简单反观一下中国。它的民族国家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实现了高度统一。两千年来,中国有统一政权的时期远多于分裂的时期。就算是分裂(比如魏蜀吴三国)时期,一样有共同的文明认同,都认为国家将复归统一。(《三国演义》序章所言:“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尤其是最后800年的元、明、清三朝都是大一统的国家。虽然其中两朝被外族占据了政治统治地位,但是华夏文化、人口、经济的三重主导地位一直毫无动摇。晚清时期,国力衰弱,但拥有巨大兵权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统帅都从未动过夺权或割据的心思。就是北洋军阀分裂时期,各地军阀实际割据,也都从未有人真正动过分裂中国的心思,想的只是“最好由我来统一中国。”(日本人策动的满洲国是例外。)比如中国的沿海地区长期以来比内地更比西部发展得好,但从未听说广东或江浙视中西部为包袱,想抛弃之而独立建国。

与中国和欧洲对照,还有一个到近代才瓦解的奥斯曼帝国。这个历史上的国家(不如说帝国)其实还是有一些共同的底蕴,比如拥有同一个伊斯兰教(可惜有太多的教派),同一或极为接近的阿拉伯或突厥语族种族。(他们都是黑发白肤。)但是终究还是分裂成了无数的民族国家。现在又冒出一个横跨四国(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和土耳其)的库尔德族独立建国问题无法解决,非常可能在IS被彻底解决后成为新的动乱之源。

说来说去,那些闹分裂的地区,都是文化太过多元,又没有足够强大的主体文化——民族中央坐镇所致。在本人看来,多元文化的美梦不妨做,但一定要有一个强大的核心文化——民族做主轴。如果没有,那就是取乱之道,甚至取死之道。

至少在这一方面,比来比去,还是中国人民很幸福,他们没有可能危及国家根本的民族、种族、宗教问题。那个疆独、藏独、蒙独、台独、港独,比起美国和欧洲的国家、民族、文明认同问题,不在一个数量级,真的都不是事。笔者最近才想明白,华夏人的祖先留给华夏人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地大物博,不是人口众多,而是用了三千年的历史,历经艰难困苦,战乱与融合,最终传承到当代人手中的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四层重叠,高度同一,高度匀质的庞大文明。

当然日本、韩国或沙特阿拉伯那样的单一民族国家在这方面比中国还要更幸福。但他们的国家幅员人口都有限。十亿量级,那就只还有印度是一个单一国家。但那个国家内部的歧异程度,中国就不用去比了。

大家知道,当代世界上的三大强势文明,(西方、东方和伊斯兰文明。)只有东方文明有一个无比强大的一以贯之的核心。笔者觉得,中华民族的无可动摇的国家认同,是中国现在崛起和将来继续崛起的最大本钱。

而西方文明内部自身的分裂和外部文明的复杂并大规模的浸入,则是这个文明将来很可能走向衰亡的主要内因至少之一。

讲到大国家内部的局部地区,因宗教、民族甚至仅因富裕程度不同而有没有权利寻求独立的问题,本人当然倾向于不能轻易允许。因为如果允许,那不知道会诱导出多少动乱甚至杀戮。在一个共同的国家认同之中,各个不同的局部(无论是宗教还是民族还是其它分野),都应认“加强融合为正道,扩大歧异为斜路”。一般而言,自治的范围都应有限而最好逐步缩小。总体而言,这应该最为符合该国全体人民的共同福祉。

讲到加泰罗尼亚等地的分离运动,笔者一般都认为不是好事,希望它们能早日消弭。除非他们能像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分离一样,好说好散。

说到底,加泰罗尼亚人的格局还是太小。他们打的只是那点经济小算盘。用台湾人爱用的一个词叫做他们追求的是“小确幸”(小而确切的幸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那样的宏图大志他们没有。

当然笔者也知道,西方人作为一个整体,又有一个在全世界无条件推广“普世价值、自由民主”的宏图大愿。这个大愿又似乎过于的宏伟。对此的进一步讨论,会远远超出本文的主题,就此打住。

(本文作者系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